• 007 这就是欲擒故纵了

    更新时间:2018-11-05 19:35:11本章字数:3019字

    想了想,老夫人正欲再教训谢橘年什么的时候,可却听到耳畔传来了一声柔弱的声音,“原来是老夫人过来了!”

    谢橘年偷偷瞥了一眼,果然见着信中侯沈易北和宋云瑶一道走下了台阶。

    老夫人脸上满满的都是笑意,直接走了过去,“好端端的,你怎么就出来了?虽说如今你这小月已经完了,可身子怕是没养好,出来做什么?”

    宋云瑶满脸笑意,顺势上前扶住老夫人的胳膊,亲昵道:“我和侯爷在屋子里说话,好像听到了您的声音,所以才出来瞧瞧……之前的事情都是媳妇不好,就算是有什么事儿也不该闹着要回娘家,让长宁侯府蒙羞……”

    “瑶儿,你这说的是什么话?就算是真有不是,哪里能是你的不是,也是那孽障的不是!”老夫人脸上满满的都是笑意,好像是看到了自个儿的亲生女儿似的,言语之中更是有说不出的亲昵,“这次你回宋家,宋阁老没说什么吧……”

    还真是情同母女啊!

    谢橘年暗道一声,可能不能来个人先要自己起来了再说?她这般一直弯着膝盖,很累了!

    可却是没有一个人注意到她们这两个小丫头。

    谢橘年忍不住弯了弯自己的膝盖,只觉得舒服多了,却听到耳畔传来老夫人阴沉沉的声音,“橘年,你又在做什么?”

    谢橘年一动也不敢动了,只道:“奴婢,奴婢……”

    她抬头看了老夫人一眼,只觉得这老夫人若是放到那戏班子里去,一定能成为名角儿,毕竟这变脸的技术放现在不是谁都有的。

    老夫人正欲开口说话,可宋云瑶却是开口道:“娘,您就莫要怪橘年了,橘年本就才挨了十几个板子,只怕身子受不住,我看不如就要她先回去歇着罢……”

    老夫人拍拍她的手,轻声道:“你啊就是因为这般好性子,所以才让那些下作玩意儿钻了空子!”

    说着,她更是看向了谢橘年,扬声道:“这样罢,之前我罚你的二十个板子压根没打完,你这次犯的错也实在是严重,不如就在这院子里站一个时辰,好好想想自己到底是错在哪儿了。”

    谢橘年深吸一口气,扯出几分笑来,答道:“是,多谢老夫人体恤。”

    一直站在宋云瑶身边、未曾说话的沈易北却是忍不住多看了她两眼,橘年这个丫头,他从小便印象深刻。

    因为他小小年纪便没了父亲,成了长宁侯,要扛起整个长宁侯府,所以并未像是寻常人家的哥儿一般去书院念书,只请了西席回来授课,如今这个朝代最讲究的便是一个“孝”字,所以他每日都会去宁寿堂给老祖宗请安的。

    从小到大不管他什么时候去宁寿堂,他都能感受到一道炙热的目光。

    有一次夏日,这丫头更是偷偷攥着一把窝丝糖塞到了他手里,那窝丝糖早已被她掌心的汗浸湿了,黏答答的,当时他看都没看直接丢了……他什么好东西没吃过?怎么会喜欢寻常小丫鬟才爱的窝丝糖?

    还有一次,这小丫头更是捧着一只喜鹊到自己跟前,直说是她捉的,可谁知道那喜鹊只剩下一口气、无力的挥着翅膀直扑腾……从那之后,他更是对这个叫橘年的小丫鬟没什么好脸色了,她除了有一张稍强于旁人的脸,还有什么?

    他也不是没有与祖母说过要将丫头送出府的,可向来精明的祖母却像是听不懂这话似的……也不知道她到底给祖母吃了什么迷药,隔三差五就犯错,可偏偏祖母还将她升为了宁寿堂的二等丫鬟!

    沈易北厌烦的眼神再次落到谢橘年身上,可这一次谢橘年没有再抬起含情脉脉的眼睛看着他,反倒是两个人的目光交错,谢橘年飞快的挪开了自己的视线。

    等等!

    沈易北只觉得自己看错了,他分明看到这丫头的目光之中带着几分……不屑!

    沈易北好奇的目光再次落到了谢橘年面上,可谢橘年再也没有扭头看向他一眼了。

    他忍不住暗自腹诽,这难道就是传闻中的欲擒故纵?

    几日不见,这心思狠毒的小丫头手段倒是高明了些,只可惜手段再高明又如何?依旧挡不住她那颗龌蹉的心!

    谢橘年如今哪里知道有人在骂自己,只掰着指头数数,一个时辰就是两个小时。

    自己还要站两个小时?

