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六章 夏青青报信

    更新时间:2018-11-05 19:50:43本章字数:3374字

    坐着干等时间过的尤其慢,夏愚眼睛愣愣的看着桌上剩下的半碗蛋花汤,其实是在走神。

    夏愚没有吃饱,很饿!她在思考要去哪里寻摸点吃的。说到吃的她的整个心神都跑到了起云山,就是困了夏愚几日的那座山,就在他们村子的后面。

    起云山可不是现代的那些被开发过旅游景点,那里物产丰富:空中有鸟,枝头挂果,地上走兽,水里游鱼……

    当然这是说深山里,外围就算有也是少的可怜。

    夏愚现在什么都想吃,尤其是肉,可惜她有心去弄些吃的,不记得路啊。就算记得路她也不敢去啊,她这小身板现上山估计就是去给野兽送菜的。

    而且原始林子简直就是个迷宫,她可是吃过亏的。那时她还是阿飘,在一个山谷里困了好久,突然,一日她正走在一片枣树林里。前方一头长约两米的黑毛野猪带着两只浅棕色的小猪崽,晃晃悠悠的挪了过了,一棵儿臂粗的枣树拦腰撞断,小猪崽们一哄而上,正经吃下去的不多,好些青枣被猪蹄碾成了泥。

    正当她惋惜糟践了这么多枣子的时候,突然发现左前方灌木丛里藏着匹白狼,狼是群居动物很少单独狩猎,于是赶紧查探周边情况,果然四下的林子里以白狼为首,成围攻之势,藏了不下五十头眼冒绿光的野狼。

    夏愚再也没心情惋惜满地的野枣,这三头野猪才更值得同情,不出意外它们将成为狼群的盘中餐。

    在野猪们埋头苦吃放松警惕的时候,白狼一声长啸,群狼呼啸而过,不过几息战斗结束。分食,离开,毫不拖泥带水。

    夏愚无语的看着脚边昏迷的野兔,撞上“狼猪大战”这只被兔子竟然吓的慌不择路撞晕在了树上。

    “呵呵,现实版的守株待兔啊!”夏愚靠树站着围观战斗一动没动,这只笨兔子就自己送上门了。

    话音刚落,感受到狼群的离开那只“笨兔子”一骨碌爬了起来,撒开脚丫子蹦蹦跳跳的消失在远方……

    原来是装死!有这聪明劲夏愚是再也不敢小看兔子。

    她现在这身子骨肯定比不上那棵被撞倒的野枣树,比她结实的枣树都被野猪一下撞倒,凶残的野猪在狼群之下甚至熬不过几分钟,那她呢?碰见狼群估计撑不过几息……

    原本还可以寄希望于野鸡兔子之类的,可现在地上走的“笨兔子”都这般逆天,能飞上天的野鸡……

    不止这些,那林子连吊睛白虎都有,夏愚翻越山头时可不只遇到过一只,所以深山有危险,上山要谨慎啊。

    夏愚的目光再次聚焦蛋花汤上,这才是现实……

    现实里她和这家人喝碗汤都像过年,想象中,野猪兔子都被吃干抹净好几回了:煎炒煮炖,猪头肉、白切肉、卤猪蹄、烧肘子、红烧肉,冷吃兔……

    夏愚决定出去转转看看情况,或许能找到吃的。只是前提是先解决面前的难题。

    夏愚同情的看了眼夫妻俩,一个自责不已,一个坐立不安,就连旁边的小丫头都被感染的开始抹眼泪了。实在看不下去只好道:“怕什么,这瓜又不是我们偷的。”

    “你这丫头,哎,还是啥都不懂。爹本来就该在地里看瓜的,昨晚要是不回来就好了……”夏学信叹气。

    “奶奶这次肯定不会放过我们了……”小荷害怕道。

    “当家的这可咋办啊?你说娘会不会一生气就断了你的药……”周氏焦急的看着夏学信。

    这小鱼看起来已经大好,就算没药也不会有太大的问题,可当家的腿还留着血呢,周氏往下门口“根儿还没回来,估计是没请到大夫不敢回来……小荷你去叫你哥回来吧让他别等了,昨天你奶奶把林大夫得罪狠了,你哥走时又没拿银子,人家不愿意来也正常,先回来咱再想办法……”

    夏愚看着小荷跑出去,嗤笑一声,果然是个不靠谱江湖郎中,不见银子不出诊。

    左等右等也没见前院的人来闹事,夏学信的腿还的处理,这么耗着终究不是个办法,于是问道:“出诊能花多少?咱家就一点银子也没有?”

