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十七章 差点死了

    更新时间:2018-11-05 19:37:07本章字数:2283字

    我有些犹豫的看着刘峰怒气冲冲走在前面的背影,心里很不是滋味!

    手腕上的凉意更加刺骨,我急忙抽回自己的手。

    “刘峰,要不你还是别管我了吧?!”

    不知道为何,我心里十分不安。

    听他爷爷这个意思,似乎跟我在一块儿,刘峰也会有性命之忧。

    可我并没有得罪什么人,也没有做什么亏心事,怎么就突然卷入这种事情里面?

    “谁管你了?臭老头,以为我离开他就没有招了吗?我才不会这么轻易认输!”刘峰大步流星的脚步一顿,半眯着的眼睛有些漫不经心。

    我有些无语的看着他,搞半天原来他是在跟刘爷爷赌气,弄得我自己愧疚半天。

    想到这里,忍不住瞪了他一眼。

    “没有这金刚钻,就别揽瓷器活,我还想多活几年。”还亏了我愧疚那么久!

    “章小鱼,你还有没有良心?如果不是我,你早就去陪你的那些好姐妹去了!”刘峰瞬间臭着脸瞪着我。

    这样子就像是我欠他几百万一样!

    丫的!

    他不提我还不生气,这一说我就怒了。

    “你还好意思说?好几次我差点就被你害死了!”我不禁加大了音量。

    这人根本就不靠谱,还不如闫涛有安全感。

    反应过来我竟然不由自主的拿刘峰跟闫涛比,瞬间涨红了脸。

    “现在该怎么办?”我带有几分掩饰自己刚刚内心的尴尬说着。

    学校里的红衣学姐还没有解决!

    现在朱莉她们又阴魂不散的时时刻刻盯着我!

    丫的,我特码到底是得罪谁了!

    刘峰皱了皱眉,眼神突然一亮。

    这是想到好办法了?

    “既然她们只是想摆脱红衣学姐的掌控,才缠上你,那干脆就把她们之间的纽带给破坏掉不就好了?”刘峰恍然大悟的说着。

    破坏?

    我看了看自己已经恢复如初的手指,有些不解,“怎么破解?”

    “解铃还须系铃人!”刘峰朝我神秘笑了笑。

    什么鬼?

    能不能说清楚?

    刘峰立刻握住我的手,“我有办法!”

    我迟疑的看着刘峰,他能有什么好办法?可对方不给我说话的机会就拉着我大步跑开。

    当我看到无比熟悉的破旧女寝室楼的时候,既错愕又愤怒,还有隐隐的恐惧!

    “你带我来这里干嘛?”我不解着。

    这不就是那栋鬼楼吗?

    刘峰是觉得朱莉她们想要我死还不够,特意送上门来找红衣学姐的吗?

    “当然是来找破解方法的。”

    刘峰眯着眼睛打量着陈旧阴暗的寝室楼,视线一转,“404在哪里?”

    “那……”我有些不情愿的指了指最西边的窗口。

    可就在这一瞬间,我整个人浑然僵住,身上的毛孔瞬间放大。

    对这里我有种莫名的恐惧感!

    而现在的404窗口赫然站立着一道鲜红色的身影。

    红衣学姐?!

    那是红衣学姐?

    该不会那么倒霉吧?一来就遇到?

    这时候哪怕隔着这么远的距离,我依然无比清晰的看清楚猩红阴毒的鬼眼。

    腥臭刺眼的鲜红顺着她的眼角一滴滴滑落,眼底的阴冷与仇恨好像要把我碎尸万段一样。

    我瞬间感觉得呼吸艰难,喉中发出“嗬嗬”痛苦的声响。

    “你怎么了?”刘峰这才察觉到我的不对劲。

    我连忙用眼神示意他,岂料他茫然的看过去,喃声道:“什么都没有啊?!”

    他竟然看不到红衣学姐?!

