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九章

    更新时间:2018-11-05 19:31:14本章字数:3058字

    卿相思被虞阳突如起来的靠近整得懵了半刻,主要还是前世对他的熟悉感让她没来得及避开他,不过也没事,在虞阳话刚落下,卿相思就是猛的后退了一步,对着一脸戏谑的虞阳白了一眼,“世子果然厉害,我从未见过如此厚颜无耻之人。”

    虞阳听得此话,直接是大笑了起来,一双潋滟的桃花眼荡漾出了一层波光,“小红豆,那是你世面见得少。”

    卿相思对比嗤之以鼻,她世面见得少?她前世今生满打满算都是三十多了,在她披上甲胄,护卫大姜国土的时候,什么地方没去过?什么人没见过?说她世面见的少,这是她活了这么些年来最好笑的一个笑话了。

    虞阳见得从卿相思眼里流露出来的不悦,自己倒是乐了,朝着卿相思又是走近了几步,“小红豆,若是你真的倾慕小爷的话,小爷倒是可以勉为其难的,嗯,将忠勇侯府世子妃的位置就给你……”

    “得……世子大人,算我错了,我有眼不识泰山,得罪您了,您可别这么糟贱自己,我可配不上您。”然而,虞阳话未落,卿相思便是插了话,从没见她这么积极的和他说话。

    虞阳却像是没听到一般,还给卿相思抛了一个媚眼,惹得卿相思瞬间后退了好几步,直接是靠到了墙上,身上都是鸡皮疙瘩。

    “唉,至于吗?小爷好歹也是昭通一大半的姑娘的择偶目标呢。”虞阳笑着说到,这是实实在在的笑意,连眼里都是笑。

    “呵呵呵……那可不包括我。”卿相思回了句。

    虞阳也不介意,再度朝着卿相思靠近,双手环在胸口,挑着眉,做了一番认真思索的模样,突然开了口,“这么仔细一看,你长得还真是不错,虽然比小爷是差了几分,可比一般的胭脂俗粉倒是好了许多,这么看来,让你做我的世子妃倒也不是不可以。”

    在虞阳的一层层的靠近下,卿相思终于是忍不住了,手中一发狠,朝着虞阳狠狠地拍了一掌。

    虞阳没反应过来,倒是生生被卿相思拍退了两步,不过卿相思也是留了几分力,他也没受什么伤,只是被一个小他好几岁的姑娘逼退了好几步,虞阳的脸色倒是不见得有多好看。

    然而,卿相思的脸色并没有比虞阳好上多少,从拍出那掌后,卿相思便是猛的站直了身子,身上隐隐渗出一股肃杀之气,这是她发怒的表现。

    不过虞阳也没那般小气,一瞬间便是恢复了过来,只不过见到卿相思身上的那股气息的时候,他的眼神猛的顿住,他的脸色,都是有了几分不正常。

    卿相思很快的发现了虞阳的不对劲,这才发现自己的气息太强硬了,很快的收了那股气息。

    “你怎么……”卿相思刚想出声询问一下虞阳怎么了,便是见得虞阳脸色恢复了平静,而后虞阳竟是伸出了双手,拍了拍自己的长衫,做了一番潇洒的模样,转过了身子,背对着卿相思说了句,“今日小爷还有事,改日再来找你叙旧啊,小红豆。”

    说罢了,虞阳便是出了卿相思的房间,两个呼吸的时间便是消失在了卿相思的视线之中。

    当虞阳的身影完全消失不见后,卿相思慢悠悠的走到了床边,悠悠的躺了下来,睁着一双眸子看着床顶,陷入了沉思……

    方才,虞阳的那个模样……

    很不对劲。

    那绝对不是被她的气息给震慑到了。

    虞阳身上,好像也有着一些秘密。

    卿相思想着,突然伸出手狠狠地锤了一下自己的额头,在感觉到痛楚之后深深地呼出了一口气,想他做什么!之后,慢慢的闭上了眼睛,呼吸慢慢的平稳了下来。

    另一边的虞阳,却是很快的,催动着自己全部的功力,用着轻功回了忠勇侯府,回了自己的房间后,翻箱倒柜的,从一个柜子里拿出一个绿色的玉瓶,从内倒出了一颗黑色的,泛着光泽的丸子,猛的塞进了嘴里,最后深深地,咳嗽了起来。

    过了好久,他颤颤巍巍的从地上站起了身子,从书桌下,一个上了锁的柜子里,拿出了一副被包裹着的画卷,他拿着画卷,沉默了许久,打了开来……

    画卷一点一点的打开,画也一点一点的显现了出来。

    画中是一个人,一个身着甲胄,拿着长枪的人,躺在血泊里,奄奄一息,身上全是血迹,却分不清是男是女……

    虞阳眼睛猛的一痛,合上了画卷,是她!真的是她!

