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十四章 邱哥哥,你还有救了吗

    更新时间:2018-11-28 13:15:48本章字数:2063字

    包厢服务生听着她俩的对话也不敢找经理亦不能贸然报警。毕竟涉及人家隐私,都是有头有脸的人,怕负面影响太大,他识趣地就那样愣怔怔地站在包厢门外。

    夏紫姮发过来的嘲笑一下子激怒了夏冉默。她不能在等下去了,纤细灵活的手指拨出一个电话。

    一阵盲音过后,电话那边的传来机械的女生声音:你所拨打的电话无应答。她发狠的一连拨打几次均是无果,看来夏紫姮这小妮子开始跟她摆龙门阵了!转念一想她又拨了邱泽雨的号,依然关机。

    夏冉默紧握粉嫩的小手,脸色变得凝重起来。

    “两个人感情上的事,可不是她一个人能隆断得了。”邱泽云不温不火地在关键时候提醒着夏冉默。

    “对,邱大哥那么有定力的人,估计就算她给他下了迷药,也不能一时半刻就起作用的,时间这么短她什么也做不了。”夏冉默捋清思路有点小激动地说。

    她一眼瞄到门口毕恭毕敬地站着的服务生。邱泽云会意的把服务生请进包厢。

    夏冉默问清了都有谁进过包厢,以及邱泽雨最后离开包厢的时间后,她推算了一下距离她们俩人到包厢也就相隔二十分钟。

    短短的二十分钟能做什么?下药?劝药?劫人?

    劫人根本不可能。应该是先请人,在下药。

    两个人仔细的想了一下的,豁然开朗。

    于是两人分头行动。

    邱泽云跨出了包厢,夏冉默不断发微信和夏紫姮聊天。

    “呵呵,我早就放下邱泽雨了,你所得到的,只不过是我放下的东西。你这么张狂似乎是还没有到手?”夏冉默也高高在上地说。

    那边沉默!

    夏冉默隐忍不发,却早已怒火中烧。这个夏紫姮事事都和自己挣,该挣的挣,不该挣的更挣,仿佛不和她挣日子就没发过了。

    少顷,那边回话:“得没得手,我自己知道不劳你费心。”

    夏冉默看着这几个字,黛眉轻轻蹙起,头上浮起几根黑线。

    越想越气愤,她和邱泽雨劳这个妹妹所赐已经彻底没戏了,这股怨恨她虽说想要淡化,但心里不可能没有怨怼。但是毕竟她们同是夏氏姐妹没必要弄得满城风雨。

    可你何必又来苦苦相逼。

    半晌,夏冉默发过去一个笑脸。“如果你真的喜欢邱泽雨,希望你尊重他,好好珍惜他,我祝福你们。”

    很快那边回话:“不稀罕你的祝福,再次警告不许觊觎邱哥哥。”

    “能发张邱泽雨的图片吗?”她看准时机提出要求。

    那边保持沉默。

    时间一分一秒地过去了。

    夏冉默耐着性子等,简直就是煎熬。

    邱泽云在这一层的包厢外就像巡逻的士兵一样。

    她有时停下来和服务生描述什么。有的服务生摇头,有的则指着里面说上几句。

    骤然,她停在走廊尽头的包厢前,犹豫地抬起骨感而细长的手,略有节奏感的轻轻地扣了几下。

    这门前没有服务生,她更加怀疑里面的人会图谋不轨。她紧张的攥紧手心屏住呼吸加重了力度,“砰砰砰”。

    “哥哥,你在吗,我有急事快开门。”邱泽云压低嗓音说。

    许久,里面也没人出来。她急得团团转,终于忍耐不住找来服务生请求打开房门。

    服务生死活不打开包厢,理由是:顾客交代过,谁也不许进这个包厢。

    “里面住着我哥,”邱泽云提高声音。

    “小姐,你哥要是听到了你的声音不早开门了吗。”服务生不卑不亢的回答。

    “……”

    邱泽云和服务生绕不明白了,颓废的倚门而立。不进就不进,我在这守株待兔。她也没闲着尽快通知夏冉默。

    夏冉默正死死地盯住屏幕,她的大脑开始活动起来。

    不是你想的那样,邱泽雨怎么可能和自己遭遇相同呢?

    过了这么久,邱泽雨你还有救了吗?

    蓦然,手机屏幕一闪,她接到闺蜜的消息。她竟然抑制不住心里的激动,很快就来到走廊尽头的包厢。

    房门刚好打开,两个人就迫不及待的闯了进去,不一会儿两个人红着脸尴尬的跑了出来。原来包厢里是一对小情侣根本不是他哥哥和夏紫姮。

    人海茫茫,哪里有邱泽雨的影子?

    那边的微信也联系不上了。

    两个人颓废不堪,该发生的事早都发生了吧。大哥是成年人,他有权决定自己的事,她俩红着脸商量着。

    “你刚才好紧张啊!”邱泽云睁大了一对凤眼,回味着两个人并肩作战时的情景。

    她哪是紧张啊,是为大哥感到惋惜。

    “说话啊,我真希望你是我大嫂。”邱泽云惋惜中透着股酸酸的味道。

    夏冉默:“……”

    如果时间可以倒流,她和邱泽雨应该能走到一起,她们是也算得上青梅竹马。

    夏冉默不自觉又拨了邱泽雨的号码。

    通了,通了。

    不过人现在去美国了,走得匆忙手机又没电了。

    怪不得联系不上他。

    两个人松了口气。

    沉默了一会,忽然想起,夏紫姮难道也去了?

    夏冉默想到这里郁闷起来。

    失业,失恋,失身——不幸如此的眷顾着她。她能有什么办法。

    折腾了一中午,她也没胃口了。包厢里的饭菜都凉了,邱泽云也一口没吃。

    “没事吧你,爸爸叫我直接进公司,下午我去工作了。要不然你也进我家公司吧?我们全家人都喜欢你。”

    是啊,邱伯父伯母对她照顾有佳,她和邱家的兄妹情同手足。她们总能相谈甚欢,大了她们又都考入同一所学校。

    她只感到有点头疼,摇了摇头。夏氏也有公司,可是没准她进。其实她也不想进,只要爸爸肯资助妈妈,她在哪都是快乐的。

    邱泽云把夏冉默送到夏家的楼下,拍了拍闺蜜的肩膀,“不陪你了,回去好好休息一下吧。”她看得出夏冉默的情绪低落,如果是为哥哥就好了。外表坚强,实则内心脆弱的她和哥哥满合适的。

    夏冉默并没有回家,沿着楼前的小路走了下去。不知过了的多久,她浑身乏力,眼睛微微灼热,有种虛飘飘的感觉。

    她一头倒在草地上,不知不觉沉沉的睡了过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