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三十章 车上出事

    更新时间:2018-11-05 19:37:07本章字数:2002字

    看着刘峰很生气,我的脾气也突然上来了,“关你什么事情啊?我想回家就回家,怎么?还需要你同意了吗?”

    “我操,章小鱼,我告诉你,我这是在帮你,你别狗咬吕洞宾!”刘峰脾气上来了,对着我一顿骂。

    我也不太想理刘峰,转身就走了。刘峰也正在气头上,没有拉住我。

    我心里暗暗的松了一口气,还好这样把刘峰给摆脱了,回去帮忙的事情还是越少人知道越好。

    到了汽车站,买了最近的车票回家,但是黄花村毕竟还是有点偏的,最近的一班我还要等上两个小时。

    在车站里我看着附近人走来走去,心里才有些安心,马娇娇她们应该是不会跟上来的吧。

    这次回去我一定要问清楚奶奶这些到底是怎么回事,有没有解决的方法。

    想到了这里我就有些生气,真的是弄不懂那个刘峰的爷爷,把我当成什么了,每次看到我都是那副嘴脸,真的是,谁还没有帮手了是吧?

    我觉得奶奶并不比那个刘老头差,心里也放心了一些。

    希望这次回去后,奶奶能告诉我怎么解决面前的一堆烂摊子。

    等得有些无聊,我竟然靠在座椅上睡着了。

    我梦到了我正在教室里面上着课,张琪坐在我旁边,我们两个小声的说着话,很开心的互相分享小秘密。

    突然刘鑫和朱莉走到了我们旁边坐下,我和张琪就没有说话了。

    “你这什么意思?本来还说着话呢?我们来了就不说话,这针对谁呢?”朱莉的语气很差,我和张琪有些尴尬,但也没有说话,只是讪讪的笑了笑。

    我们四个人保持着这种奇怪的氛围还没有一分钟,马娇娇突然拿了把刀冲了过来,她避开了刘鑫和朱莉,直接刺向了我和张琪。

    当时我们都没有反应过来,我还有些懵,这个时候张琪扑倒了我面前,马娇娇手中的刀刺向了她的胸口。

    张琪就在我的面前被马娇娇杀了,马娇娇的下一个目标就是我,在她的刀碰到我的时候,我感觉到胳膊上带着的木镯突然收紧了。

    我从梦中惊醒了,醒来发现我还在车站坐着,没有去奇奇怪怪的地方,周围还是和之前一样,就是手腕有点疼。

    我看了看手腕,带着木镯的那一圈,有点红,刚才梦里的手疼原来不是假的。

    是闫涛又保护了我吗?

    不知道他现在在干嘛……

    这几天好像都没有看到他了,竟然还有一点想他……

    车站的广播在催着我们上车了,我往车上走去,因为乘客并不多,不用按照座位号坐的,我挑了一个比较靠后的座位,感觉这样比较有安全感。

    大巴车一路上开的挺快的,这次回家的路异常畅通。

    本来需要两个多小时的路,竟然这次一个半小时左右就可以了。

    大巴车到了盘山公路上,看到了熟悉的景色,之前脑子里的乱糟糟的想法全部都没有。

    现在的我,只想着回家,只想着能早点回到奶奶的身旁。

    突然我感觉这个司机的状态有些不对劲,今天的车速确定快了挺多,可是这都快到了还有什么好加速的呢?更别说了这是个下坡路啊……

    什么?!

    下坡?!

    加速?!

    车子上的人也都发现了不对劲,车速越来越快,这前面就是一个急转弯,要是不尽快把车速降下来,咱们大家都要出事。

    “司机!你在干嘛啊!快踩刹车啊!”

    有些心急的乘客已经在提醒司机了,他们恨不得自己去帮司机开车。

    “我,我已经踩了刹车了啊!”司机的声音在颤抖,我感觉这件事情并不是这个简单。

    下意思的我回头看了一眼,我就看到了肖妍趴在了车子的后窗玻璃上,盯着我笑。

    那个眼神看得我渗得慌,她怎么跟了过来,果然之前在车站做的梦是要预兆的。

    看着一车子的人都很惊恐,我知道自己这次是连累了别人一起受罪了。

    眼看着车子就要在转弯的时候冲下悬崖了,我看了眼木镯,希望闫涛这次也能帮到我。

    “闫涛!你在不在!我这儿出事了!”我在心里默念着闫涛的名字,不敢再抬头看前面的路况。

    突然我感觉到了车子的减速,终于在急转弯的时候司机夺回了车子的掌控权,车子险险的过了这个急转弯。

    大家都松了一口气,经历了死里逃生之后,脸色却都不太好看。

    我心里明白这次肯定又是闫涛帮了我,心里的那种熟悉感让我很满足。

    旁边的空气突然冷了一点,我知道肯定是闫涛坐在了我的旁边。

    我偷偷的看了过去,果然,他嘴角正带着一丝微笑看着我。

    “你最近都在忙吗?”我小声的问着闫涛,心里庆幸着还好当时位置选择的比较靠后,没有人会注意到我这儿,不然对着空气说话会把人吓死的吧。

    闫涛点了点头,“最近有一些棘手的事情,不然我肯定每天都会去找你的。”

    听着他笃定的语气,我心里有些甜蜜。

    最近发生的烦心事实在太多了,我有了闫涛的陪伴也算是因祸得福吧。

    “你等会找个机会说要下车,我送你回去。”还没等我感动完,闫涛就和我说这样的话,我的脸色顿时就变了。

    我摇了摇头,拒绝了闫涛,“不行,我这次回去是有事要做的,两天之后我就回去。”

    闫涛没有料到我竟然会这么果断就拒绝了他,本来有些生硬的语气硬是放缓了,“乖,你听我的行嘛,你这次回去真的很有危险,等事情解决了我陪你一起回去好不好?”

    即使被闫涛温柔的哄着,我还是不愿意答应他,我默默的摇了摇头,没有说话。

    因为刚才出了事,现在司机格外小心,车子也开的很慢。

    偶尔遇到了熟悉的司机,隔着窗子调侃了我们司机几句,他也不说话。

    看着我这样,闫涛只好无奈的揉了揉我的头发,“真是被你打败了,怎么这么犟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