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十四章

    更新时间:2018-11-05 19:31:14本章字数:3024字

    “我对你,却是完全没有兴趣。”卿相思冷冷回了句,口气愈发的不耐烦起来,“滚。”

    虞阳撇了撇嘴,却是在听到滚字的瞬间浑身都是松了下来,而后无奈的摊了摊手,“小红豆,罢了,小爷不逗你了,待你明日走了,这月城,我怕是也得去上一遭了。”

    卿相思嘴角冷冷的浮现出一个幅度,不以为然。月城是什么地方?那里可不是什么人想去就能去,想走就能走的地方,即便他虞阳在昭通算得上是一个人物,在大姜算得上是一个人物,可他的名号,却并不是他能够进入月城的资格。

    所以,卿相思没有说话,只是对着虞阳发了不短的脾气,倒是有些累了,无奈的摆了摆手,对着虞阳指了指窗户,“世子爷,您还是走吧,我明儿还得赶路,你一直在我闺房里,我还怎么休息?”

    卿相思的话语虽是温和了一点,却是明显的不耐烦,让虞阳感觉的到她是真的不想和他待在一处。

    无奈了撇了撇嘴,虞阳一个起身,飞身到了窗口,忽而又是转过了身,和卿相思的视线交融在了一起,悠悠的说了一句,“小红豆,小爷可没有开玩笑,你三年后,必须成为我忠勇侯府的世子妃。”

    话落,虞阳轻飘飘的飞出了窗外,旋即身子消失得无影无踪,连他出现过的痕迹似乎都是没有留下。

    卿相思却是暗暗在原地愣了许久,她有些不解,这一世的轨迹与上一世,似乎是真的差了许多。

    前一世她遇上虞阳的时候,两人并没有什么过多的交集,只是偶尔在不同的宴会上见过几次,却是连话都没有多说几句,最多的也不过是官场的寒暄之语。

    那个时候,卿相思一心扑在北疆,根本没理会这个所谓的忠勇侯府世子在昭通城里的那些事迹,对于那个时候的她来说,虞阳根本就是一个见一面就可以忘掉的人。

    而后来,她遵从娘亲和皇帝的旨意,嫁给虞阳之后,她才慢慢的了解起了虞阳。而那个时候,虞阳却早已经不是那个流连花丛的花花公子了。

    或许是年纪大了,性子收敛了,又或许是真的对卿相思动了心,反正在卿相思的面前,虞阳一直是那副痴情的模样。除却他说话略微带了些许调侃之意,让人听着或有不悦,加上他的脸皮着实厚了些,她也没在他身上发现什么缺点。

    当然,在卿相思眼里,脾气大了一点不算什么毛病。虞阳可以说是被整个皇城的人宠出来的世子爷,除了宫里的几位,这大姜着实没人压的住他,他的脾性当然也是大了一些。

    可卿相思时常在军营里带着,跟着那些糙汉子们待在一块,平时里大碗喝酒,大口吃肉,时不时还和他们聚在一起说些荤段子,偶尔醉了酒,总有几个人会闹脾气,那个时候卿相思就会让他们去打一场,谁输了谁认错。

    那些大老爷们儿平日里都是兄弟相称的,自然也不想因着一碗酒丢了一个兄弟,于是就同意了卿相思的建议,这么一来,平日里大家有什么矛盾,打一场就解决了,打一场以后,输得人也利利落落的去认了个错,这事情很容易也就解决了。

    所以在卿相思眼里,脾性坏一点,着实不是什么大问题的,所以即便前一世虞阳的脾气不小,可只要没对她发脾气,她倒也是不觉得那是一个缺点。

    只不过这一世,因着卿相思一重生就是遇见了虞阳,她还没来得及做好心理准备,就被迫要与他面对面的交谈,她的那个直性子,着实也是忍受不了虞阳那些花花肠子,所以每次一见着了虞阳,卿相思都是做出了一副针锋相对的模样。

    却不料,她已经如此针对虞阳了,虞阳这一世也没对她发个脾气,反而还是一次次的忍了下去,这着实是不像虞阳的性子。而且,好像因着她的那些做法,惹得虞阳对她起了兴趣。

    而这个时候的虞阳,可不是前一世与卿相思成婚之后的模样,此时此刻,他还是那个万花丛中过,片叶不沾身的世子爷。

    卿相思没了解过这个性子的他,也不知道该拿捏个什么样的态度对他,所以也只能凭着自己想的,随心去了。

    只是重生后,她对自己说过,这一世要和虞阳保持距离,他做他荣华富贵的世子爷,她做她的铁血将军,两人井水不犯河水,只有这样,她才能试图忘掉他的无情。

    没想到的是,这一世竟然会这么早就遇上了他,而且按照现在的形式看来,他们以后得牵扯定然是少不了的。

    卿相思有些无奈,重生一世,她只想将她上一世没有完成的遗憾完成,让那些暗地里残害他们的人付出应有的代价,再保得将军府百年安定,仅此而已,她并不想在如此艰难的时候,在将自己的感情牵扯进来,因为她不知道,以自己对虞阳的感情,以后出手的时候,会不会不忍心下手。

