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二十七节 李老

    更新时间:2018-11-05 19:50:45本章字数:2018字

    当玛丽出去了一会,福叔就进来了,看来福叔是一直就在外面,是要陪我把今天的事做完吧:

    “星霆少爷学的还可以吧!”福叔进来就对我说道:

    “还行吧!就是不知道爷爷怎么会找玛丽这么漂亮的美女来教我呢!”我开玩笑的说道:

    “其实我也不是很清楚,只知道这玛丽的深度很特别,老爷和她说话都是以那种长辈对晚辈的客气说话:”福叔听到我说的话,回答道:

    我也没有把福叔的话放在心上,就跟着福叔到下一个目的了。

    我接下是要去锻炼以身体为目标,我都不知道这到底是要怎么锻炼,难道是像电视上那样跑步和炼肌肉吗?

    就在我想的时候我和福叔已经来到了早上我跑步的那里了,难道是要在这里锻炼吗?

    当我进门的时候就看到了有个人站在那房间中间,看着那个背影心里不知道怎么了,感觉很很沧桑。

    我不知道我怎么会有那样的感觉,能是幻觉嘛?还是真实的呢?我怎么会会有那样的感觉呢,真奇怪。

    我在大量那个人的时候,那个人转身过来了看着我,他看我一眼我感觉我身上的力气都没有了,像是得了病一样,全身都使不上力了。

    我看着这个站在我面前的老人,头发苍白,眼睛都向眼睛里面跑去了,脸上有没有什么肉,看起来是那么的恐怖,我都感觉这个老人能不能走路了,会不会运动呢,这么老了运动一下身体能行嘛?

    我都想不明白爷爷怎么会让这样的人来教我呢,都不怕出人命吗?还是说这个老爷爷有什么特别招式嘛?还是这个看起来风烛残年的老人想赚点钱回去养老嘛?

    “你就是吴星霆吧,”那个老人好像没有看到我在打量她一样说道;

    我怎么都想不到这个老人一点都没有想别人那样叫我少爷,而是叫我的名字,x真的感觉这个老人真的不简单,这个老人到底是做什么的呢,怎么爷爷找来的人都是一些莫名其妙的人呢。

    “是的,我就是吴星霆,你就是来教我锻炼的老师吗?”我回答道;

    “锻炼嘛!呵呵!看来你爷爷说的比较含蓄。”老人听到我说是来教我锻炼的就笑着说道;

    我听到这个老人说爷爷说的比较含蓄,我就知道不好了,看来这个老人不是那么容易就发我过关,也不会那刚才那个玛丽小姐那样好说话了。

    “好了!看你今天是第一天来就放过你,去跑三千米就是了。”老人严厉的说道;

    我听到他的话差一点就晕倒在地了,还是看在是第一天的面子上才跑三千米,那要不是第一天他会让我跑多少米呢?

    虽然我对他有点不满,当我还是跑了,我也不知道我为什么要跑,可能是看这是爷爷安排的吧,现在父母不在了,也不想这个唯一的亲人在伤心了吧,也可能是不想和这个快要入土的老人计较了。

    我也这次也不知道我跑了多久,反正感觉很快的,我想这个老头会对我刮目先看吧,没有想到我跑完三千米跑到他的面前,等他夸我的时候。

    “你怎么才三千米就花了你十多分钟,你这样的身体怎么能行呢?真的是垃圾身体,你这样的身体能做什么?”老头生气的对我说道;

    我怎么都想不到我的长跑会被人这样说,长跑是我的强项,在农村学校的时候大家都是夸我的,还从来没有人像这个老头这样说我,真的对我来说是一种打击。

    我现在是看着这个老头的眼神都有点不善了,你说我不厉害,那你呢?现在还能做什么?要不是看你这把老骨头快散架的感觉,我早就爆发了。

    “你也不要不服,你要是能把我I打那么我i以后就不会在这样说你了。”老头看着我那不服的眼神说道;

    我听到他的话在看看他的那只剩下皮和骨头的身体,真的很怀疑爷爷到那去找这样的人来教我,不会是爷爷被人骗了吧吗?虽然爷爷很聪明,但是在儿子和儿媳妇去世的情况下还是很容易让人趁虚而入的。

    就在我怀疑面前的这个老头是个骗子的时候,那个老头也看着我,我也感觉到这个老头的眼神也在发生变化,在开始的时候虽然很严厉,可是眼神看起来还是很友善的,可现在看到这个老头的眼神我身上的力气i就没有了。

    “你要是不先攻击我,那我就要先来了,你看着。”那个老头看我没有和他打,还小看他的意思,就先向我攻击过来了。

    我看着他那攻击过来的速度我的眼睛一花我就在地上了,我都不知道那个老头是怎么到我面前还把我打到的,我怎么都没有看到呢?是我眼花了,还是在做梦呢?如果是做梦为什么我现在身上是那么的痛,而且我现在还爬不起啦了,感觉这个身体都不是我的了。

    “你最好不要动,你现在被我点穴了,你越动就会越痛。”老头看我躺在地上还在动说道;

    我听到我被他点穴,有点不太相信,以前在电视上看到的武功现在就出现在我的面前,而且我还是亲身经历了的,真的不相信就不行。

    “怎么样,服了吗?要是还没有服那就等你服了我在给你解穴吧。”老头看着躺在地上的我说道;

    说真的我还真的不服,我一个年纪轻轻的小伙子会输给一个老头,真的说出去都没有人会相信的,可是现在事实就在眼前,有不能说什么了,虽然我承认我输我,但我对那个点穴道的方法更感兴趣,要是学会了,那么以后谁敢来打我的注意呢?

    “我现在还能说不服吗?”我对0着那看着我的老头说道;

    “!呵呵,小伙子我知道你现在不服,等你以后什么时候有实力了就可以把我打倒在地上,那样你就是主宰别人的人,可是前提是你要有那样的实力才行。”

    “对了!你以后就叫我,李老。”那个老头说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