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二十四章 折辱

    更新时间:2018-11-05 19:37:07本章字数:2037字

    他瞳孔很亮,泛着暗金色的光泽,与红衣学姐毫无眼白的鬼眼截然不同。

    “怎么了?”,

    假乎是见我一直发呆看着他,闫涛眼底的笑容加深,我有些不好意思的移开视线,暗骂自已怎么又不合时宜的发花痴。

    “这里是……?"

    “这是二十多年前。”闫寿深深的看进我的眼里,“是她的年代。”

    “可我不是在寝室了吗?”

    怎么会突然之间来到二十年前的学校?

    “是她让你来的。”闫涛淡淡勾起嘴角,眼底闪过一抹我看不透的暗光。

    “你现在并不是真的人在这里,而是灵魂离体,你真正的本体依旧是在寝室,而这里……”

    “是红衣学姐想要让你知道当年的真相。”

    “她想让我知道?”我有些疑惑,“难道红衣学姐是想借我的手给当年的事情翻案?”

    闫涛慢慢摇摇头,“她在警告你不要再继续插手这件事情。”

    我一愣,这跟我预期想得不一样啊?

    “为什么不让我继续查下去?如果她真的是冤枉的话,我可以……”我激动的辩驳,但闫涛的眼神却令我将剩下的话重新吞回肚里。

    我能怎么样?已经是二十多年前的事情,该发生的都已经发生,该尘埃落定的都已尘埃落定。

    “难道我们就只能继续看着她继续屠戮吗?”我沉默的盯着自己半透明的手,心中溢满不甘和愤怒。

    朱莉、娇娇还有张琪她们青春洋溢的面孔一一闪现在我的眼前,鼻头不由自主的泛酸,我用力擦去眼角的湿润,倔强的不肯哽咽出声。

    耳边听到一声无奈的叹息,骨节修长的大掌不由分说的抬起我的下巴,“她不顾我的劝阻,展次对你下手,仅凭这一点,我也不会放过她。”

    我怔怔的看着他俊逸清度的面孔,之前压在心里的疑惑再次翻涌,“红衣学姐为什么要一再害我?”

    就算我和娇娇她们一起玩了笔仙的游戏,可我也并没有和她签订生魂契约,按理说她完全没有必要继续纠缠着我不放。

    可是从娇娇和朱莉她们口中,似乎只要杀了我,红衣学姐就会放任她们的自由。为什么要针对我呢?

    我隐约觉得闫涛似乎隐瞒了我很多事情,可面对我的质问,闫涛并没有直接回答我的疑问,沉沉的眼神无端令我心脏失序,“以后你就会知道。”

    我还想继续追问,却见他淡淡的岔开话题,“红衣学姐被封印了这么多年,怨气难消。再加上她身边还有未开智的婴灵供她驱使,又吞吃了那么多生魂,一时间倒也能与我僵持不下。”

    闫涛握住我的手腕,冰冷的体温却好像火灼般烫得我指尖一颤,就算不用看我也知道我的耳尖火烧火燎的发红。

    他低低益出轻笑,低沉清润的嗓音夹杂着喃喃低语,“无论什么时候我都会在你身后看着你。”

    我心脏猛地一跳,整个人好似触电般的将手从他手中夺回来,脸上的高温蒸的我头晕,视线躲闪不敢看他。

    似乎是我的反映取悦了闫涛,沙哑清冷的笑声越发肆意,我又羞又窘,隐晦的瞪了他一眼,“那我应该怎么出去?”

    之前那么用力扇耳光也没有任何清醒的反应,我该不会永远被困在这里了吧?

    闫涛见我一脸紧张,眼底笑意加深,“等会我送你出去,灵魂离开肉体造成的伤害是不可证转的,情况严重极有可能会导致灵魂永远无法归于肉体。”

    我听到他现在要送我出去,一时间扰豫不决,“等会,我还是想要弄清是红衣学姐的直相!”

    我抿了抿唇,心中隐隐做出了决定,“既然我已经回到了二十多年前,我想知道当年究竟发生了什么事?”

    为什么宿管老伯对当年的事情如此讳莫如深?还有校长与刘爷爷模棱两可的态度,还有当年为什么会让刘爷爷将这片宿舍楼给封印起来,甚至造成了荒废?

    无数的谜团将我困在迷宫内,我就像是无头苍蝇一样,只能凭着一点一点的摸索,到处乱撞。

    闫涛动作一顿,眼底翻滚的浓雾越发的厚重,“你真的想知道?”

    我径直点点头,却见他叹了口气,眼神无奈又纵容,“好,但是你的灵魂力量不够,我只能带你看一些碎片。”

    我还来不及反应,他食指猛地点向我的额间,冰冷刺骨的触感冻得我打了个寒战,一股深沉的疲惫瞬间吞噬了我的意识。

    “这里是?”

    我再一睁眼的时候,赫然发现自己竟然挤在一堆人中间,刺眼辛辣的太阳光晒得我不由自主的眯起眼睛。

    一堆人中间空出了一块场地,穿看红衣的女子屈辱的被人用绳子拴看脖子,宛如一条狗一样被人用力扯着脖子爬行。

    她的小腹微微凸起,明显还是孕妇!这就是红衣学姐?!

    我心中一惊,却见拉着绳子、臂带红袖章的中年妇女怒声低斥,“快点!不要脸的骚狐狸!”

    她一巴拿“啪”得一声用力用向爬行在地上的红衣女子,一边大声嚷嚷,“大家过来看啊!这个女人不守妇德、未婚先孕,简直丢尽了我们学校的颜面!校方要她巡街三日!都过来看看!”

    爬在地上的女人手指鲜血淋漓,用力攥紧地上的石渣,身体微微发颤。

    她猛地抬起头,怨恨绝望的眼神直勾勾的射向我,我下意识的呼吸一窒,她脸上被人恶意划烂,有些伤口甚至已经开始腐坏,腥臭的血顺着眼角往下滑,我虚弱的动了动嘴唇,却没有发出一丁点声音。

    眼前忽然画面一转,我再次发现自己竟然又回到了刚才的浴室!

    而一群少女死死揪着一红衣女子的长发,拼尽全力的把她的头摁进水池,脸上尽是嘲讽扭曲的大笑;

    我又眼睁睁的看到一身血红的少女死死护着凸起的小腹,蜷缩着身子任由别人殴打,卑微虚弱求救声一声声好似猫爪般狠狠挠着我的鼓膜。

    我崩溃痛苦的捂着脑袋,凄厉痛苦的哭嚎、尖锐刺耳的辱骂扯得我的太阳穴突突涨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