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二十二章

    更新时间:2018-11-05 19:31:15本章字数:3024字

    而她唯一还和以前一样的地方是,依然喜欢赖着花倾城。明明一句师傅两个字就能解决的称呼,偏生被卿相思叫成了四个字,倾城师傅。

    花倾城总爱调侃她,即便自己真是那般的倾国倾城,你也不必时常挂在嘴边不是。可卿相思并不理会,自顾自的叫他倾城师傅。

    花倾城相对于卿相思来说是一个特殊的存在,因为对卿相思来说,他就像是一个父亲,又像是一个友人,平日里受了委屈,不安难过的时候她总会想起他。所以前一世,在梅赢身死之后,花倾城悄然消失在了世间之后,卿相思某一刻是怨过花倾城的。

    只不过是因为花倾城将卿相思宠得太厉害了,以至于后来她即便成为了高高在上的大姜女将军,总还是忍不住像个小孩子一般的撒娇。

    除却花倾城,虞阳也是个会宠人的。在花倾城消失后,卿相思虽说是少了师傅的疼爱,可不久后她就遇上了虞阳,那个时候虞阳怎么说来对卿相思还是带着几分情意的。

    卿相思虽说感受不出来那情意有多深厚,可从虞阳偶尔看向她的目光,她至少也是感觉得到他的情意的,至少是有的。

    虞阳很宠她,在她嫁给他之后,在昭通修养了几个月,那几个月里,虞阳因为担心她初为人妇不习惯,并不逼迫她做夫妻应该做的事情,反而是陪着她,做她想做的一切事情。

    有着太多人的宠爱,其实若不是最后落了个功高震主的结局,卿相思那一世该是幸福的。

    也是因为虞阳对她的宠爱,所以即便是前一世知道他如此冷漠的对待他们卿家三十二口人,她对他也始终是生不起恨来,最多也只是一些失望夹杂着怨恨而已。

    前一世卿相思究竟是怎么爱上虞阳的呢,重生后卿相思有好几次都这样想过,可是每一次都得不到答案,她自己也不知道。

    或许她知道,只是不敢承认而已,爱他,不过是因为他爱她而已。因为他们这一段感情,从来都不对等,一直都是虞阳在付出,等到了最后,她才后知后觉的感觉到虞阳对她的真心,也因为如此,才自私的认为虞阳没有出手解救卿家是虞阳做错了。

    卿相思偶尔一瞬间这样想过,不过这想法只是一闪而过而已,也是因为这一闪而过的念头,让卿相思这一世产生了不想靠近虞阳的想法,因为她自己都已经分不清前世虞阳究竟是不是欠了她。

    虞阳身为忠勇侯府的世子,虽说深得皇帝喜爱,在昭通城里可以说是没人敢招惹他,可在面对皇帝的权威时,他一个纨绔了二十几年的无权世子又能够做些什么呢?

    卿相思也不知道自己这样想到底对不对,可她只能这样想,她不能带着对虞阳的怨恨过一辈子,同样的,她也不想将虞阳牵扯进她这一世的复仇里。

    如果没有她的话,虞阳应该是继续做他风流倜傥,潇潇洒洒的忠勇侯府世子,不用为她做那些一般男子都不会做的事情。

    所以从重生之后,见到虞阳的那一刻起,卿相思已经想好了和虞阳的相处模式,她不知道前世虞阳究竟爱了她哪一点儿,所以也只能对他冷言冷语,和他交集少一点,这样虞阳就没有爱上她的机会了。

    而她这一世要做的事情,的确是很困难的,但凡她做错一步,必定是会落得一个万劫不复的下场,她只能一步一步的去摸索。

    本来经历了这些事情,卿相思不该还像个小孩子一样整日还能够嘻嘻哈哈,和哥哥闹腾,和师傅撒娇,她该成为的是一个冷血的,强大的将军才对。

    可是,她前世今生都是被人宠了过来的,前一世面对着荒芜的北疆,一呆就是十年,可就算是在那十年中煎熬的日子里,她的哥哥,师傅,还有虞阳,还有那人,始终也是宠着她的。

    好不容易重生了,死过一次的人再一次见着那些宠着她的人,又如何能够冷面得起来呢,面对着贴心的娘亲,温润的哥哥,倾国倾城的师傅,她终究也只是一个女子而已,心肠也总会软的。

    她也并不想压抑住了自己的性子,非逼着自己像前一世哥哥腿刚刚废了那一段时间,硬生生让自己成了一个冷血的机器,除了练功什么都不会。

    既然哥哥,娘亲,师傅都还在,她都还有可以依靠的人,又为什么不给自己一个软弱的理由呢?

