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1章 新娘不是我

    更新时间:2018-11-28 13:15:13本章字数:2228字

    安静的机舱内,迟双双手握那张大红色的请柬,只觉得心头像是被针戳烂了一般。

    那个动听的声音再一次响起,彷若刚刚发生的事情:“双双,我的婚礼你一定要来啊,不然我就没有新娘了。”

    而如今,他的婚礼她去了,可是新娘却不是她。

    一滴泪悄然滑落,恰好滴在请柬新娘的位置,迟双双抹了一把泪,转头看向外面,她蓦地笑了一声,明天就是他的婚礼,若是真的到了现场,她还能微笑的祝福他吗?

    “这位小姐,这是我的位置。”

    迟双双听到一声低音,陡然抬眸,只见眼前蓦然站了一个男人——高挑的身材,冷峻的俊脸就像是天雕刻的一般,一双波澜不惊的墨黑色眸子,却是涌动着阵阵涟漪。

    “先生,搭讪也要有个新意好吗?”迟双双把男人当成了搭讪的,在看了他一眼之后,很快眼皮又耷拉了下去,嗤嗤的笑了一声。

    男人怔怔地盯着迟双双,墨黑的眸中突然多了一丝精光,眼前的这个小女人不正是迟双双吗?只是她好像已经把自己忘记到烟消云外了。

    迟双双慵懒的依靠在软皮座椅上,没一会儿的时间就困意上头,睡了过去。

    男人看着迟双双酣睡的样子,平缓的唇角蓦地扬了扬,几年不见,这个丫头还是这样理直气壮。

    “宫先生。”空姐见宫亦楚一直站在头等舱,迟迟不肯落座,便过来查看情况,当她看到迟双双公然霸占着本是宫亦楚的座位时,脸色顿时惨白,急急地说道:“抱歉宫先生,这是我们的疏忽,我这就叫醒她。”

    “不必。”宫亦楚陡然伸出手拦住了空姐,“还有多余的空位吗?”

    “抱歉宫先生,头等舱已经满人了。”

    宫亦楚垂眸,陡然看到迟双双口袋中即将要掉出的机票,两指轻轻捻过,又悄然放回到了她的身上,勾了勾唇角,“那我就去她的位置吧,待会儿给她拿个毯子。”

    说罢,他已经转身,视线轻轻扫过迟双双,虽然只是一眼,但他还是清楚看到了那张请帖上宫梓楠的名字,原来她是去参加他的婚礼。

    宫亦楚意味深长的看了迟双双一眼,悠然转身:迟双双,这一次你休想再逃出我的手心儿。

    飞机安全降落到A城,机上人员已经走光,可唯独迟双双依旧沉睡在她的梦中。

    “女士,醒醒,飞机降落了。”空姐轻轻推着迟双双,一个激灵,她恍然直起了身子,毯子滑落到地上,她揉着睡意朦胧的眼睛,直到再次听到空姐的话,她才猛地站了起来,“不好意思。”

    迟双双生硬地牵了牵嘴角,蓦然转身离开,一直走到行李处,她都还想不明白为什么这次感觉坐的椅子格外舒服。

    看着自己的小皮箱悠然转了出来,连看都没看拉着就离开。

    迟双双出了候机室,停靠在路边深呼了一口气:“A城,我又回来了。”

    只是她并没有觉出此刻她脸上的强颜欢笑有多么的丑。

    她拖着行李,小眼珠灰溜溜的转着,直到看到那辆黑色的奔驰,才由心地扯了扯嘴角,小碎步迈着,径直到了车的跟前,把行李随手一丢,丢进了后备箱里,事后还很满意地拍了拍手。

    “王叔叔,直接带我去酒店吧。”迟双双拉开车门,连人都没有看清楚就嚷了一声,大概是没有睡够,身体刚刚挨近座椅,便再次睡了过去。

    前排的司机愕然地看着迟双双,又胆怯地将目光稍稍向一旁移了移,只见宫亦楚那张冰雕的脸隐约缓和了下,那双冰冷如窖的眸中明显多了一丝的柔情。

    “宫总……”

    “开车吧。”宫亦楚故意压低着声音,好似是害怕吵醒旁边那个小女人。

    司机下意识向外看了看,没错啊,太阳是从东边升起的啊,宫总今天这是怎么了,平常只要是个女人近于十米的距离他都反感,如今对于这个女人冒失的举动,不但没有生气,反而还多了一丝柔情。

    “好好开车。”清冽的声音骤然在司机身后响起。

    “嗯哼……”身边的小女人似乎是被吵醒了,皱着眉头一脸不情愿的样子,她缓缓睁开眼睛,一只手下意识的往旁边摸索了过去。

    直到手心儿里触到了矿泉水瓶,她才满意地一笑,将手缩了回来。

    可就在迟双双打开瓶盖准备喝水的时候,她才恍然,刚刚好像触到了什么,暖暖的,就好像……

    肉?!

    她僵硬地别过头,就看到飞机上的那个男人正饶有兴趣的看着她,随后便是一句:“好喝吗?”

    迟双双咽了一口唾沫,一点一点把瓶盖拧了回去,警惕般地向后缩了缩,这个男人刚刚在飞机上搭讪未遂,该不会现在想要将她怎样吧。

    她灵巧的瞳仁转着,当她看到司机并不是她所认识的人时,心再一次悬了起来,她该不会真的是被人盯上了吧,天啊,要不要这么倒霉?

    如果待会儿,这个男人真的对自己怎么样,她该怎么办?是跳车还是夺方向盘?

    宫亦楚看到眼前迟双双那般可爱的小模样时,没能忍住地噗嗤一声笑了出来,他淡然的将视线从迟双双的身上移开,悠然开口:“你放心,对你我还没有那个兴趣。”起码现在没有。

    迟双双抽了抽嘴角,她才不信男人这种鬼话。

    她整个人缩在角上,手里紧紧握着手包的链锁,只要男人有所行动,她就狠狠地砸过去,然后再逃跑。

    一路上,迟双双的神经始终没有松懈下来过,只是一直到了酒店门口,宫亦楚对她始终没有采取任何的行动,甚至连看都没看她一眼。

    “待会儿把这一次竞标的文件送到我的房间。”车子刚刚停下,宫亦楚丢下一句,径直开了车门。

    “好的,宫总。”

    迟双双盯着两人你一言我一语,等她回过神儿的时候,宫亦楚已经离开了她的视线。

    她长吁一口气,下车拉着行李进了酒店。

    “你好,有预约。”迟双双拿出自己的证件递给了前台。

    “好的。”前台微笑接过,半晌才把证件递还了回去,“迟小姐,您的房间是2801,这是您的房卡。”

    迟双双拿着房卡找到2801,刚刚进去,随手扔了行李箱,把自己丢进了绵软的大床里。

    她顺势掏出手机开了机,叮咚叮咚的微信声骤然响起,无非是一些无关紧要的广告,迟双双轻佻的手指在屏幕上划来划去,正准备关了微信的时候,宫梓楠的信息赫然出现在她的眼前:双双,下飞机了吧,明天的婚礼我希望你可以笑着祝福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