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十三章

    更新时间:2018-11-05 19:31:14本章字数:3032字

    卿相思狠狠地甩了甩脑袋,她怎么会又想起这些往事,这些不堪的往事。

    而那人……

    卿相思眉头皱了皱,此时他应该还在北疆吧,那个困了他十几年的地方,他应该还没离开那里的。

    卿相思心头微微叹息了一声,逼迫自己不再去想这些,想了也没用,前一世她遇上那人的时候,他已经从那个地方出来了,那个时候,他自己强大的不需要任何人的保护,所以即便他爱她至斯,他也极少提起自己的过往,只偶尔一次,他为她中了箭,迷迷糊糊的时候谈起了自己那段不堪回首的往事。

    可是,也仅此一次而已。

    所以,那个地方在哪里,有多恐怖,卿相思都是不知道的,她知道的,只有一点,是那个地方,把那人逼得死过一次。

    卿相思深深地呼出了一口气,罢了,不想这事儿了,她现在首先应该做的,是前往月城,和师傅师兄碰面,再和那群可以和她同生共死的朋友相遇,等她再回到昭通的时候,就是她真真正正的成为卿戕的时候。

    ……

    当日,卿相思并未如同绫沅所想的一般,在大皇子府大出风头,反而是很是平淡,安静的使得很多人都没把她放在眼里。即便她刚进入大皇子府时小厮大吼了一声,大将军府大小姐到。

    那一刻,很多人的注意力都是专注在卿相思的身上,眼里大都是探索的滋味,不过,也就不过一会,因为卿相思普通的就好像平凡人家的一个小姐而已,没有一丝丝来自将军府的不同。

    那一日对于卿相思来说也不算是很无趣,虽说她没一个认识的人,也没人跑到她跟前和她闲聊,可她一个人坐在安静的地方,观看着这些富贵人家的所作所为,倒也是蛮有意思。

    譬如说,两家小姐为了夺得三皇子的喜爱,拉扯之中落入了水池里,最终却也没换的三皇子的关心。卿相思看着都觉好笑,原来,一般富贵人家的大家闺秀竟然都是这般德行。

    如此一日很快也就过去了,而虞阳这人,向来是不参加这些宴会的,所以卿相思倒也没遇见他,庆幸之余却也有一丝隐隐的失落,这是她自己都不曾料到的。

    明日,她就会启程前往月城,之后三年,都不会回来了。

    夜里卿相思许久没有睡着,一直睁着眼睛看着窗幔,也没有想些什么,一直都处于浑浑噩噩的状态,脑袋处于放空的状态。

    然而,在子时刚过不久后,卿相思刚准备闭上眼睛睡一会儿,谁知刚闭上眼帘,耳边听到了一阵响动。

    卿相思猛的睁开了眼睛,瞬间翻身而起,将衣裙往身上裹了一下,人已经立在了床前,而同时,窗户“咿呀”一声被打了开来,下一刻,一个白影出现在了窗口。

    “咦……莫非小红豆是知道我要来,刻意站在这儿等我的?”那人略带着笑意开了口,声音微微压低了一下。

    “流氓!”卿相思却是冷冷的回了他一句,然而她的心里却是隐隐的呼出了一口气,轻的连她自己都不曾发觉。

    听到卿相思那一声流氓,虞阳却是笑的更加肆意了,一个跃身翻进了屋子,同时两只手往后一拐,窗户也是被轻飘飘的关上了。

    “虞阳世子,我倒是没看出来,以前虽说觉得你这人毛病挺多的,倒还不至于到这个地步,今日你竟然到了随意闯入女子闺房,如同采花大盗一般的地步,当真是让忠勇侯府蒙羞。”卿相思冷冷说出一段话,身子却是不自觉松了一下。

    “唔采花大盗,小爷也没采你呀,小红豆你这人倒是有意思。”虞阳却是做出了一副正经的模样,对着卿相思开了口。

    “当真是不要脸极了。”卿相思咬牙切齿的回了句,身子往后一退,又是坐在了床榻上。

    “如若小红豆觉得本世子是采花大盗的话,我倒是不介意你叫出来,这样怕是明儿一早,整个昭通都是知晓了忠勇侯府世子和将军府大小姐在夜里私会,这么一来,小红豆,看来你还非得嫁我不可了。”虞阳嬉笑着说了一番话,说着身子朝着卿相思靠近了去,一步一步的逼近了她。

    “停!”卿相思猛的开口说到,面色愈发冷冽起来,“莫非虞阳世子以为我将军府好欺负,如此登堂入室。”

    见得卿相思似乎真是有了怒意,虞阳堪堪停下了脚步,无奈的摊开了手,“小红豆,小爷也只是开个玩笑,你堂堂将军府大小姐,不会如此小气吧。”

