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二章

    更新时间:2018-11-05 19:31:14本章字数:3113字

    大姜。元烈二十四年。

    将军府。后宅。

    相思苑。

    一座安静的阁楼里,有着一张极其粉嫩的床榻,床榻之上躺着一个约摸十二三岁的女孩,女孩此刻还在睡梦中,看起来睡得很是香甜,只是偶尔可以看到她的眉头皱了一皱,接着她的脸上会有一滴汗水划过。

    突然,女孩猛的睁开了自己的眼睛,一瞬间闪过一丝慌乱,却是很快的平静了下来,眼里出现的却是不属于她这个年纪的沉稳。

    她伸出手擦掉了自己额头上密密麻麻的汗渍,深深地呼出了一口气,而后眼睛向着四方看了看,这么过了半晌,她突然怔愣了一下,慢慢的,伸出了自己的手,放在自己的面前,目不转睛的盯着自己的手。过了好一会儿,却像是魔怔了一般的轻笑了起来,笑声透过阁楼,远远的传了出去。

    过了好一会儿,女孩才悠悠的停住了笑声,陷入了深深的沉思里。

    一个月前,她重生了。

    她的前世,是大姜唯一的女将军,是忠勇侯府的世子妃,也是皇帝跟前的红人。她死的时候,叫卿戕。

    只不过,这都是曾经,她以为她深受皇帝信任,所以被委以重任,而实际上,她不过是皇帝用来安定北疆的一颗棋子,待的边境安定下来,也就是她,身死之时。

    她以为她是被宠爱的世子妃,却不料,她一生唯一一次的心动,唯一心心念念的一个人,在面对她将军府一家三十二口的死亡前,能够无动于衷,甚至于,她相信,她的皇,她的夫,都是达成了共识的,为的就是要让她这个功高震主的“叛徒”,死无葬身之地!

    虽然很是讽刺,虽然很是悲惨,可都过去了,现在的她是全新的她,她不再是当初被几句安抚之语就能潦草敷衍,一心尚武的武夫了,现在的她,耳聪目明,再没有什么谎言能够瞒住她了。

    只是遗憾的是,她重生的时候,她的哥哥,依旧如前世一般,在北疆,被大陈的弓箭,刺中了右腿。而后,毒素迅速蔓延了整个下身,虽说保住了性命,可他从此,再也没能站起来。

    此时此刻,她曾经那个强大的可以为她撑起一整片天的哥哥,倒下来了,而她,作为大将军的后裔,等待她的,从来都只是面对困难,迎难而上,她能做的,不过是像前世一般,拿起长枪,穿上甲胄,奔上战场,而不同的是,前一世她是为了保卫大姜,这一世只是为了整个将军府。

    这一个月以来,她已经琢磨出了一系列的法子,若是她运气好,能够选对她的合作伙伴,或许就能够再保得将军府一百年的兴盛!

    将军府的兴盛是从元颐初年开始的,当年,被称为猛狮的威震四海的大将军卿狼,也就是她的祖爷爷,当时追随还是弱小的皇子的元颐大帝,而后夺得帝位,成为开朝重将,元颐大帝极其信任他,甚至将大姜唯一的一块金印赐给了他,而这金印的作用,便是保得大将军府一百年的兴盛!便是下一任的皇帝,也不能在金印有效的时间里,对将军府下手,除非,将军府有类似通敌卖国的大罪!

    前一世的时候,她祖爷爷那一代,金印已经过了整整四十年,到她祖父,又过了二十三年,再到她爷爷,过了十二年,再到他的父亲,不过是八年,再到她哥哥,刚好是七年,到她死的那年,不多不少正好十年,刚巧,那就是金印一百年之期将到之时。

    这么想着,她的眉头慢慢的皱了起来,手也不自觉的紧紧抓住了被子,深深地呼出了一口气。

    她已经想好了得到金印的法子,如今便是选择要辅佐的人了。

    突然,她抬起了头,看着窗外升起的骄阳,懒洋洋的打了一个懒腰,迅速的起了身,利落的穿好了衣服,离开了房间。

    这一世,她离开将军府也有四年了,这还是四年内第一次回来,所以她的相思苑人少的不行,看起来冷冷清清的。不过也好,她也不喜欢人多,她现在已经是前世二十五岁的灵魂,平日里在军营里呆惯了,也不习惯被人照顾。更何况,她回来这一个月,都是娘亲亲自照顾的。