    穿越之前,她很喜欢看穿越小说,知道这些宅门太太们拿捏人手段的,只怕这老夫人就是为了罚自己给宋云瑶解气了。

    书中不是说宋云瑶委婉可人,怎么方才宋云瑶连句解围的话都没说?她分明看到宋云瑶听到老夫人说那句话之后,眼里还有几分愉悦的样子……

    她自诩看人一向很准,自然是不会看错人的。

    至于那长宁侯……啧啧,就是白眼狼一个,若真的要装柳下惠,当初怎么还上了自己的床,不,不对,是上了谢橘年小姑娘的床?

    谢橘年越来越觉得自己怎么和这尊身体合二为一了,有的时候甚至觉得自己就是这身体的主人了。

    难道自己和谢橘年小姑娘的缘分是冥冥之中老天注定的?

    既来之则安之,她也懒得去想这么多,只对一旁的合欢轻声道:“我在这儿罚站,你就先回去吧!”

    合欢摇摇头,只道:“我还是陪着你一起吧,如今你的身子还未大好,若有什么事儿,我在旁边还能照应照应!”

    她虽年纪不大,可心地却是不错的,纵然原先谢橘年时常欺负她,可她看着谢橘年如今这可怜巴巴的模样,也有血于心不忍了。

    她是五六岁那年被买到长宁侯府,一来长宁侯府,就直接被被拨到了宁寿堂。

    她和合欢都是在后来被送到宁寿堂里来的,与她们俩儿同住一间屋子的还有香秀,香秀年纪比她们稍大几岁,仗着自己早到老祖宗身边伺候,对她们也没好到哪儿去。

    那日她见着谢橘年呆呆傻傻的,直说要去找珍珠姐姐,出口制止的也是香秀。

    更别说谢橘年更是个骄纵跋扈的性子,她的日子一直都苦不堪言……

    谢橘年摇摇头,道:“你也别在这儿陪着我一起了,咱们都是当下人的,虽说是老祖宗身边的丫鬟,可不也是个下人?你在这儿陪着我,莫说是老夫人那边了,只怕侯爷和夫人说不准都得迁怒于你。”

    合欢眼睛瞪的大大的,她越来越觉得自己跟前这个人不是当初的橘年了,只道:“可,可你一个人在这儿我不放心……”

    “这有什么不放心的?夫人是个什么性子难道你还不清楚?怎么会为难我?如今老夫人和夫人进去说话了,过不了多久就会走了,等着一个时辰到了我自己回去就是了。”谢橘年咧嘴冲她笑了笑,本就娇艳的面容更是添了几分明媚,“再说了你陪着我站一个时辰之后,咱们俩儿回去就没有饭了,难不成两个人一起回去饿肚子?”

    这当丫鬟自然是有当丫鬟的规矩的,每天时候时候起床,什么时候吃饭那都是有严格的时间规定的,你去的迟了,谁还会等你不成?

    毕竟她们只是二等丫鬟,远远没有老祖宗身边的一等丫鬟有体面,那些粗使婆子瞧着她们年纪小,好拿捏,自然不会专程给她们留饭菜的。

    合欢听了这话才犹犹豫豫下去了。

    如今虽是初夏,天气不算很热,原本谢橘年是站在阴凉处的,可渐渐的这日头上来了,那灼热的阳光便落在她身上。

    她连动不都敢动一下,气的直在心里骂人。

    老夫人虽进去与宋云瑶说话了,可还留了个婆子在廊下守着她了。

    而老夫人与宋云瑶如今正喝着小厨房送来的燕窝粥,亲亲热热说着话,“……你如今还年轻,就算是没了孩子也不必着急,将身子养好才是最要紧的事,以后以后还怕没有孩子吗?我和老祖宗都是宽厚之人,你心里不要有负担……”

    宋云瑶听到这话感动得热泪盈眶,只拿帕子沾了沾眼角,柔声道:“多谢娘,说起来也是我没用,当初若不是我小心些,也就不会在花园子里面摔了一跤,更不会惹着老祖宗和您为我担心了,之前受了委屈更是回了娘家,都是我没用……”

    她这话还没说完,那豆大的眼泪更是啪嗒啪嗒落了下来。

    一旁的沈易北自然道:“如你可别说这样的话,又没人怪你,说多了,你也跟着伤心!更何况,之前太医来给你诊脉的时候也说过,你身子弱平日里要多出去走走散散步,这孩子才能安安生生的生下来,你哪里就有错了?”

    宋云瑶这才渐渐止住了眼泪。

    老夫人更是忍不住扬声训斥他道:“你还有脸说话?你瞅瞅你媳妇哪点不好?你怎么就要那个下贱胚子勾引去了?”

    说着,她眉宇间的怒气更甚,厉声道:“我也想过了,就算是老祖宗疼她,可她那样的人却是不能在留在府里头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