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二十一章 鬼打墙

    更新时间:2018-11-05 19:37:07本章字数:2030字

    婴灵是那些还未成型的胚胎,夭折腹中,它们对现世有无尽的向往,无法往生,故而产生无尽的怨气与恨意。

    “这下玩大发了,朱莉她们的死会不会也有婴灵的手笔?”刘峰倒吸一口冷气,烦躁的抓了抓脑袋,

    “我怎么知道?”我没好气的回嘴道,心里止不住发寒。

    为母则强,红衣学姐当时已经怀孕了,而且能够形成婴灵自然是孩子已经形成了胚胎,甚至有了意识,我实在想不明白,是有多大的恨意与屈辱才会逼得她亲手杀害了她腹中的胎儿?

    或许是我的脸色太过严肃,刘峰轻佻的吹了声口哨,“想什么呢?”

    “你有没有想过……红衣学姐真的是自杀吗?”我看着刘峰,心里有个大胆的猜测,“二十多年前侦查手法没有现在这么先进,自杀还是他杀极难辨别。”

    “为什么大家就这么笃定红衣学姐是自杀的呢?”

    刘峰哑口无言,抓了抓脑袋似乎不太愿意相信,“谁会这么丧心病狂对一个孕妇下手?”

    “无论如何,我一定要查清楚这件事!”

    不仅仅是为了枉死的朱莉她们,更是为了要将二十多年前隐藏多时的案底彻底浮出水面!

    快到寝室的时候,刘峰被他爷爷强行带走了。

    刘爷爷见到我依旧没有什么好脸色,但似乎我身上有他什么忌惮的东西,只是冷哼一声一把扣住刘峰的脖子,不顾他的挣扎,强行把他带走了。

    临走的时候,他回头看了我一眼,“小姑娘,有些事情并非你表面看的那样,老夫劝你还是早日看清楚为妙。”

    我一头雾水看着他拖着刘峰离开的背影,隔着老远还是听到刘峰不服气的叫嚷,越发的头痛。

    阴冷潮湿的楼梯只能听到我一个人的脚步声,死死捏住刘峰之前留给我的符纸,我心脏开始“咚咚”狂跳。

    不对劲,我浑身鸡皮疙瘩又起了起来,我明明住在四楼,可是刚才我数了好几层楼梯,早就应该到了的,可是现在面前一眼望去依然是无穷无尽的楼梯!

    “不会这么倒霉吧?”我死死攥紧手中的符纸,用力晃了晃,“这该不会是冒牌货吧?!”

    我战战兢兢的看着面前的楼梯,手心一阵阵冒冷汗。

    身后突然传来一阵冰冷的呼吸,一声轻微的笑声自我背后传来,我后背冷汗瞬间下来,因为那道笑声离我太近……

    近得好像就在我背后!

    我拼命的闭上眼,咬牙立刻拔腿不要命的往上跑,可是我越跑,那道笑声就离得我越近,我只能听到我自己“呼哧呼哧”的粗喘还有如毛刺骨笑声。

    那些符纸早就被我扔到不知道哪个角落!一点用处都没有,用来擦汗都嫌它扎手!

    本来跟宿管老伯活尸大战一番我就已经双腿发软,这下是彻底没了力气,整个人艰难的往上爬着,脚上好似重若千金。

    不能停……不能停……

    汗水刺得我眼睛一阵阵发胀,我咬牙竭尽全力还想要继续往上抬的时候,却发现根本动不了我的脚,一低头,赫然发现我腿上抱着一浑身青紫的婴儿。

    它眼睛好似青蛙一般,没有眼皮,偌大的瞳孔尽是黑黝黝的眼珠,脑袋格外的大,近乎是身体的三分之一,浑身透着淤血一眼青紫的颜色。

    它缓缓朝我露出一抹笑,没有长牙的牙板露出扭曲的白骨。

    “啊……”我吓得魂飞魄散,拼命的抖腿,想要把它甩出去,可是那条腿好像完全不听我的使唤,我甚至能够感受到它好似黏腻的青蛙一样,顺着我的腿不住的往上爬。

    一寸一寸,冰冷的触感就像蛇。

    我吓得浑身发抖,死死地闭着眼睛,嚎啕大哭。耳边的笑声越发的明显,我这才反应过来,原来刚才的笑声根本不是在我背后,而是一直在我脚下。

    枯瘦好似鸡爪一般的小手,缓缓环抱住我的腹部,我吓得不住地抽泣,就在我以为这次彻底逃不过去的时候,楼梯低端忽然涌起一阵雾,轻而易举的将黏在我身上的婴灵掀翻过去。

    “叽……”

    这似乎激怒了婴灵,一声尖锐刺耳的啼叫刺得我鼓膜生疼,但我一动也不敢动,屏住呼吸看着那婴灵在浓雾的驱逐下,不甘心的一步步后退。

    那浓雾似乎是它极为忌惮的东西,最后它不甘心看了我一眼,尖锐亢叫一声,瞬间消失在原地。

    “噗通……”

    我一阵脚软,跌坐在原地,浑身止不住的发冷。

    我究竟是做了什么孽,才会一而再、再而三的碰上这种事?

    喘着粗气,我劫后余生的恨恨咬牙:等这件事结束之后,我定要好好烧香拜佛,去去晦气!

    那浓雾赶走婴灵之后,并未立刻消散。反而将我团团围绕,莫名没有冰冷的湿感,反而暖烘烘的,颇为舒适。

    我心头一动,下意识的出声,“闫涛,是你吗?”

    浓雾颤了颤,极为留恋的在我脸颊上蹭了蹭,旋即缓缓消散。

    我心中暗喜,莫名觉得肯定就是闫涛!

    摸了摸手上没有任何动静的手镯,我欣喜之余也有些失望,已经有一段时间没有见到闫涛了,该不会是碰到什么难缠的事情了吧?

    等我回过神的时候,发现自己就坐在四楼拐角处,明明就是一个转身的距离,可我怎么也走不出去。

    撑着发抖的腿,一步一步艰难的往404挪,等我躺在床上的时候,才彻底舒了一口气。

    不经意碰到兜里仅存不多的符纸,我气得恨不能一把火将它们全都烧了!

    跟刘峰一个样,到关键时刻永远都靠不住!

    我挣扎纠结半天,还是决定给贴在门口和窗台。

    宁可信其有,不可信其无。

    一想到朱莉她们无时无刻不躲在阴暗潮湿的角落,谋划着想要害死我,我就忍不住打了个冷战。

    长期精神上的疲惫等我一放松立刻带着浓墨的黑将我席卷而起。

    我只觉得自己好像不断地往下掉,掉入泥沼的深渊,晦涩腐烂的臭味化作无形的巨蟒,一点点吞吃掉我所有的意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