    我猛地攥紧闫涛送给我的手环,冰冷清凉的触感瞬间击退了我心中的鸡皮疙瘩。

    再次看过去的时候,却发现早已没有红衣学姐的身影。

    难不成我自己产生错觉了?

    我抓着刘峰的手,颤颤巍巍说道:“刚才……红衣学姐就在那里!”

    我指向404的窗口,一阵后怕。

    “你有没有什么奇怪的感觉?”刘峰眉头微皱,一脸严肃。

    我愣了一下,摇摇头,“没有。”

    除了害怕还是害怕……

    谁知道刚摇过头,后颈突然感受到刺骨的凉意。

    该不会……

    我睁大瞳孔,一脸不可置信!

    “报仇!帮我报仇!”阴冷凄厉的女声蓦然在耳边炸响。

    或许是太过凄厉的嘶吼刺得我的大脑撕裂般的疼痛。

    我猛地捂住脑袋,好似几千个电钻硬生生的劈开我的大脑,痛得我浑身抽搐,忍不住痛叫出声。

    丫的,我这到底是得罪谁了。

    突然手腕上一阵清凉直奔脑干,尖锐的刺痛瞬间减轻。

    是不是闫涛刚刚刺激了我?

    我重重的喘了几口气,睁开眼就诡异的发现自己站在一滩腥臭鲜红的血液里。

    漫天都是刺目的猩红,恶心,令人作呕的气味不住的往肺腔里钻。

    我捂着鼻子剧烈的呛咳着,跌跌撞撞的想要跑出这片空间。

    “刘峰!你在哪儿?”

    昏暗猩红的天空出现一双无比诡异的眼瞳,这双眼睛死死的盯着我,还有腥臭的血液顺着眼角一颗颗滴落向地面,一双眼睛里透着森冷的死气。

    我畏惧的往后倒退两步,狠狠掐了一把自己的胳膊,却没有任何感觉。

    这明明就是刚才红衣学姐的眼睛!

    该死的刘峰!

    就知道他靠不住!

    我实在不清楚红衣学姐究竟想要做什么?

    已经死了这么多人了,难道她还要无休无止的继续屠杀下去吗?

    铺满鲜血的地面不知从什么地方长出一寸寸黑发,好像有了自己的意识一般,一点点缠绕上我的四肢,蔓延到脖子,毛糙的触感令我感到无比的恶心。

    “咚咚咚……”

    心脏剧烈的跳动收缩,我四肢发软,眼神惊恐的瞪着攀上我脖子的头发,眼泪大颗大颗滑落。

    “闫涛!闫涛!”

    我歇斯底里的在心里呼喊这个名字,但手上的手环没有任何反应。

    就在我快要绝望的时候,眼前猩红的世界突然“砰”的一声四分五裂,一声刺耳凄厉的尖叫盘旋飞远。

    我怔然的看着冷着脸大步走来的闫涛,整个人扑进他的怀里,瞬间崩溃大哭。

    “小鱼,没事了!”他的胸膛没有心跳,没有温度,但却无比的让我感到心安。

    “你怎么才来?”我忍不住埋怨道,见他眼底浮现愧疚之色,咬了咬唇,“刚才是红衣学姐吗?”

    闫涛神情凝重的点了点头,“她怨气不散,又被人封印在此,无法投胎。我现在的能力,也只能与她势均力敌。”

    他现在的能力?

    这话是什么意思?

    “难道就没有解决的办法,只能任由她肆意杀人吗?”我擦了擦脸上的眼泪,有些失落的说着。

    闫涛如果都解决不了,或许真的没办法了。

    “解铃还需系铃人,她心中怨气不散,自然是不会善罢甘休的。”闫涛叹了口气,安抚的揉了揉我的头发。

    “这里我呆不了太长时间,有危险记得喊我的名字。”

    闫涛深深看了我一眼,我这才注意到他脸色有些发白,还没来得及开口,整个人便失去了意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