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四十七节 三个月

    更新时间:2018-11-05 19:50:47本章字数:1986字

    我怎么都没有想到李胜男会因为这件事久向我生气,而且还发这么大得火。

    “李老师你怎么了!怎么发那么大得火啊?”我惊讶得问道;

    “你是不是还要叫我李老师!你要是在那样叫我马上就走了,不在教你而来。”李胜男生气道;

    我看着那生气得李胜男,我知道要是我在叫她李老师,李胜男会真的走了,不在来教我了,不知道李胜男为什么会这样。

    我不管那么多了,现在已经不能在叫李胜男为李老师了。

    “好吧!我答应你,以后不在叫你李老师了。”我笑着回答道;

    这样可以了吗?李老、、、、我一叫就知道我叫错了,在看看李胜男,看着李胜男那毒辣得眼神看着我,像是要把我吃了那样,我不知道我要是把李老师叫了出来会怎么样得后果,我不想知道,也不想去尝试,所以我现在只有马上改口叫道;李老、、、、、姐!

    李姐看着我叫了李姐,虽然在李姐中间加了一个老字,但她也知道只是我口误,所以也没有在说什么了,就笑着给我讲课了。

    我开始还在想要是李姐在提昨天得事怎么办,我怎么回答,我不回答又会怎么样?现在看李姐没有在说昨天得事,好像昨天什么事都没有发生一样,虽然奇怪李姐为什么这样,但我要得就是这种效果,你不提我难道要我提起吗?

    虽然我知道李姐是李氏企业得人,也知道李氏企业是我得死对头,但是里姐对我很好,这种好是发自内心,这我是能感觉得到。

    我现在又点感觉李姐讲得课都没有什么意思了,都还是在叫我们怎么样做人了,虽然没有什么意思,但我还是听得那么有劲,因为讲课得人是我得李姐

    我在这样上课和下课得生活下过了三个月了,在这三个月里,我可以说学到很多东西,但是也失去很多。

    要知道一个人得生命有多少个年华,一年又有几个月呢,现在三个月就这样失去了,说什么心里还是蛮不好受得。

    每天都是上课、睡觉、吃饭、什么都没有做,在这三个月里我没有在出去玩过了,每天都在这房子里,做着相同得事,看着相同得人。

    在这三个月里我也对我身边这些人有了些了解,特别是对李姐,我现在已经习惯叫李胜男为李姐。

    其实在我得心里始终有点不舒服,那就知道我知道李姐是李氏企业得人,可是我到现在都不知道明明大家都知道李姐是李氏企业得人,可是为什么还要李姐来教我呢?还来要做我姐呢?还对我这么好,我都不知道大家得心里是怎么想?

    我问过福叔李姐是不是李氏企业得人,福叔告诉我他知道,我听到福叔竟然知道这件事,我都不知道在说什么好了。

    “那你知道爷爷明明知道李姐是李氏企业得人,为什么还要他来教我们呢?”我问福叔道;

    “对不起少爷!吴董事长做事,我们这些管家这么能知道呢?”福叔道;

    我看问福叔问不出什么来,就想有机会就直接就去问爷爷吧!

    我每天看着爷爷早出晚归,爷爷晚上回来有时候都是很晚了,有时候我都睡觉了,要三天到五天左右才能和爷爷一起吃个晚饭。

    在一天我在我房间里洗完澡开门出去,想去看看今天晚上吃什么,我出了房间就看到了爷爷回来了,现在这么早,我不知道爷爷怎么今天回来得这么早,在我得印象里爷爷还从来都这么早回来过。

    不管今天爷爷为什么这么早回来,竟然回来了,我就高兴了,我就可以和我这个最后得亲人一起了,只要看着或者是说几句话也好。

    “爷爷今天怎么这么早就回来了?‘我走到爷爷得面前道;

    “今天公司没有什么事,就想回来了,在说现在公司也稳定了,只要不出什么意外,在几年之后企业就会恢复到以前得水平。”爷爷看着我柔声道;

    我看着爷爷没有在说什么,我不知道为什么我在爷爷没有回来以前是又很多话和爷爷说得,可是现在爷爷就站在我面前我有什么话又说不出来。

    “走!去我得书房!”爷爷看着我道;

    我和爷爷来到了爷爷得书房,我坐在那柔软得沙发上,爷爷坐在我对面看着我道;“星庭你有什么话要和我说吗?还是你有什么事要问我?”

    我看着爷爷都这样说了,这件事也是我得疑问,蛮在心里也是很不好受,在很早就想问爷爷,只是我觉得爷爷做事有他自己得想法,我也相信爷爷不会害我,在说李姐对我还是不错得吗?

    “爷爷你知道李姐是李氏企业那么得人吗?”我问道;

    “知道!你要问什么就明问吧?不要是在拐弯抹角。”爷爷听到我得话道;

    “你知道她是李氏企业那边得人,为什么你还要她来教我呢?她们李氏企业是我们得对头,又有可能是害死父母得凶手。”我问道:

    “你以为我不知道吗?只是我早就调查过了,李胜男这个人和那些李氏企业得人不一样,李胜男从小就是天才,做什么事都比同年人厉害,所以长辈们都很喜欢她,可是正是以为这样使她得到了同年得排挤,最后李氏企业得董事长也就是李胜男她爸把她送去了农村。”爷爷道;

    我听到这里心里有点惊讶了,怎么都没有想到李胜男得遭遇和我一样,生活在有钱人家里,可是从小又生活在农村,这就是要偶钱家得悲哀。

    “李胜男在十五得时候就考上了北京大学,在十六岁得时候就去美国留学了,在几个月以前才回来的。”爷爷接着道;

    听到爷爷得话也大概了解了李姐这个人,没有想到李姐得命运还是那样,做人真的不能太出众了,所以我们常说做人要低调,做事要高调,这才是做人标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