    这么想着,她出了院子,看了看眼前的岔路,一条去往听风楼,一条去往江南苑。沉思了一下,她朝着听风楼走了过去。听风楼是她哥哥的院子,江南苑是娘亲的院子。

    这条路她已经太过熟悉了,以至于她一直都没有抬起头,只是闷头直走着,却在下一刻和一个人撞了一个满怀。

    也许是她的疏忽大意,又也许是她的身子还太过于弱小,发挥不出她原本的实力,又或许是她对他的气息已经太过熟悉,在撞上去之前,她根本没有发现他的存在。

    按理说,两个人相撞后理应习惯性的向后退去,她却在退却的时候被他轻而易举的拉进了怀里,让她一瞬间感到惊愕。

    “你……”她猛的抬起头,朝对方怒目而视,前世今生,除却那人,她还不曾被人占过便宜。

    然而,话语刚出,便又止住,是她忘了,整个昭通,除却这个恶名远扬的忠勇侯府世子,还有谁敢在大将军府对着不知身份的女子搂搂抱抱。

    她只是看着那人的眉眼,那种熟悉却又陌生的感觉让她有那么一瞬间不知今夕何夕,可当她看到他的嘴角,那熟悉的一抹浅笑的时候,她猛的回过了神,将他推了开去。

    “你便是将军府的大小姐吧。”那人带着一如既往地戏谑,对着她说道。

    她的呼吸略微有些急促,甚至于她一直不敢抬起自己的头看向他,这个时候,她却忘了,前一世的这个时候,他们是并没有见面的。

    “你是小相思吧?”没有听到她的回应,那人又是开了口,像是急于得到她的回答一般。不过她知道,他从来都是这样一个人,见不得别人忽略他的存在。

    不过,相思?

    相思,是了,前一世她死的时候,唤作卿戕,而这一世她重生的时候,还是被唤作卿相思的时候。

    她不自觉皱了皱眉头,自从重生之后,她很少想起他,毕竟,守护大将军府比她一个人的儿女情长重要得多,只是偶尔,她会想起他,那个时候,她以为,只要这一世她避开他,不和他产生任何的交集,那么她就可以可以装作没看到前一世他的漠不关心,他的冷漠无情。

    可是,只是这么见了他一面,她便知道,那只是她的妄想罢了,无论在世人眼中,她是如何如何的能耐,如何如何的坚强,可在他的面前,她从来都只露出自己脆弱的一面,这样重要得一个人,她对他的依赖有多深,对他的期盼便有多深,在看到他的冷漠的时候,她的失望便也有多深,如此沉重的情感,又怎么会,那么快就忘掉,说到底,她还是怨恨他的。

    她沉沉的舒了一口气,再抬起头时,一脸的平静,就仿佛是第一次见他一般,对着他说了句,“你是谁?”

    那人听到她的话,身子微微前倾了一下,脚下也不自觉前进了一步,愈发靠近她,而后笑的几分邪魅的说道,“你不认识小爷?”

    当他说出这句话的时候,她突然发现,他的眸子里仿佛闪过了什么,快的她几乎以为是幻觉,可她知道,不是。因为很久以前,她还是他最亲密的人的时候,她就曾经见过他这个模样的。

    可她什么也没说,不论他在想些什么,琢磨些什么,这一世,她都不打算按照他安排的路径去走,更绝情的来说,她并不打算与这一世的他,有任何的牵扯!她宁愿这一世不曾遇见他!

    见得她一句也不说,他也没有在意,只是眼眸愈发的深邃起来,接着他说到,“我是你哥哥的好友,虞阳。”

    虞阳……

    当她听到这两个字的时候,她感觉自己的心,竟然轻轻地颤抖了起来,还带着一丝抽搐。

    “红豆生南国,春来发几枝。愿君多采撷,此物最相思。小相思,你的名字真是有趣,以后,小爷就叫你红豆了。”像极了他的风格,没等她回话,他又是说道。

    然而,这个称呼,分明不该是这个时候便有的。她清清楚楚的记得,前一世,他们大婚当夜,他掀起了她的红盖头,眼里带着从未有过的深情,也是说的这番话,“红豆生南国,春来发几枝。愿君多采撷,此物最相思。娘子,以后,我唤你红豆好不好。”

    而她,当时对他虽没有过多的情意,却也有着一丝好感,想着他将是她共度一生的人,难得的解释道,“是生当复来归,死当长相思的相思。”

    ……

    不对!

    突然,她猛的后退了一步,好像有什么不对的地方,难道说,随着她的重生,也改变了其他的东西吗?明明,前一世她和他的相遇,是在她十五岁那年,及笄之礼的时候!

    “不好。”努力按捺住自己不安的心。她终于是开了口,否决了他的话语。

    话落,她径直朝着听风楼内里走去,不再理会那人,所以,也没看到,那人在听到她的拒绝后,竟然露出了一丝微妙的笑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