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一章 血清

    更新时间:2018-11-05 19:37:06本章字数:2023字

    “谁?”

    刚从洗手间出来,我就感觉有双阴冷的目光一直盯着我,当我警惕看着拐角处时,迎面回复我的除了宁静还是宁静。

    又是这种感觉!

    自从上次去玩了一把刺激游戏后,这感觉就一直跟着我。

    肯定是自己产生幻觉了?!

    我甩了甩手上的水渍转身离开。

    我是一个大一的新生,因为来自农村,胆子非一般的大,什么牛鬼蛇神我一向坚持,他凶我更凶的原则,以至于上个星期我和舍友们去那栋传说中的“杀人楼”玩了一把十分跟得上潮流的游戏——笔仙!

    “小鱼!你干嘛呢?今晚上还去那个宿舍不?”朱莉饶有兴趣的在我耳边小声说着。

    那个宿舍……也就是传说中的404号,那里白天都似乎笼罩什么一样,踏进那里,前一秒还艳阳高照,后一秒就不会不自主的发冷,并且全身汗毛都会竖起来。

    但往往就是这样充满故事和传说的地方,越是能吸引一些好奇猫,就像我们!

    我就是那个小鱼,全名章小鱼,我奶奶是个极其迷信之人,说我五行缺水,这不,名字就带个水,还是个永远都离不开水。

    今天晚上,就和朱莉说的一样,我们宿舍的八个人都纷纷上阵,这已经是第二次要去那个地方了,不知道为何,我竟然会有种害怕的感觉,可具体又说不上在哪里。

    “小鱼还我命来”张琪不知道啥时候出现在我身边,阴阳怪气的叫喊着,吓了我一个激灵。

    随后肖妍也走了上来,十分有大姐范儿的拍着我肩膀,“小鱼,要是怂就直说,我们不会取笑你的。”

    肖妍此话一出,四周出现了哄笑声,我不由得握紧拳头,翻了个白眼,“怕啥?我奶奶就是驱鬼的,从小肯定我就比你们见得多!”

    听了我的话,众人纷纷竖起大拇指,我也只有这个是被他们羡慕的,也不知道是作还是怎么的,她们竟然无比希望见到真鬼,那东西在我们乡下可十分避讳的。

    当我们来到这栋楼楼下的时候,那股莫名其妙恐惧的感觉再次出现,而也是这时候,突如其来的一只手抓住了我,我整个人都怔住了,从头凉到脚。

    “啊!”

    我忍不住大叫了一声。

    “怎么了?”前面的人都纷纷看着我,而我身边这只手也缩了回去,马娇娇唯唯诺诺的走上来。

    “小鱼,刚刚是我。”

    “噗!小鱼,还说你不害怕!”肖妍她们瞬间明白怎么回事了,哈哈大笑起来。

    我白了一眼她们,有些幽怨的看着马娇娇,“你怎么突然在我身后了?”

    马娇娇摇摇头,没有说话。

    这也只成了我们之间的一个小插曲,并没有影响继续前进的道路,而这时候马娇娇再次抓着我的手臂,我感觉到她在颤抖,瞬间心底里也没了怒意。

    “小鱼,你说这世上真的有鬼吗?”

    马娇娇小声的问着。

    鬼?

    应该有吧!

    反正我是没见过!

    “有的,这东西邪得很!”平时我唯一可以骄傲的就是说自己见过鬼,这时候自然不会啪啪打脸。

    马娇娇平时就很胆小,这时候听我说说后,抓着我的手又紧了几分。

    肖妍她们推开门蹲在地上快速的穿了进去,我和马娇娇也没落伍,跟了上去。

    当听到宿管老伯伯关了铁门的声音,我们才站起来,真不知道学院怎么想的,这里都没人住,还安排个老人来守着。

    404宿舍在四楼,我们走在陈旧的铁皮楼梯上,“吱呀吱呀”的声音在空荡荡的楼层飘荡着,余音缭绕,就好像有人在哭泣一样。

    那股不安的感觉再次出现了,我皱了皱眉,四周黑漆漆的一片,可总感觉有无数只眼睛在看我们,看我们一步一步踏入死亡的边缘。

    很快,我们便来到目的地,四楼!也站在了404宿舍门外,门上布满了蜘蛛网,况且有一张新新的黄色符纸,这东西我见得最多了。

    应该是有人刚贴上去的吧!

    有这东西在这里,该不会里面有什么吧?

    “别……”

    我的话还没说完,肖妍就已经撕下了符纸扔在地上,一瞬间,一股冷风吹过,那恐惧感和不安变得强烈起来,这感觉在任何时候都不及现在强烈。

    当我想打退堂鼓的时候,肖妍已经推开了门走了进去。

    “咻……”

    就在我快要进去的时候,走廊的尽头似乎闪过一个白影,当我定睛看的时候,回复我的自然是静谧,我无奈的摇摇头,表示自己最近神经太紧绷了。

    我们坐在这里的床上,八个人,八个床位,我们玩笔仙的玩法和常见的不一样,打死估计也不会有人相信这玩法是一向胆小的马娇娇提出来的。

    我和之前一样坐在靠门这边的,肖妍就是靠窗,马娇娇坐在肖妍的对面,朱莉则是在我下面,其他的人都分布在每张床上。

    “娇娇,之前那次我们就感觉有人在这里哭,没有看到,这次有没有什么更刺激的请仙方法。”朱莉开口问着,语气里充满了期待。

    马娇娇支支吾吾半天,最后才说出“血请”。

    在马娇娇的讲解下我们知道了,所谓血请就是将我们的血滴三滴在地面上的蜡烛上,虽然我很反感,但是在朱莉的怂恿下,我还是忍痛的咬了一口手指,可不知道是不是我眼睛花了,我竟然看着我的血迹在蜡烛上瞬间消失,而其他七人的就像是固定在那里的一样。

    然而她们似乎没有发现异样,充满期待的回到了床上,而我则是疑惑,我的血怎么会消失?

    坐在床上,待朱莉叫了一声“开始”之后,我们纷纷闭上眼睛,可今天的我始终都没有进入状态,一直都感觉有股冷气在我身边漂浮着。

    也就是这时候半眯着眼睛,这不看还好,一看没差点把我吓死,在黑漆漆的窗外竟然有一双脚逐渐的从天而降下来,而这时候我竟然就像魔障了一样,竟然无法开口说话。

    逐渐一张惨白而狰狞的脸出现在我眼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