    重生一个多月以来,卿相思和虞阳见了三次面,每次两人要么就是互相嘲讽对方,要么就是拳脚相加,可偏偏这样,卿相思也没觉得自己对他的感情比的前一世少了多少。

    偶尔深夜里,她在睡梦中,还能隐隐听到虞阳在唤她……娘子。

    卿相思缓缓的闭上了眼帘,身子不自觉的后退了两步,靠着床榻做了下来,深思飘散了很远很远。

    她不知道的是,她以为已经离开了的虞阳,此时正安安静静的躺在她头顶的房上,看着一片漆黑的天空。

    过了很久很久,卿相思都一直保持着原来的动作,一直不曾从她的思绪中回过了神来,而虞阳,却是透过房顶,听着卿相思不怎么均匀的呼吸声,陷入了睡眠,做了一个好长好长的梦。

    那个梦里,有他。也有她。

    ……

    卿相思一宿都没怎么睡,第二日早就起了床,自己洗漱好了,坐在了梳妆台前,却并没像平日一般等着丫鬟给她弄头发,反而是极其熟练的,自己动了手。

    不一会儿,她就给自己绾好了头发,却是她以前在军营里才弄的头发,简单,经事儿。平日里连着打个好几天的仗,这头发都不会散开,确实是比女孩子家的头发方便的多。

    而后,刚起了身,就发现卿君笑已经到了院子里,面色平静,和煦的看着她,手中拿着什么东西,看的却也没那么真切。

    卿相思微带了一丝笑意,推开了门走了出去,走到卿君笑面前,嬉笑着开了口,“哥哥,这么早就过来啦?”

    “嗯,怕晚一点你就悄悄跑掉了。”卿君笑淡淡说出几个字,却是让卿相思无奈的撇了撇嘴,四年前她害怕和娘亲哥哥道别,让师傅一大早就带她走了,所以卿君笑才会这样说。

    “哥哥……”卿相思无奈的开了口,叹了口气,“思思这次可不会跑了。”

    卿君笑抿了抿嘴,抬眼看了她一眼,“好吧,姑且就信你了,我已经在你跟前了,你想跑也是不行的。”

    “好好好,我的好哥哥。”卿相思笑着走到了卿君笑的身后,推着他的轮椅进了屋子。

    “你今儿看起来气色不太好,要走了舍不得所以昨儿没睡好吗?”等着卿相思停下了轮椅,走到了卿君笑跟前,卿君笑这才发觉卿相思的气色实在是算不上太好,于是无奈的开了口,语气中隐隐有些担忧。

    “是啊,半宿都没睡着,刚一睡着就得起床了,倒也还好,不怎么累。”卿相思对着卿君笑开了口,略带了一丝安抚的意味儿。

    “你还得赶路呢,精神不好可不行。”卿君笑却是依旧带了几分担忧。

    “哥哥,没事,我身体好着呢。”卿相思回了句。

    话刚落,却见木烟远远的走了过来,对着两人唤了一声,“小姐,公子,夫人叫你们去江南苑吃早膳。”

    就在那一瞬间,两人的身子都如同僵硬了一般,没有做出任何的反应,过了好半晌,卿相思才是默默的转过了自己的脑袋,对着越来越近的木烟开了口,“木烟姐姐,娘亲怎么想起让我们去她的院子吃早膳啊,该不是娘亲又亲自……下厨了吧?”

    卿相思的语调带了一点点轻微的抗拒,听在木烟的耳里却是极为欣慰的,走快两步,来到了卿相思房门口,笑眯眯的说了句,“小姐说的没错,夫人今儿亲自下厨,为你送行呢。”

    “别呀……木烟姐姐,我的好姐姐,我今儿得赶路呢,路上腹泻可怎么行……”卿相思略带了一丝慌乱的说到。

    木烟却是不置可否的摇了摇脑袋,“小姐不用担心,奴婢早就给你们备好了药,绝对不会耽误你的行程的。这个木烟还是有分寸的,小姐还是要体谅夫人一番不是?”

    卿相思抽了抽嘴角,脸慢慢的转向了卿君笑,兄妹俩无语的看着对方,慢慢的,二人都是微不可见的叹了口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