    ……

    ……

    ……

    后面几日,卿相思识相的没有去打扰绫沅,就等她自己在那儿考虑,反正怎么考虑最后也会同意的,这是卿相思的自信。

    所以,兄妹二人又恢复了之前的日子,每日起了床,卿相思练练武,卿君笑吹吹萧,日子过得好不惬意,让卿相思最为愉悦的是,虞阳竟好几日没来了,将军府可以说是一片和睦。

    四月二十七。

    这一日,卿相思如同往常一般洗漱好了就去听风楼找卿君笑吃早膳了,不过奇怪的是,从相思苑到听风楼那么长一段距离,路边竟是连一个丫鬟小厮都是没见着,卿相思不由得起了疑惑。

    等到了听风楼,发现院子里也是空空荡荡的,连个人影都没有,就是平日里整天照顾花圃的那个丫鬟今日也不见人,照理说,平日里就算出了什么事,院子里至少也得留一个人看着院子的,今儿这是怎么了?

    这么想着,卿相思已经走到了卿君笑的屋前,发现屋门也是来着的,平日里她来的时候卿君笑都是坐在院子里等她的,今日……

    卿相思琢磨了半晌后,转了身,朝着江南苑走了过去,听风楼一个人都没有,那只有一种可能,定然是娘亲将所有人召集起来了。

    这么想着,卿相思脚下是越来越快,定然是出了什么事,否则没可能娘亲突然召集所有人离开听风楼,而且哥哥知道她每日这个时候都会来找他的,不可能什么都不说的。

    等到了江南苑门口,卿相思已经有点喘气了,她这个身子不知怎么的,实在是弱了些,感觉比前一世这个时候的她还要弱上几分,莫不是重生带来的后遗症?

    “夫人饶命,夫人饶命啊,奴婢冤枉……”这时,一阵凄厉的叫声从院子里传了出来,卿相思神思一震,提脚走了进去。

    第一个进入卿相思视线的是一个跪在地上的婢女,声音便是从她身上传出来的,隐隐看着,还有些眼熟。

    这时,卿相思见着了婢女面前的绫沅,还有坐在轮椅上的卿君笑。

    卿君笑在卿相思进了院子的时候便看到她了,当即皱了皱眉,光顾着整治这丫头,却是忘了时间了。

    当即开了口,“思思,你怎么来了?”

    不过也只是问问,他当然知道定然是她先去了他的听风楼,发现院子没人,这才转来了江南苑。

    卿相思听了脱口就说了句,“找你啊。你院子一个人都没有,我琢磨估计是娘亲把你们都叫走了,这不是,我猜对了。”

    卿相思话落,只见得原本扑在卿君笑与绫沅面前的丫鬟,突然就转了一个身,朝着卿相思的身子扑了过去。

    卿相思一惊,习惯性的踢出了一脚,将那丫鬟踹翻在了地上。

    “啊……”丫鬟凄厉的叫了声,躺着了地上,嘴里吐出了一口血,同时,她的手边,滑落了一个蓝色的瓷瓶,瓷瓶打碎了,一股黑色的液体流了出来。

    卿相思这才发现,这丫鬟不是哥哥院子里的二等丫鬟嘛,叫……叫怜儿的。

    “你没事吧。”等她反应过来,朝着怜儿走了过去,想看一看她的伤势,怜儿却在看到卿相思的靠近后猛的后退起来,双手撑着地,向后爬着。

    “思思!过来!”这时,绫沅的声音在卿相思耳边响起,卿相思猛的抬起头,见得绫沅脸上竟是难得见到的严肃。

    而同时,不知何时出现的木烟,已然站在了卿相思的跟前,朝着已经躺在地上的那丫鬟又是狠狠踢出了一脚,“夫人给你机会,你不好好珍惜,还妄想接着害小姐,果真是狼心狗肺!”

    那丫鬟被木烟踢出了好远,直撞在了一边儿的墙上,生生的从墙上再摔了下来。

    然而此时此刻,卿相思想的竟然不是木烟说的话是什么意思,反而在意的是,木烟竟然比她踢得远?

    虽说她未使全力,可和木烟差的也太大了吧。唉,卿相思不由得埋怨起自己如今这弱小的身子起来,不过按理说,如今她已经在月城拜师整四年了,没理由这般弱啊。

    卿相思百思不得其解,便只能归咎于是重生的弊端了。

    其实也没错,前一世固然她是强大的,可一个灵魂生生穿越了岁月的长河,回到了十三年前,又是死过一次的人,前一世如何强悍,这一世也会弱一些的,只有将来慢慢的修习,或许能够恢复的过来。

    卿君笑见得卿相思盯着远处那丫鬟入了神,唤了她一声,卿相思这才反应过来,两步走到了卿君笑身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