    在面对那些视将军府为眼中钉的敌人面前,她绝对不会露一丝一毫的怯意,甚至是,她可以做保护娘亲哥哥的那个盾牌,挡在他们的前面,为他们建好一片乐土。而面对这些真心对她好的人,她能做的,只不过是让她们觉得自己还是以前的小相思,还是那般的天真无邪,这样的话,他们对她的担心就会少一些吧。

    卿相思是这样想的。所以即便她真实灵魂的年纪已经超过了二十五岁,可她依旧保持着一个十二岁的小姑娘应该拥有的性子,像是前一世十二岁以前的样子,在关心她的人面前,做一个讨人喜欢的开心果,而在那些图谋不轨的人面前,她绝对会是一头,饿狼。

    ……

    譬如说,此时此刻,卿相思朝着梅赢问出这句话的时候,分明就是用了一个孩子该用的语气,一副天真的模样,让梅赢都是不忍心苛责于她。

    然而,卿相思这句话却也着实问到了梅赢的心头,本来是什么都不想说的他,莫名其妙的开了口,对着卿相思说了一句,“没人配得上师傅。”

    卿相思一听,乐了,虽然说她也是这么想的,倾城师傅如此芳华绝代之人,一般的胭脂俗粉的确是配不上倾城师傅的,可这也不代表就没人配得上倾城师傅了,看来在梅赢师兄的心里,倾城师傅的地位还真真是极高的。

    这么想着,卿相思又是起了调侃之意,眼睛滴溜溜转了一下,又是对着梅赢开了口,“那倾城师傅又不能一辈子都不娶亲吧,等到我们老死了,倾城师傅一个人还有多寂寞的。”

    卿相思话刚落下,就感觉到一股冰冷的视线朝着她射了过来,卿相思脑袋转了一下,发现梅赢的眼睛一直盯着她,眼里尽是冰冷。

    “不过也不一定,倾城师傅都活了五百年了,遇上我们之前那么漫长的岁月都是过了,以后也是不会那般的寂寞的,对吧,梅赢师兄……”当卿相思觉得梅赢看着她的眼神不对劲时,就好像以往每一次出手揍她之前的前兆时,她脱口而出了一段话,想要将梅赢眼中的寒意去掉几分。

    “老二,莫不是最近师兄没和你练手,你太闲了?”梅赢没有正面回答卿相思的话语,反而是轻飘飘的说出了这一段话,戏谑的话里却是深深地恳切之意。

    卿相思心里微微的沉了沉,师兄着的的确确是要揍她的前奏啊!

    可她这一世天玑秘诀才到了第四层,如何比得上梅赢师兄啊,和他对上,她只有一个下场,被揍,被胖揍。

    想法这么一出来,卿相思朝着梅赢慢慢的摆了摆手,身子开始朝后退着,当距离梅赢有了那么一段距离的时候,飞身而起,朝着远处奔了去。

    只是那背影,怎么看都是有一丝落荒而逃的意思。

    梅赢看着卿相思落荒而逃的身影,也没有像卿相思所想的一般去追她,反而是抬起脚,慢慢的跟在了卿相思的后面,只是脑海里却是一直徘徊着卿相思方才说的那几句话。

    如若他,娶亲了?

    梅赢脑海中刚刚闪过这一丝念头,却是很快的将这念头给赶了出去,神色从未有过的惊慌,这种事是绝对不会发生的。

    可是,如若发生了呢?他能做些什么,他该做些什么?

    他不知道。

    ……

    中午,当卿相思悠悠的从空地上回来吃午饭的时候,一进屋门就是被花倾城给嘲笑了。毫无意义,卿相思,一如既往地被梅赢给揍了。再一次打着教导她功夫的旗号,将她揍在了地上,瘫了好长时间才是起了身。

    当然,卿相思知道,花倾城见到她被梅赢给揍了之后一定会捧腹大笑,却并不会给她出气,因为每一次梅赢揍她,都是花倾城难得一看的好戏。

    所以,花倾城根本就不会因为卿相思是女孩子,又是小徒弟就帮她找回场子去罚梅赢,按照花倾城的想法来说,被谁揍了,就努力练功,争取有一天揍回去。

    可想而知,前一世直到梅赢死去的那一日,卿相思都没有机会将梅赢揍回去一次,而卿相思被梅赢揍的次数那可真是……多了些。

    在花倾城嗤笑的眼神里,卿相思默默的回了房,将自己洗漱干净了,将碗里的米粒当做梅赢,狠狠的剁烂了开来,再一颗一颗的吃了下去,心里暗暗爽了几分。同时心里立下了一个小小的目标,这一世一定要将师兄揍一顿!揍他个满堂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