    周氏惭愧的不敢对上夏愚的眼睛,夏学信很实诚回的也理直气壮:“还没分家,银子都是你奶奶管着呢。”

    “体己的银子总有点吧?”见周氏还摇头,夏愚自问:“那嫁妆银子呢?陪嫁啥的总该有点吧?”如果没有记错,这古代女人出嫁后虽然一切从夫,可嫁妆啥的都是不用充公的。

    周氏的低头不语,夏学信却道:“嫁妆是你姥姥姥爷留给你娘的念想,哪用不着动它,回头爹再求求你奶奶,一定把大夫请来给你瞧瞧。你刚好,还不知道啥情况,爹这腿花再多银子也就那样了有止血止疼的药就够了花不了多少,你奶会同意的。”

    这是要把自己看病的机会让给她吧?看了这爹也不是完全不知道前院人的德行。

    这时外出请大夫的夏立根正好进屋怒气冲冲的显然受了刺激,代替他娘回答了夏愚的疑问:“咱姥姥家穷没,就给了咱娘五十个铜板防身,陪嫁里最值钱的就是姥爷亲手打的一口箱子和一对银耳钉。箱子在你屋床底下。银耳钉为了给咱爹补身子,两年前就当了……”

    “再当就只能卖箱子了,虽然它是桐树做的,可是十多年了卖都不一定卖出去,就算是全新的最多也就百十文。”夏立根这一趟去请大夫请的很绝望。

    “秀玲,那是岳父岳母在你出嫁时给你留的念想啊,你咋能当了呢?当哪了,还能不能赎回来……”夏学信即着急又痛心,前些年有多少次他半夜醒来秀玲都是在默默的看那对银耳钉。

    “呸呸呸!瞎说啥呢?就一物件啥念想不念想的,我爹娘还在呢……”周氏明白丈夫的心,那耳钉是她姥姥传给她娘的本来是要传给儿媳妇的结果给了她,当家的是知道这耳钉对她来讲是意义非凡的。

    “秀玲,你别多想……我是说想家时的念想,你也知道岳父岳母那里的山路实在难走,去一趟也不容易……”后面的话他说不下去了,秀玲嫁给他十几年了就结婚头年回过一次门,这些年他们过得不好再加上去山后村路远不说山路还难走,秀玲是再也没回过娘家。在儿子和儿女出生满月酒时倒是来过一回,可惜闹得十分不愉快甚至从此断了来往。

    想着自己的天真又觉得可笑可悲,这个即使断了腿都没有被击垮的汉子仿佛瞬间老了很多:“我还当娘真是刀子嘴豆腐心,到了还是看不得我受苦,又是鸡蛋又是鸡汤的……原来……呵呵……”

    夏学信笑的凄凉。亏他能下地就开始拼死拼活的为这个家做活,真可笑啊……

    周氏能怎么说,当时当家的断了腿躺在床上,医药是官府免费给的,药再好饭都吃不饱怎么可能痊愈,无论怎么求婆婆都说家里不容易死活不愿意多给当家的点吃食更别提开小灶了。她实在没办法了只有当东西,若不是小鱼死活不同意那口箱子都要十文山卖给小汪氏了,十文钱也能让当家的吃几个鸡蛋。

    家里穷当时哥哥也要娶亲用银子,只能挪用她的彩礼钱,所以她的陪嫁就寒酸的几十文。这也是她一开始就不受婆婆待见的原因。这桐树是个值钱的,听说镇上的姑娘出嫁都不一定能配送一件桐木的家具,穷人家的闺女出嫁多事用不值钱的杨木,他爹觉得亏了她,在山里转了几天才找了一棵品相不错桐树给她打了口箱子。那副银耳坠是她娘硬要塞给她的。

    “当家的,”周氏当年能为了让丈夫安心养病,忍着心疼将买来的吃食分前院一半就为换来他们的配合,配合她至少不再丈夫面前变现的太过绝情:“当家的,这些都过去了。现在最重要的是给你和小鱼的伤……”

    夏愚立刻表态“我没事。”

    “娘咱去求奶奶给点银子吧,林大夫说了,咱家要先给银子他才来……”夏立根无助的流泪,“昨晚林大夫忙找奶奶要诊费和药钱,奶奶嫌花钱太多就找茬说林大夫医术不好,埋怨人家治不好你的腿还敢要那么多,还嘲笑人林大夫扎了针也没救醒二妹,一听还想给二妹开服压惊的汤药立马翻脸,说傻子都不知道好怕哪用的着压惊,骂人家林大夫黑心财迷……而且……而且,奶奶她还不肯出二妹的诊费说爹和二妹在一块顺道来一趟看一个是看两个也是看,施针也没啥效果……林大夫气坏了说以后只要是咱家人请他都得先见银子才出诊……”

    周氏也顾不上埋怨婆婆只是拿慌乱的眼神手足无措看着丈夫:“当家的,这可咋办啊?要是林大夫下午也不来给你换药了,那可咋办?”

    夏愚站起身扯了扯身上的乞丐装出声道:“有钱就行,哥跟我去前院要钱去,”

    这衣服她醒来时就穿在她身上,估计是昨天抬回来时谁给她换的夜里也没脱。样式很普通,就古装电视剧里常见的那种斜襟短打。她也看不出是啥材质的,傻丫的记忆力也没这方面的知识,只是这衣服补丁摞补丁个也就算了怎么还这么容易皱。其实要钱是不大可能得,男的都下地了,就连那两个儿媳妇小汪氏和胡氏都跟着去地里和打谷场帮忙了。前院除了汪氏和小姑子夏青青估计就剩下小孩了,那汪氏若是在家这会后院都得翻了天。她去前院也是去打听打听情况,若是遇上地里回来的汪氏她也不介意要点银子给她便宜爹看病。

    刚出后院就碰上了匆匆忙忙赶回来的夏青青,看见夏愚二人她气都没喘匀就一脸郑重的小声说说道:“我洗衣服回来就听说瓜地出事了,跑地里看了看就先赶出来给你们报信了,告诉二哥二嫂那瓜不好,娘要是给你们,你们千万别要,记住没?一定不能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