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四十章 帮个忙

    更新时间:2018-11-05 19:37:08本章字数:2000字

    马娇娇也没有想到事情会发展到这个地步,只要拿开了勒住我脖子的绳子。

    终于能呼吸到空气了,我大口呼吸了几口,实在是太害怕了,直接吓昏过去了。

    等我迷迷糊糊醒来的时候,我发现我还在404躺着,旁边的床上坐着红衣学姐。

    什么?!

    红衣学姐就坐在我旁边!!

    我心里害怕极了,好不容易死里逃生,她这是要做什么啊……

    “你,你好?”看上去她也不是那么让人害怕,我默默的在心里安慰着自己,大着胆子和她打了个照顾。

    她倒是愣了一会儿,看到我已经醒过来了,对我招了招手。

    “终于有机会能和你好好聊一聊了。”

    听到了她的话我更是不敢走过去了,和我好好聊一聊?和我能有什么好聊的啊,我真的是欲哭无泪,但也没有办法。

    没敢坐在她旁边,我坐在了她对面,也不知道她说什么,我只好等着她先开口。

    “之前的事情真的是对不住了,小孩子被我宠坏了,这一下没管教住。”红衣学姐的第一句话就是和我道歉,这让我有些受宠若惊。

    花了一点时间才理解了她话里的意思,看来我和刘峰的猜测没错了,那些要害我的时候确实就是婴灵做的手脚了。

    我可不是圣母,她这样一句话的解释就能让我原谅他们。把我下得够呛就算了,我的几个室友都被他给害死了,我能就这么算了吗?

    “你找我不会就为了道歉的吧?”估计略去了这件事没有说,我也不管红衣学姐会是什么态度对我了。就算她现在把我给杀了,我也不可能轻易就说出原谅婴灵。

    “其实我觉得事情都过去这么多年,都已经算了。

    可是小孩子他不听话,偏要去报复他。本来拖累了你们,我就觉得很不好意思了。这下他跑了出去,还不知道会不会去害别人。”

    今天白天刘峰刚和我说的话,现在就被红衣学姐重复了一遍,难不成红衣学姐还想着让我去帮她找小孩?

    然后完好无损的还给他?

    这恐怕是在做梦吧。

    “那你是想要我做什么?”我看向了红衣学姐,心里也有些不敢确定她到底是怎么考虑的。

    但是说实话,毕竟是自己的孩子,给谁都不会忍心去真的舍弃它。

    红衣学姐叹了一口气,“哎,我是不想再纠缠下去了。我从始至终一直想要对付的人就是那个男人罢了。”

    说到了这里,红衣学姐好像想到了什么一样,停顿了一会儿。

    不知道是想起来了好的回忆还是差的,看着红衣学姐嘴角有一丝微笑闪过,我心里竟然有一些心疼。

    我静静的等着红衣学姐回忆完,她肯定也是恨校长的吧,竟然连名字都不提。

    “你找到了婴灵就让他回来吧,我带他去轮回了。至于那个男人,你的枕头下面有一个本子,到时候我们准备走的时候会告诉你,你就举报了他吧。”

    红衣学姐的语气中有一丝报复的快感。果然女人还是有些可怕的,我暗暗的在心里嘀咕着。

    “婴灵跑去哪儿了?他如果不愿意和我回来怎么办?”

    红衣学姐说的事情虽然听上去不难,但是最简单的也只有举报校长了。

    这个婴灵神不见尾的,我怎么知道他在哪儿啊。

    我只能肯定他还在学校呆着,可是如果他已经躲进了人的身体的话,只要他善于伪装,我一定是分辨不出来的。

    “他一定会去找校长麻烦的,你平时多注意点着,肯定能发现不一样的地方。”红衣学姐好像很有信心的告诉着我,我开始奇怪她为什么不自己去找?

    “你自己去找不是更好吗?让我帮忙做什么?”我和婴灵可不是一个等级的,他可是时时刻刻想要我的命的,让我去和他打交道,这不是把我往火坑里推吗。

    红衣学姐摇了摇头,“婴灵走的时候也带走了我的一部分阴气,最近我都没有力气去找他。也只能拜托你了。”

    我还准备反驳红衣学姐,我可不愿意帮他做这种事情。

    她又接着说道,“我知道你们可能最后也会把他抓起来。地缚灵在那个刘家小辈的手里,如果他真的不回来的话,你就让地缚灵解决了他吧。”

    像是下了很大的决心,害怕自己会后悔,红衣学姐说完后就立马消失了,好像再多待一秒她就会反悔一样。

    房间里空荡荡的只剩下我一个人了,我看了看手机,折腾到现在竟然也才十一点十分?

    我都有些怀疑时间是不是出了什么问题。

    我连忙拉开门,走到了现在所在的寝室了,她们都还没有睡觉,看着我身上有些脏的回来,她们的眼神里都充满着鄙视。

    我倒是没有理她们,刚才确实是让我的衣服脏了很多,但是衣服脏了洗一下不就好了。

    虽然有些不太懂她们为什么要鄙视我,但是我也没有太纠结这个问题。

    洗漱完成后,我在我的桌子上看到的木镯的时候,我觉得有些奇怪。

    我明明记得自己从来都没有下过木镯,怎么可能她会出现在我的桌子上呢?

    但是我一直呆在手上的镯子,也没有人有机会可以拿下去啊。

    甩了甩头,我决定不再思考这个问题了,把手镯戴在了手上,准备等会喊闫涛过来,和他小声说一下今晚的事情。

    拿到了手镯之后我感觉到了一股凉气向我袭来,我就像是灵魂出窍一样,飘了起来。

    这是怎么回事?

    今晚可真的是一场奇妙之旅……

    “小鱼,你没事吧。终于等到你了,我一直都在喊你。”看到了我,闫涛赶忙站了起来,拉着我的手,看着我有没有哪里受了伤,可是这样子怎么可能看清楚。

    “不好意思啊,不知道为什么,突然就找不到这个木镯了。你知道吗?刚才我差点就看不到你了。”

    一个晚上神经都在紧绷着,现在终于能轻松一下。

    我抱着闫涛,哭的一发不可收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