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一百三十九节 离开

    更新时间:2018-11-05 19:50:51本章字数:2082字

    时间在我们不知不觉之中就流失了,我也不知道我到底在医疗室里面住了多久了,现在连我都忘了我到底来多久了,我现在每天白天就在无聊之中度过,晚上就去训练,从那天和小婷一起去训练以后,小婷每天晚上都要来等我一起去训练,我也不知道她到底是去做什么的,她每次去就是站在那看我训练,而我开始的时候还有点不习惯,当慢慢的我也习惯了小婷的存在,而我在训练起来的时候也把小婷当着不存在了,我的训练量也是每天的增加,小婷看到我的训练量一天比一天多,刚开始的时候小婷也没有注意到我的训练量在增加,但慢慢的我的训练量越来越多了,小婷终于发现了,她发现我们两个回去的时间越来越晚了,开始的时候她还以为是我训练慢了呢?可是怎么会每天如此呢?而且慢慢的时间还越来越长了,小婷就在想哪里出现了问题,她在回忆之中就发现了训练的时间增加了,他看到我这样不身体的训练。又来说了我一下,那一次我没有和小婷说什么,小婷在那说,我也只是不说话而已,小婷看到她不管怎么说,我就是不说话,她也不知道说什么了,于是我晚上训练的时候,她虽然在旁边看,当也没有再说我什么了,而且看到我的伤势每天都在好转,也知道我训练没有对我的身体造成吗不好的影响,于是小婷在心里也默许了我的训练方法。

    就在这样的时间里,半年过去了,我也到了该出医疗室的时候了,在医疗室住了半年现在总算是出来了,我的右手虽然还没恢复到以前那强劲的力量,当现在我的右手也恢复到了正常人的状态,小婷告诉我,我的右手想恢复到以前那种状态,是需要时间的,现在时间不够,以后会慢慢好,也不会影响我训练了,我当时听到这个消息时候,虽然有点沮丧,当还是蛮高兴的,因为至少我现在回去训练了,那样我就不用每天晚上偷偷的去训练了,而且我还可以离开这个到处都有药味道的医疗室了。

    就在我要走的那天,我去和小婷告别了,我在开始收拾东西的时候小婷没有来看我,我知道小婷心里现在一定很难受,在怎么说我和小婷在一起相处了还是有半年了,要知道在半年里什么事情都有可能发生的,在这半年里是我除了小时候最高兴的时刻,也是我最放松的时光,以前白天训练结束了,就回去洗澡睡觉了,现在虽然晚上训练效果不是很好,当至少白天有精神,那天每天白天就没有像以前那样每天训练了。

    “你要走了吗?”我站在小婷的面前,我还没有说话,小婷就先说了。

    “是的!现在我的伤也好的差不多了,我也该回去训练了。”我看着小婷的眼睛道;

    “我们还会见面吗?”小婷看着她自己的脚下道;

    “我想应该还会有的,我们就在训练营里面,见面的机会多的是。”我回到道,其实我说这个话连我自己都不相信,要知道这个训练营也太大了,就是在这个训练营里面,我从来训练到训练结束了,这几年都有人我都还没有看到过呢?在说小婷一天到晚都在医疗室里面,我想见她的机会就少了很多,我说我们还会见面,其实也是在安慰小婷,也是在安慰我自己,说真的我现在也有点舍不得离开了,因为这里有李小婷这个女人。当我还是不的不走。

    “好了,要是没有什么事情,我就先走了。”我看着小婷那幽深的眼神,我真不知道该怎么说话了,看着小婷都没有说话,我也不知道说什么,我于是道;

    “吴星霆i可以帮我一个忙吗?”小婷看着我突然道;

    “什么事!只要我做的到,我一定帮你。”我看着小婷那眼神,我真的无法拒绝她。

    “你能抱抱我吗?”小婷看着我道;

    “只要一下!”小婷看我有点惊讶的表情补充道;

    “你为什么一定要这样呢?有些事情就这样一直留在我们两个的心中不是很好吗?为什么要试着去改变它呢?”我看着小婷道;

    “我只是想永远记住你,我想在我的人生之中都不会忘记我曾经认识了一个人,他的名字叫吴星霆!只是抱一下,可以吗?”小婷再一次恳求道;

    “对不起!你还是把我忘了比较好,因为我是一个不幸的人。”我说完就带着东西向外面走去了。

    “你为什么连这个小小的要求都不能答应我,我只是想抱一下,我只是想要你抱一下我,为什么!!”小婷看着我离开的背影道;

    其实我知道我不应该对小婷那么残忍,小婷的要求也不是很高,只是要我抱一抱她,当我知道我不想害了小婷,我知道现在我和小婷分开了,我就只是她生命之中的一个过客,只要我没有在她的身边,那么我想小婷会随着时间的增加,而把我慢慢淡忘了,虽然我知道我这一生我都不会忘记,在我的生命之中有一个眼睛很美的女人出现在我的生命之中了,只是我知道我是不会给这个女人带来生命,要是我现在不放手,那么我只会给这个女人带来灾难了。

    我回到了我那离开我有半年的帐篷和床位,我看着那久违的帐篷和床位,我一下子就回想起了刚刚来这个训练的时候,那时候我是的幼稚,来到这里以后什么都不会,还经常和别人决斗,后来还去参加了交流会,虽然我取得了胜利,当那对我来说也不算是什么胜利,别人只出一招,而我还短了右手,还在医疗室里养了半年才好了,这样的胜利我不要也罢了。

    不过我现在回想起来我对那次交流会,还是很感激那个要去参加交流会的人,其中我最要感谢的当然还是阿宏,要知道要是阿宏上来就直接使出全力,那么我连抵挡的机会都没有,看来阿宏是明显要让我赢了那场交流会,阿宏为什么要那样做呢?他那样做有什么目的呢?难道又是在他们的交易之中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