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一百一十二节 人在屋檐下就要低头吗

    更新时间:2018-11-05 19:50:50本章字数:2026字

    现在新的规定出来了,有人高兴、有的人就不高兴了,高兴的是现在大家都不会为了得到名次了做什么了,可现在要吃饭就要付出的更多了,以前的是你只要跑完或者是爬完了就可以,现在是有时间的规定,所以对大家来说也是一种挑战。

    我们现在就算是有意见也只能保留了,要知道出教官的嘴巴的说出来的话,那就相当于古时候的圣旨,是不会让人反对,就算你就在大的意见,那你也只能埋在肚子里。

    我们大家在听到教官的话,都开始找地方休息了,马达和我走在一起,马达看着我不说话突然道;“星霆!你知道我们在那吗?”

    “你要说就说,不要在我这里买什么关子。”我听到马达的话久知道马达知道了一些事情,但我i知道马达是要勾起我的好奇心才会告诉我,所以我就装作不想知道那样和马达道;

    “你难道就不能有点好奇心吗?什么时候都把自己搞的那么严肃做什么呢!”马达看着我笑着道;

    “有时候你要说,我又为什么要好奇呢?在说好奇心多了,未必是什么好事。”我看着马达道;

    “好了!好了!我说不过你,我现在就告诉你我们现在在那吧!我们在刚才去食堂吃饭的时候就知道我们现在来的这个地方是别人地盘,这里开始都有人驻扎在这里训练了,要是以前我们不应该有机会来这里的,因为在这里有明确的规定,那就是别的训练营想来这里训练只要是这里的负责人不同意,那么你就算是官在高,权在大都不管用,像这里这个对于训练人来说是很难好的地方,所以有很多人都在打这里的注意,但我听到到现在都还没有那个训练营能来这里训练呢?所以那些告诉我们我们的教官能让我们来这里训练真有点佩服他。”马达说看着我说着道;

    “那你知道为什么别人部能来这里训练呢?”我看着马达问道;

    “你不是这里的人,你不知道埃及政府的规定和我们中国的不一样,埃及政府的是把那块地给你训练了,那么哪里你就是主导,只要是没有做什么违法的事情,那么你在哪里,就算是比你的管位大也不能让你离开这里,所以在这里要去那训练都要经过那里的领头人答应才行。”马达解释道;

    “原来这里还有这个规定,难道埃及政府就不怕那些在那训练的时候做什么坏事吗?”我好奇问道;

    “呵呵!这个我就不知道了,反正我知道埃及政府既然这么想,那么就一定有他们的打算,他们这么会让那些事情发生呢?”马达道;

    “那我们现在去看看他们的那训练营怎么样,看看他们的训练和我们的训练是不是一样。”我听到马达的话,带着好奇的口气看着马达问道;

    “教官叫我们不要乱走,要是我们一会走了,教官又集合了怎么办。”马达担心道;

    我听到马达的话就知道马达其实心里还是想去看看,只是怕教官,于是我笑着道:“这么会呢?教官刚才不是才叫我们集合了吗?我们去一会就回来了,很快的,不会发生什么事。”

    “嗯!那你知道路嘛?”马达看着我道;

    “嗯!路就在嘴上,在说这里就这么大,他们的训练营还是有那么多人,还怕找不到嘛?”我看到马达答应了,就笑着道;

    我说完就带头走了,马达看着我走了也跟着我走了,其实我也不知道这里到底有多大,那些训练人的地方又在哪里,反正在我想来这里应该不会太大,而我们在这里训练,那么别人训练应该不会离我多远,我想到这里才带着马达去找。

    我带着马达这样走那样走,也不知道到底走到哪里,我现在看着我面前的环境,真的不知道怎么办,因为我和马达不知道怎么走的,现在站在我们前面有很多人,其实我和马达不应该会面对这样的环境,在开始我和马达找不到路,就在那乱转,到了最后我看到前面的环境还比较好,我就带着马达过了,没有想到我和马达才走到了哪里,那马上就站起来了很多人,所以就有了现在情况了。

    “你们是什么人,为什么会来这里呢?”那些人里有人看着我和马达问道;

    我看着他们大概有十个,而那个问我们话的那个人就站在他们的中间,我想那个应该就是他们的头了。

    “我们是路过的。”我看着他们道;

    其实我也没有骗他们,我们的训练营也在这里,我现在只是迷路了,所以在走到这里来了,所以我也没有说谎,我不这样说,难道要说我我就是想来看看你训练营,这个话说出连我都不相信。

    “呵呵!路过!你的话真幽默,我看你们就是那边训练营里的吧!你们来到我们的地盘还到处乱逛,你们真的当这里是你们的家吗?”那站在旁边的人道;

    我看到那个人,我就想到那些想表现的人,而自己有没有什么真正的实力,所以就只有靠这**屁来提高自己,这种折磨到处都是呢?我看着那个人没有说话,只是看着那站在中间的那人,想看看那个人要说什么。

    那个想表现的人看到我都没有回他的话,而且连看都没有看他,他脸色一下子就变了,就想上来教训我们,可就在他动了一下,那站在中间的那个人就把他叫住了。

    “我看你是那边训练营的人,怎么来到我们的地盘还这么嚣张呢?难道你们不知道人在屋檐下不得不低头吗?”那站在中间的人道;

    “你说那种人,是那种没有实力的人才会那样做。”我看着面前的那些人嚣张道;

    “你的话是说你们两个可以打赢我们这里的人吗?”那个小子看到我这么嚣张开始嘲笑道;

    “不说我们两个打你们全部,我想一个一个的上,我一个人就可以把你们全部打倒。”我看着那些人嚣张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