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十七章

    更新时间:2018-11-05 19:31:15本章字数:3015字

    卿相思终究还是走了,只随意带了几件换洗的衣裳,卿君笑送她的那把袖珍长枪,其他的,什么也没带。

    卿君笑从离开江南苑就没出现过,直到卿相思真正离开,他也没有出现,卿相思知道,她这个坚强的哥哥其实是舍不得她了,害怕道别的人不止她一个而已。

    在绫沅的注视下,卿相思还是喝了一整碗的田鸡汤,虽说涩了一些还微带了些苦意,使得她有那么一瞬间有想要吐出来的感觉,可最终,她还是喝完了一整碗,一口都没剩。

    绫沅和木烟将卿相思送到了府门前,绫沅拉着卿相思说了一会儿的话便就回了府,卿相思在府里也没个关系亲密的丫鬟,所以也没像别家的小姐出门还哭哭啼啼的,最后,只木烟送卿相思到了昭通城门口。

    木烟最后什么话都没说,只注视着卿相思远去的背影。卿相思却是一直提醒着自己,必须提前回昭通,这一世定然要将木烟的命给改了,如此好的一个姑娘,不能红颜薄命啊。

    昭通城外三里处,有一送君亭,平日里有人远离,送客的人一般都是在这送君亭道别的。

    卿相思却没想到,在送君亭里,竟是出现了虞阳的身影。

    他就那么站在亭前,一句话也没说,面色也极其的平淡,看起来也不像是来送人的。卿相思故意是装作没看到他,自顾自的骑着马朝前走着,直接就掠过了送君亭,远远的跑了出去,然而,虞阳却一直没有动作。

    最后,当卿相思都快要看不见送君亭的影子的时候,她的耳边却是出现了虞阳的声音,“孤身在外,务必当心。”

    只简单的八个字,却是犹如一把利剑穿透了卿相思的内心,让的她的身子猛的颤抖了一下。

    孤身在外,务必当心!

    前一世,每每她离开昭通前往北疆之前,他都会来陪着她,一路相送,直到送君亭,而每次,他都一句话都不说,任由她一个人自言自语。

    而每次,在她飞身上马的前一刻,他都会紧紧搂住她的身子,呢喃一般的在她的耳边说着这八个字,孤身在外,务必当心……

    虞阳啊虞阳,你究竟让我如何是好?卿相思心里默默地暗叹了一句,缓缓的闭了闭眼,在睁开时,脚下猛的使力,马儿瞬间奔驰而去,再见不得她的踪影。

    ……

    ……

    ……

    五月二十三。

    月城。

    卿相思已经连续一天没有休息了,这马儿都累的吐了吐舌头,终于是到了月城,卿相思从马上一跃而下,整理了一下自己的着装,深深地呼出了一口气,终于回来了。

    所谓的月城,其实并不像是昭通一般的城,看起来它只是一个简单的村庄,稀稀拉拉的坐落着十几户人家,每户人家都只有一个简单的草垛,并看不见住宿的地方。

    但其实,月城之所以叫做月城,是因为它只能在月升时进,月落时出,当月亮升起的某一段时间,那十几户类似人家的草垛就会在月光的反射下形成一个独特的阵法,同时,在它们的交接处,会出现一个泛着白光的门,那就是月城的入口。

    而月城之内,与外界却又是完完全全不同的景象。

    卿相思走的快了些,天还亮着,怕是还得等个一两个时辰这月亮才能升得起来,闲来无聊,便就在旁边找了一棵树,跳上树睡了起来。

    当天色一点一点的黑了下来,卿相思也是睁开了自己的眸子,一直看着漆黑的天空。

    月城的夜晚与其他地方是不一样的,这里,月亮只会出现两个时辰,不是其他地方一般的缓缓出现,而是在不经意间悄然出现,再悄然消失。

    突然,卿相思身子猛的坐了起来,眼睛都亮了起来,飞身而下,一跃坐到了马上,策马奔腾起来。

    在她的前方,那十几个草垛此时已经有些隐隐消失,而他们的中间,开始泛起了一点点的白光,愈来愈亮。

    光亮太强,卿相思不由得闭上了眼睛,下一刻,她听到了身下那只马嘶吼了一声,接着,光亮消失,卿相思慢慢的睁开了眼。

    “哟,我还以为又有新朋友了,原来是你啊,小相思。”卿相思刚睁开眼,便是听到了前方传来的声音,见着来人,卿相思微微一笑。

    “大冢叔叔,今儿是你值夜呀?”卿相思从马上跳了下来,两步走到了那人身边,笑着说道。

    这是一个穿着黑色棉袄的男子,满脸都是胡子,就露了一双眼睛出来,身高八尺,看着很是壮实,倒是有几分吓人。

    然而,那人在听到卿相思的话后,却是咧了咧嘴,露出了一口洁白的牙齿,笑的极其憨厚,“今儿该千里寻值夜,可你也看得出来,你师傅又把这里给冻了,他可出不来,我代替他来着。”

    卿相思这才注意到男人身上穿的竟是棉袄,同时,她看到了男子身后,堆积起来的雪。

    卿相思这才感觉到冷,浑身颤抖了一下,“大冢叔叔,我师傅这又是怎么了?”