    卿相思横眉看了他一眼,“你来做什么。”

    “这不是听得阿笑说你明儿得回那个月城了,想来送送你不是,白日里我等了你一日都不见的你回来,我也只能暗访了。”虞阳看起来倒是正经了,对着卿相思回了句。

    “不劳世子关心,您还是请回吧。”卿相思听了却是不置可否,轻飘飘的让他回去。

    虞阳却也并不在意她的话语,试图靠近她,然而在看到她冷冽的面容时脚步一转,走到了软塌面前,坐了下来。

    “小红豆你也不必如此生分,怎么说,我也算是你半个兄长不是,更何况,三年后,我还得向绫姨提亲,让她把你嫁给我,让你做我忠勇侯府的世子妃呢。”虞阳倒在了软塌之上,嘴角带着一抹笑意说着。

    “你倒是心大。”卿相思难得对着虞阳笑了一笑,虽是冷冷的类似讽刺一般的嘲笑,虞阳却也是乐了。

    “唉,也是,小红豆,你不看看你这个脾气,整个昭通除了小爷,也没人受得住你的脾性,刚巧小爷也不讨厌你,咱们两个府关系也是不错,结个连理倒也不是不可以。”虞阳愉悦的开了口。

    “可我讨厌你。”卿相思开了口,并不像方才一般带着冷意或是咄咄逼人的滋味,反而是极其的平淡,就是简单的叙述而已。

    太过于平淡,却反而是说出了自己最深处的想法,所以当卿相思这句话出口的时候,虞阳难得的愣住了,整个房间的空气有那么一刻,突然寂静了起来,安静的连两人的呼吸声都是听得到。

    过了好一会儿,虞阳却是突然笑了起来,仿佛是没听到她的那句话一样,用着嬉笑一般的口语回了句,“小红豆,你去了月城之后,可不能去招惹别的男人,你要知道,小爷我可不是一个大气的人,若是被我知道了你和别的男人整天待在一起,我可不会放过他的。”

    卿相思对于这人的无奈程度实在是接受不了,前一世就是因着这人的死皮赖脸,她才一点一点的被他勾了心去,也不知自己当初是着了什么魔,这人分明就是一副痞子模样,她究竟怎么丢了心的,着实是想不通。

    无奈的叹了口气,卿相思转过了头,不去看虞阳那张嬉笑的脸,接着一只手指着窗口,对着虞阳说道,“你快走吧,世子大人……”

    “小红豆,你这么想小爷走啊。你明儿离开月城,这山高水远的,小爷没不能去看你,三年的时间,小爷可会寂寞的。”虞阳倒是不害臊的开了口,然而眼里却隐隐露出来一丝真情,分明是真的不舍。

    卿相思却是没有转过头,当然也没有发现他眼里一闪而过的情绪,听了虞阳的话,心里对他的厌恶感更是加深了不少,撇了撇嘴,回了句,“世子夜,我可不会想你,这山高水远的,三年不能见到你,我真的是,太开心了。”

    说的确实是内心深处的话,只不过多了一次嘲讽的滋味,听在虞阳耳里却是怎么都不对劲。

    “小红豆,你当真如此讨厌我?”虞阳突然站起了身子,朝着床榻逼近了去,直站在了卿相思跟前,伸出手放在了她的肩上。

    卿相思猛的回过了头,习惯性的一掌拍出,却是被虞阳将手紧紧的抓住,而后,另一只手也是拍出,虞阳再一出手,卿相思当时两只手都被虞阳紧紧的禁锢住。

    卿相思朝着虞阳怒目而视,“你想做什么!”

    虞阳却是没有回了她的话,反而是愈发逼近了她,直闻到了来自卿相思身上隐隐的香味才是停了下来,抬眸对着卿相思看了一眼,嘴角微微咧开,“你猜小爷想做什么……你不是自认为很了解小爷吗?”

    卿相思却是对着他白了一眼,脚下一动,朝着虞阳踢了去,身子再顺势一转,双手逃脱了虞阳的禁锢。

    “虞阳,你休要给脸不要脸,我将军府,可不是你能够随意欺辱的地方。”卿相思冷冷说出了一句话,分明是动了怒。

    虞阳并不回话,只淡淡看了她一眼,觉得她那副严阵以待的模样实在是有几分兴味,也没开口,等着卿相思的下一个动作。

    卿相思却也没有说话,两个人就那么互相看着对方,空气有一瞬间变得尴尬起来。

    过了好一会儿,虞阳慢慢的平复了一下,轻轻吐出了一口气,“小红豆,我对你,越来越有兴趣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