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十一章 别殃及池鱼

    更新时间:2018-11-28 13:15:48本章字数:2079字

    仲少恺眯起狭长的眼看着眼前的这个小女人,嘴角一勾,“你不是故意的吧?”

    夏冉默:“……”

    什么人啊?我大人不记小人过,不跟你一般见识。

    “撞你了,嗯——?”可她一张利嘴转身回了句,声调里含着不满。

    下一秒她就为自己随口说的话负责任了。

    仲少恺颀长的身影以迅雷不及掩耳的速度倾斜过来,痞痞地一笑透着冷意,好巧不巧地夏冉默猛一仰头四唇相碰,夏冉默眼珠瞪得硕大,满是怒意。

    她别头想躲开,熟知后脑勺被一只大手擎住,她丝毫动弹不得。

    夏冉默心里突突的颤动了一下,一抹 酡红悄悄地爬到脸上。

    仲少恺火热的长舍,瞬间展开攻势,轻而易举的地撬开贝齿,欢快地索取那滑腻清爽的滋味。

    夏冉默气息细弱,大脑似乎缺氧,仲少恺才抬起精致的脸,温热的大手滑至小巧的肩上,拍了拍拉她入座。

    夏冉默还没回过神来,仲少恺优雅的打开瓶塞,绵软幽长的酒香飘了过来。

    看他的一副酒不醉人人自醉的感觉,夏冉默意识到这顿饭吃完她必须撤,不再和他扯上任何关系。

    醇香佳酿缓缓地流入精致的高脚杯中,夏冉默有点为难了,男公关都擅长喝酒,酒后……她有点不敢想。

    而她最不擅长喝酒了,可是她又不能说出来,一说出来就太没诚意了。

    于是她就亲自给仲少恺布菜。

    “这道鲜芒辣味虾,最适合男士用了,是有名的养生菜。”不想喝酒,所以她声音轻软为仲少恺夹菜。

    “看不出来,你对养生满有研究。”他一口接一口的品尝着她夹菜,十分受用。

    不肖一刻钟,桌子上的菜减少了大半。酒水却一口没动。

    仲少恺看着她一反常态的热乎劲儿,猜出来她的用意。

    佳肴,美人,不来点酒点缀一下太辜负良辰美景了。

    他骨节分明的手绅士的举起高脚杯,示意夏冉默也喝点儿酒。

    “红酒养颜,喝点有你想不到的好处。”他声音里透着暖昧。

    “……”

    是你想要的好处吧!她心里诽腹着,这次可没敢轻易冲出口,眼前这个家伙职业太危险了,她总算长记性一回。

    不过人家帮了她那么大的忙,她也得表示一下呀。

    她纤细如葱管小手,也优雅的举起高脚杯,放在唇边轻轻抿了一小口,平展的美眉微微皱了皱,她脸颊绯红,显然有点不适应酒精。

    高脚杯还没落在桌子上,骨节分明的大手倏地夺过杯子。

    “你的手艺不错,还是多吃菜吧。”他脸上划过一丝不安。

    夏冉默一丝丝暖意袭过心头,“那你多吃菜,是不是我可以抢厨师的饭碗了?”

    这小妮子,你没看见有的盘子都空了吗?

    他也不答话,一味的风卷残云。那一脸的吃相简直了,这个人……

    不过他这么捧场,她很开心不是。

    他也不是那种酒桌上毫无品味的人,逮着人就拼酒,挺善解人意的。

    酒足饭饱,仲少恺起身时重重地打了个嗝,肚子撑得不行。

    夏冉默利落的收拾残局,一切就绪之后,天已经不早了,想起夏家的家规,于是来到客厅想和仲少恺告别。

    此时的仲少恺正在客厅里闲庭散步,一只手扶着胃,见她进来不觉有点尴尬。

    “你可真会养生,饭后百步走能活九十九。”夏冉默不咸不淡的地说。

    “……”

    你见过在客厅里散步的吗?

    他冷着脸一言不发。

    仲少恺平日生活很有规律,从不餐饮暴食。

    今天他看见夏冉默做饭的兴致极高,手艺又好便破例多吃了些,这人要是打破多年的日常规律,就会发生点意外。

    此时的仲少恺额头渗出一层细密的汗珠,脸色也不好看,把夏冉默下了一跳。

    她慌乱的探着他的头,不发烧。

    “我们去医院吧。”她不由分说的给仲少恺穿上衣服,急匆匆地下了楼。

    仲少恺的胃此刻翻江倒海,脸色蜡白,弯着腰一言不发的依靠在夏冉默的娇俏身体上。

    “快上车。”恰好苏适及时赶到,不知自家的boss是表演还是真的病了,有了前面的教训他也不敢多言,帮着夏冉默把仲少恺弄上了车。

    “快,快点到医院。”夏冉默的声音发颤,紧张的不行。

    仲少恺感觉小女人在紧张自己,心里稍霁,可是又一阵痛意袭来,他捂住心口不言语了。

    医院急诊。

    医生例行检查,问了几个关于饮食习惯,和今晚上的食谱的问题。转身对惊吓不已的夏冉默说:“你先生没什么事。”

    “……”

    这的医生什么眼神?哪只眼睛看出他是我先生?

    不过也没必要跟他解释。

    “没事能疼这样?”她急切地问。

    “年轻人,别暴饮暴食的了,开点消化药按说明吃药就好了。”医生摆着一张常规脸,点到为止。

    的确,此时的胃经过这么一折腾,好多了。

    仲少恺本想继续演戏可是一见医生这张老学究的脸就索然无趣。

    他索性从检查床上坐了起来,气定神闲的下了床。

    看到他这副样子,夏冉默淡定地吐了口气,谢天谢地总算没事。

    仲少恺还真希望医生给他诊断出点毛病,吓一吓这小妮子,看到她那紧张的小模样,他心里说不出的爽。

    “不带这么唬人的。”夏冉默脸上洋装微怒,经过这么折腾笑脸染上酡红。

    苏适刚好从药房取药回来,看到自家的boss这会儿跟没事人似的,就知道他在演戏了,也不戳穿他,用眼睛示意这药怎么办?

    仲少恺向垃圾桶撇了撇嘴,苏适会意待boss和夏冉默走出急诊室,“砰——”他把药华丽丽地丢进垃圾桶。

    苏适加快了速度,抢先一步启动了车子,等着boss和夏冉默上车。

    谁知夏冉默先知先觉的跑到路边打滴上车了,她可不能回仲少恺的别墅。

    男公关能住这么好的房子,那包养他的林总还不拿他当宝贝,别回头叫林总捉奸殃及池鱼,那她可亏大发了。

    临上车之前,夏冉默向他她认定的了男公关身份的仲少恺挥挥手“我们扯平了。”

    “别忘了,我可以给你打折上折。”仲少恺配合着她说,眼里蓄着玩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