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十九章 线索

    更新时间:2018-11-05 19:37:07本章字数:2081字

    可是现在没有钥匙,寝室楼内也进不去。

    刘峰十分烦躁的抓了抓脑袋,“难道我们就只能眼睁睁的看着她继续杀人?”

    我打了个寒战,直觉告诉我,红衣学姐下一个目标绝对就是我!

    当下之急,必须弄清楚当年发生的事实真相,看能不能从中找到什么破解之法!

    突然宿管老伯略带讽刺的笑容闪现在我的脑海,我猛地一拍手,“宿管老伯!”

    “一惊一乍的,小胖子你想吓死我?”刘峰吓了一跳,抱怨不咻。

    我来不及跟他贫,兴奋道:“当年的事情,宿管老伯绝对知道内幕!”

    我把之前的事情告诉刘峰,他猛地瞪大眼,同样激动兴奋不已,“这么重要的线索,你现在才说?!”

    额?

    我记得之前提过的。

    可我来不及多想,刘峰拉着我离开。

    我们立刻赶到宿管老伯的住处,他似乎对我们们找到这里并不惊讶,“十多年了,那件事终究还是瞒不住。”

    他布满皱纹的脸上老泪纵横,隐隐还有一股凶戾之气,“熊振明他就是个畜生!”

    老伯勃然怒斥,佝偻着的身子微微发抖,眼里满是愤怒,“他做得那些禽兽不如的事情以为就能够瞒天过海!”

    “冤壁!都是冤孽!”

    我跟刘峰面面相觑,熊振明就是校长的名讳,红衣学姐果然与校长有关。

    怪不得不给我们钥匙!

    “老伯,现在学校里面死得人越来越多,我们也想弄清楚事情的真相。”我顿了顿,继续说道,“红衣学姐杀了这么多人,怨气更重,封印也被破解,现在情况越来越不妙。”

    “哼。”他脸上露出一抹诡谲阴冷的佞笑,“这学校早就该消失了,能够让熊振明这样的畜生当校长,教出来的学生也都是社会的败类!”

    他阴测测的转过身,盯着我的眼神好似一亲毒蛇,“你那几个好友死得不冤,能够为红衣学姐所用,也算是死得其所!”

    他突然猛地伸手死死的攥紧我的胳膊,干枯跟僵尸一般的手掌大力钳住我动弹不得,“而

    下一个……就会是你!”

    “躲不掉的,躲不掉的!”

    “你这老头怎说话的呢?”刘峰瞬间怒了,用力拍开他扣住我的大掌,嘟嘟囔囔道,“到底是上了年纪,精神看上去也不太正常。”

    我有些尴尬的扯了扯他的袖子,径直看向面无表情的宿管老伯,“无论校长如何,不能因为他一个人,断送了这么多学子的性命!”

    见他脸上依旧日没有任何动容之色,我有些难过和失望,与刘峰对视一眼,苦涩的摇摇头。

    “她死前怀孕了。”就在我准备放弃的时候,耳边突然响起一道含糊沙哑的声音。

    红衣学姐有过孩子?

    我心下一阵激动,还欲多问,却见老伯面色冷漠的摆摆手“多余的我也不会说,你们赶紧离开!”

    刘峰不死心,缠着老伯喋喋不休的发间。

    “赶紧滚!”老伯瞬间沉下脸,凶戾的虎眸怒睁。

    他作势要撵我们出去,我跟刘峰连忙狼狈的逃了出来。

    看来这件事真的不简单了。

    “搞什么?要不是小爷尊老爱幼,小爷定要给他点颜色看看!刘峰呲牙裂嘴的抱怨道。

    临走前他被老伯狠狠踢中了小腿,估计疼得不轻。

    我鬼使神差的扭头看向拄着棍子站在树荫下的老伯,浓烈的晚霞在他身后,融成漫天的血光。

    我心里有些不安,诧异的发现宿管老伯的脖子后面似乎冒出一道暗青色的影子,很小,蜷缩成一团,就像是干枯的爪子。

    我疑惑的眨了眨眼,再看过去的时候,却发现什么也没有。

    他似乎看清我眼底的狐疑,刻板的脸上硬生生挤出怪异的弧度,面容扭曲而坦然,仿佛是带着赴死的从容。

    回来的路上,我心里老是有些惴惴不安,好像总会发生什么不好的事情。

    “想什么呢?”刘峰捣了我一下,我看了他一眼,将心里的疑问和盘而出,“你不觉得红衣学姐怀孕很奇怪?”

    “这有什么奇怪的?”刘峰无所谓的耸耸肩,“清纯少女被渣男骗色失身、未婚先孕,渣男不想负责跑了,少女无颜面对老家父母,自杀离世。这不是狗血剧里面常有的情节吗?”

    话虽这么说不错,可我总觉得哪里有些不对劲,可是究竟是哪里不对劲我也说不出个所以然,想得头痛不已也没有个头绪,只能放弃作罢。

    “你就不好奇对红衣学姐始乱终弃的渣男是谁吗?”刘峰极为八卦的朝我挤了挤眼。

    我正烦着呢,一巴掌推开他,“这还需要猜吗?肯定就是校长!”无论是校长遮遮掩掩的态度,还是宿管老伯的怒骂,都与校长摆脱不了干系。

    更何况据刘爷爷所说,当年要求他封印红衣学姐的也正是校方的人员。

    “熊振明果然是斯文败类!”刘峰啧啧感慨,不怀好意的瞥了我一眼,清咳一声道:

    “看到没有?像你们这些无知少女,别被社会上那些金玉其、外败絮期内的人渣给骗了!长得帅有什么用!像我们这些根正苗红、积极向上的三好青年才靠谱。”

    我呵呵冷笑,靠谱?靠谱的我差点好几次都被红衣学姐给送了命!

    若说真正靠谱的“三好青年”,当然是要像闫涛那样,英俊、靠谱、安全感十足!

    我微微红了脸,下意识的摸了摸手腕上的手镯。

    “你这手镯……”刘峰凑上来,眯着眼睛沉吟半晌,“从哪里来的?”

    “别人送的。”我心中一紧,故作若无其事的收回手。

    刘峰怀疑的上下打量了我一眼,“会有人送给你?该不是你捡的吧?”

    我气得咬牙,瞪了他一眼,“你捉鬼的本事有你嘴皮子一半厉害,我们现在也不用被红衣学姐逼成这副德行了!”

    刘峰脸色瞬间僵了,恼羞成怒,“小胖子,红衣学姐小爷收拾不了,像你这样的,来一打小爷都不放在眼里的!”

    我朝他翻了个白眼,不理会气得跳脚的刘峰,心情随着逐渐暗下的天色一同沉重。

    事情似乎越来越扑朔迷离,被隐瞒了近乎二十年的真相一点点浮出水面,伴随着丑恶的人性和腐烂的罪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