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二章 下次找我,给你打折

    更新时间:2018-11-28 13:15:47本章字数:2011字

    昨晚那模糊的记忆慢慢的涌现上来,她好似是被夏紫姮灌了一杯带了药的酒,然后……

    她转头看向那个好整以暇的看着她的男人,眼眶我微微的泛红,任谁的第一次给了一个不认识的人心里肯定都不会好受吧。

    她深深的吸了一口气,然后起身。

    仲少恺倒是来了兴趣,他斜躺在床上,一双眼睛就那么直勾勾的盯着夏冉默穿衣的背影。

    他的视线太过明显,就算夏冉默再怎么想要忽略都不行,她只能加快了手脚,穿上了小内内,夏冉默一转眸就看到了被撕成布条的礼服。

    她的脸色微微僵硬,那可是她最贵的一件衣服了,居然就这么毁了,这个男人是野兽吧!

    “你难道就不能怜香惜玉一点?”夏冉默的心疼的厉害,也只能把酒店里的浴衣穿起来,找到自己的包给她的闺蜜打了一个电话。

    仲少恺被夏冉默的指责弄得有些摸不着头脑,不过目光在扫过那地上的碎片之后,他露出了了然的神色。

    夏冉默刚打完电话一回神就看到了仲少恺那委屈的脸色。

    别说,那么一个半裸的帅哥露出这种神色真的很引人犯罪,可是她夏冉默是谁?怎么会被这种低端的诱惑给打败?

    她当然是不会承认自己没钱再来第二次。

    记忆断层在她被强迫喝完那杯酒,之后她隐隐约约的记得她好像找到了一个男公关,如果不出意外应该就是这位了。

    长的这么帅,她怕她钱不够啊!

    “你把我衣服都撕碎了,所以这次的出台费我不能给全部!”夏冉默气势汹汹的说着,而后她从包里抽出所有的钞票,数了数就只有五张,应该够了吧。

    夏冉默上前把五百块拍在床上:“就这么多!”

    饶是仲少恺那历经各种情况的大脑都忍不住呆了呆,他这是被一个女人给嫖了?他的眼睛危险的眯起。

    然后他咧开薄唇笑的风情万种,然后他看向夏冉默慢慢的道:“那衣服可不是我撕的。”

    不是他撕的,难道还是她自己撕的?!

    看着仲少恺那认真的神色,不会吧,真的是她自己撕的?难道她这温婉的表象下隐藏着一个狂野的灵魂?

    夏冉默被自己的想法吓到,不敢置信。

    仲少恺看着夏冉默那丰富的表情,唇角微微的勾起,这个女人有点意思。

    他眉眼轻轻的扫过那纠结的小女人,不紧不慢的补刀道:“不但你的衣服是你自己撕的,我的衣服你都撕了。”

    顺着那修长的手指指的方向看过去,只见一堆男士西装的破布在凌乱的丢在一角,一看就知道昨晚的战况是多么的惨烈。

    夏冉默都忍不住红了脸蛋,难道她昨晚那么的热情?天啊,给她个地洞钻下去吧!

    目光落到那个自怨自艾的身影上,仲少恺唇角的笑意就没有停歇过,好久没有遇到这么有趣的女人了。

    他撵着那几张一百块缓缓的说道:“这么点可不够。”

    夏冉默被那嫌弃的声音气的吐血,那可是她的全部家当,那个可恶的男人居然说不够!

    她瞪着男人,她就是来嫖霸王鸭又怎么样?她敢去告她吗!

    “要钱就那么多,要命不给你!”夏冉默已经在思考着穿着这身衣服出去行不行。

    仲少恺被夏冉默那流氓的模样逗笑,他曲拳挡住唇角,一双潋滟的眼角淡淡的扫过夏冉默的身躯:“没钱?那就肉偿?昨晚我服侍你,现在换你来服侍我?”

    夏冉默一阵恶寒,这个鸭子怎么这么猖狂?

    然而不等她细想,一道欣长的身影就站立在她的面前,几近一米九的身高,身形就如同古希腊雕塑般完美,某个不可言喻的地方还超标了!

    夏冉默赶紧捂上眼睛:“你流氓!”

    “我在谋取我的合法收益,怎么流氓了?”男人那低沉的声音在夏冉默的头顶响起。

    等夏冉默意识的要逃的时候已经晚了,她被男人一把拥进怀中。

    鼻尖萦绕着的都是男人那明显的荷尔蒙气息,还带着淡淡的清凉的薄荷味。夏冉默只感觉到一股热血直勾勾的冲向她的大脑,让她的脑袋一片空白。

    肌肤的接触是那么的明显,不一会儿,那柔软的薄唇就落到了她的额头,慢慢的向下。

    那微凉的薄唇像是带着火一样,不一会儿就让夏冉默的脸上火辣辣的热了起来,她快要呼吸不过来了……

    恰在此时敲门声响起,夏冉默眼睛一楞,立马推开正准备攫取她唇瓣的男人。她过去打开房门,只见一个穿着笔挺的男人正提着一个简朴的纸质购物袋站在门外,夏冉默看了看上面的标志,不认识。

    不过她已经看到了里面放着的就是一件女装,看来应该是邱泽云送过来的。她关上门就利落的换上了。

    那是一身天蓝色的连衣裙,不得不说穿在夏冉默的身上显的格外的好看。

    就连坐在床上的仲少恺都忍不住眯了眯眼。

    等夏冉默将衣服换好,她瞪了一眼仲少恺:“就那么多钱,多了你想都别想!”

    眼见仲少恺又有所动作,吓得夏冉默脚底抹油立马开溜。

    然而她还没走出几步就被仲少恺拉住手腕,这力量太过悬殊,她根本就挣脱不开,早知道不放狠话了,早点开溜啊!

    仲少恺瞧着夏冉默那那担惊受怕却强撑着的模样唇角微微的勾起,取出一张烫金的黑色名片塞进夏冉默的手中。

    然后他的俊脸缓缓的靠近,贴着她的脸颊滑过,薄唇落在她的耳垂处。

    只听他开口,轻轻的说道:“下次记得找我,给你打折……”

    薄唇擦着她的耳垂翕合,吐出来的湿气喷洒在她的脖颈染红了一片。

    夏冉默只感觉一种陌生的悸动从她的心底传来,她捏紧了仲少恺丢过来的名片,头也不回的走了。

    在夏冉默离开后不久,酒店的房门被打开,之前送衣服过来的男人站在门口,恭敬的递过来一套崭新的西服。

    “boss,9点有三方会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