    “谁知道啊,你师傅什么性子你不知道啊,这月城都被他冻了一两个月了。”那大冢哈哈一笑,回了卿相思。

    这时,他转过头看了看身后,“我先去值夜了,明儿再来找你,我这两个月又创了一个招式,你帮我看看,厉不厉害!”

    “好。”卿相思笑着回了他,大冢转身就离开了。

    卿相思远远的看着月城,嘴角一点一点的抽搐了起来,她真的不想过冬啊。

    这是一座很是繁华的城镇,和卿相思进入月城之前看到的那几座草垛的方位是一致的,不同的是,在那些草垛的位置上,有很多的房屋拔地而起。

    这些房屋都很是精致,或是用木屋,或是竹屋,虽说都是简陋的东西,可这些屋子都是极为豪华的,每座屋子,几乎都有一个大院子,屋子则是统一的两层。

    不下雪的时候,这些屋子外面都盛开着很多的花朵,住在这里,就恍若人间仙境一般,只是下了雪,看到的就只是光秃秃的房屋……

    不知道师傅又是抽了什么风,卿相思这样想着。

    卿相思先是转过了身子,伸出手轻轻的在马儿身上拍了一下,马儿轻唤了一下,撒丫子跑开了。

    而后,卿相思慢慢的朝着其中最右边的那间房子走去,那房子是用木头做的,色泽很是鲜艳,加上周围被白雪覆盖了厚厚的一层,这么看着倒很是美丽。

    走到门口,卿相思轻咳了一声,敲了敲门,“请问有人吗?”

    说罢了,卿相思自己嘴角浮现出了一抹笑意,前世今生,她已经有十年没来过月城了,这里还是和她记忆里一模一样。

    “鬼叫什么呢?还不快进来。”这时,从屋里传出了一声极为美妙的声音,光是听着这声音,便是能够想象地出来它的主人该是有多么的绝色。

    卿相思听了这个声音,眼眶突然涩了一下,而后狠狠的眨了眨眼,等到眼里那股酸涩感没有了,猛的推开了门,像个孩子一样奔进了屋子里。

    当看到屋子里那一抹鲜红时,卿相思嘴角的笑意突然大了些,动作也是愈发快了些,一下子跃到了那抹红色之上。

    “倾城师傅!”卿相思大叫了一声,整个人都是趴在了一个人身上。

    此人便是卿相思的师傅,花倾城!

    人间最美真绝色,月城花间最倾城!

    花倾城此人,被称作人间第一绝色,一生酷爱红衣,最喜红梅,生的是比花朵娇艳,比女子娇媚,却又偏生是个男子,天下之人,无论男女,都以一窥其面容为荣。

    而花倾城最让人称道的,并非他那倾国倾城的容颜,而是他本人。

    因为,没人知道他活了多少年月了,很多人生下来的时候,便已经得知了花倾城的名号,当他老死的时候,花倾城却依然倾国倾城。

    据传言,他已经活了有整整四百九十三年。这传言,是有人根据很久之前的记载得出的结局。

    活了将近五百年,在世人眼里都算是妖魔鬼怪了,可偏生,世界之大,没有一个人当他是异类,反而认为他是上天派来的使者,便是各国皇帝,也都对他或多或少的带了几分敬重。

    同时,他还练就了一身出神入化的本事,譬如说,一念之间,化夏为冬,天地逆转。

    说的看似很是夸张,然而事实其实也差不了多少,花倾城至小练就了一身本领,那功法乃是世间罕见,到他十八岁,他的面貌就再没有变化过,就这么过了快五百年。

    花倾城看着趴在自己身上的卿相思,邪魅的桃花眼轻轻低了低,亲昵的凑到了卿相思耳旁,轻声说了句,“你师兄在你身后。”

    砰……

    卿相思猛的站起了身子,急急忙忙的后退了好几步,一边走一边还说着,“师兄,师兄,你什么都没看到。”

    而这时,卿相思耳旁,传来了一阵低沉的男声,“我什么都看到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