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三十五章 新室友

    更新时间:2018-11-05 19:37:07本章字数:2012字

    两个人之间的气氛缓和了一些,不再像之前那么剑拔弩张。

    听了红衣学姐这么说,校长皱了皱眉头,“现在这个敏感期,孩子真的是不能要。等我竞选成功了,咱们再努力努力,孩子还是可以再有的嘛。”

    红衣学姐嗤笑了一声,“你家那一位你真的能做到主了?把我折腾成这个样子,你在哪儿?”

    说到了校长老婆,校长的脸有些红了,不自然的咳嗽了两声,“我当了校长之后不就不一样了,她还敢把我怎么了?”

    “你说的那些承诺都太飘渺了,我不相信。我现在就想要这个孩子,我就带着孩子走,行吗?”红衣学姐的语气里已经满是恳求了。

    我看到校长狠狠的掐灭了手中的香烟,厌恶的看了红衣学姐一眼。表情转瞬即逝,我都在怀疑自己是不是看错了。

    校长突然走去了厨房,拿着杯子倒了杯水,我看着他从抽屉里拿出了一粒药放进了水里,药没一会儿就融了。

    这个时候,校长把杯子拿了出去,放在红衣学姐的表情,“我刚才也想明白了,孩子对女人来说确实很重要,喝点水吧。休息会儿,然后你就走吧。”

    他停顿了一会儿,一脸深情的看着红衣学姐,“我是真的很爱你,我也是不得已才能做出这样的决定,你一定不要怪我。”

    红衣学姐还不知道校长说的话是什么意思,只抓住了这句话的前半句。她随口拿过了杯子,不疑有他,就把水都喝下去了。

    看着红衣学姐把水都喝了下去,校长本来还有些紧绷的神经马上就松懈了下来,我看到他的嘴角露出了一丝微笑。

    跟着红衣学姐出了校长的宿舍,路上我就感觉红衣学姐有些恍惚,好几次都差点摔跤,我知道这肯定和校长在水里下的药有关。

    还没等到红衣学姐走回寝室,她就倒在了地上没有起来了。

    本来我对红衣学姐只存在着恨,恨她杀了我的室友,恨她让我们本来相亲相爱的几个人成了仇家,可是现在我却有些心疼她。

    心疼她的真心付诸给了错的人,心疼她曾经也是一个善良的人。

    突然我感觉到了胳膊的凉意,把我惊醒了,原来是其他的几个室友都来了。

    这几个人我也都认识,虽然说是一个班的,但是之前我和她们的相处都不多,自然也没什么话好说。看着有个人站在我旁边,估计刚才是她在喊我了。

    “怎么了,有什么事情吗?”可能是刚才在梦里入戏太深,我感觉脸上还有几滴眼泪。

    “怎么了?梦到了什么东西了?还哭了啊?”一个讨人厌的声音从她嘴里冒了出来。

    讨人厌的女人叫罗燕红,虽然相处不多,但是我也知道她的风评不太好。

    平日里就顾着撩汉,绿茶婊倒也算不上,最多也就是一个婊子吧。

    我白了她一眼,不准备理她,准备翻个身继续睡觉。

    这女人真的是坏人大事,本来还能知道这后面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现在什么都不知道了。还不知道下次还要到什么时候才能有这个机会。

    看着我不理她,她倒是来劲了,“喂,你换个床,我想睡你这个床。我在之前那个寝室就是睡这儿的,我已经习惯了。”

    听着她这么说,我觉得有些搞笑。她到底是哪儿来的脸?竟然好意思这么说。

    “我看通知上也没说要按之前的床铺睡吧?再说了,要是按照以前的床铺来的话,我也还是睡这个床。”反正这些人都不知道我之前是睡哪儿的,还不就靠我一张嘴说了呗。

    本来我就很介意寝室是在我之前寝室的正下方了,她让我换的时候只剩下一张床了。在之前寝室,是马娇娇睡的地方,我怎么可能过去。

    再说了,她就这么一句话就让我过去了,以后在寝室还不知道她会不会再出什么幺蛾子。还是把她想要耀武扬威的心思扼杀在摇篮里比较好。

    罗燕红好像是没有反应过来我竟然会这么直接就拒绝她,还有点懵。我也没有理她,把手机拿了出来开始刷微博了。

    她在我床边站了一会儿,看我真的是无视了她,气愤的出去了,出去的时候还把门摔的特别响。我心里有些暗爽。

    我又不是圣母,这些人本来就不太熟悉,要是好说话还好一点,这都已经欺负我到这个份上了,别期望我还会继续给脸。

    “哎,章小鱼,你这样有点过分吧。一个床铺而已,红红她想要你就和她换一下就就是了。”别的室友开始当起了圣母,指责着我。

    我也不理他们,盖上了被子装死了。看到我这个反应,她们也不说话了。听到她们都出去的声音,我才把被子掀开。

    不知道闫涛在干什么,现在有没有很累。我有点想念他了,可惜我现在已经住校了,能和他见面的次数就少了很多。

    毕竟学校人多口杂,要是被人发现了那就不好了。

    就在我这么想的,我感觉到我的旁边好像是有人坐下了,一转头,嘿,竟然是闫涛。

    这是有心灵感应吧,我刚刚才想到他,他就立马出现了,也太巧了吧。

    “你来啦。”我有些欣喜的对着闫涛说道,说完了自己都觉得自己太蠢了,脸红的低下了头。

    闫涛看着我这副模样,轻笑出声,摸了摸我的头,“知道你又要住寝室了,我就过来看看。”

    我点了点头,悄悄的握上了闫涛的手,“我有些害怕,这个正上方就是我之前的寝室。”

    闫涛好像是不知道这一茬,听到我这么说,皱了皱眉头,随口在口袋里拿出了一张符咒。

    “这张符咒你放在枕头里面,能保证你在寝室不会出事,就算过来找你了,也不能把你怎么样。”说完,闫涛还不放心的亲手帮我把符咒放进了枕头里。

    “不在寝室的话,也没有太大的关系,这个木镯你别弄丢了就好,能保护你的。”闫涛还是不放心的叮嘱着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