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十三章 初次进山

    更新时间:2018-11-05 19:50:43本章字数:3287字

    林大成被这小女娃的话逗乐了,道:“多吃点好的对她肯定又好处,最好也别气着她,这种情况我在一本医书上见过,那里面记载的痴儿落水之后开了窍,可后来与人斗嘴急了眼竟然昏了过去,醒了之后又傻了,不但更傻还受不得气一急眼就会打人,到死也没再好过……”

    林大成看了眼夏愚又去淡淡的瞥了眼汪氏然后直摇头,“你们家啊……难,算了,你们的家事我这外人也不好多说什么。一切都看造化了。不过啊这人心都是肉长的凡事还是不要太过的好……”

    说话的功夫他已经收拾好东西准备回去配药,还很体贴的交代吃完饭再去取药,到时再给药钱就行。

    这厢大夫刚离开,那厢汪氏就心事重重的离开了,只留下二房一家五口不知该悲还是喜的大眼瞪小眼。

    喜的是一家之主有了康复的希望,悲的是夏愚的开窍有隐患。

    见没有外人周氏这才询问前院挨打是怎么回事,这也是夏学信想知道的于是也竖着耳朵仔细听着。听完事情经过两人也都沉默了,这肉平时也就逢年过节会做上一点,一上桌被抢的差不多了他们二房很少吃到,每次最多也就得那么一两片还都给了孩子们。所以夏学信两口子基本都快忘了肉的滋味。

    以前吃不到还可以自我安慰怨自己手慢,如今直接不给了,想安慰都无法……

    其实在夏立根和夏鱼小的时候夏学信两口子也不是没想过多给孩子捞片肉,每次都要面对冷眼和嘲讽慢慢的就放弃了,只敢在刚上菜时一人夹一片然后分给孩子…

    周氏看着桌上简单的饭菜,想到就是为这儿子还挨了一顿打心里就不是滋味。招呼着大家开始吃饭,就那点东西不管怎么匀都不可能吃饱,快速的解决完午餐,夏愚把钱交给夏立根让他去取药,说自己要出去转转熟悉村子里环境。

    趁着夏学信夫妻两不注意,夏愚临走前顺走了家里一把镰刀,还背上了小荷平日打猪草的竹篓。

    这镰刀是夏愚央着小荷带她去杂物间找的,原身的记忆里可没这些东西,她自己可是找不到。她告诉小荷她去弄些柴火,若是前院把把瓦罐吃的啥的送过来了,他们想开火总不好再去拿家里柴火,就算不做饭给爹熬药也用得着。左右她闲来无事就去南边的松树林耙些松毛松塔回来烧火使,镰刀是为了不错过偶遇的野菜。见墙上有捆麻绳夏愚也顺手装在竹篓里。

    交代好小荷帮她打掩护这才偷摸离开,她毕竟刚清醒若是让周氏知道了未必放她出门。

    夏愚出了门一路向西去往起云山的方向,那里深山密林的总有被人遗忘的角落说不定运气好在外围也能寻摸点能入口的——南边的松树林不大离村子又近,早被人摸的透透的除了柴火也不剩啥了。足足花了约莫一个时辰夏愚才摸进山里,扶着一棵树站在一处山坳里浑身汗湿不说还气喘如牛,这具身体真是弱的没法说。夏愚走的路是昨日她下山走过的,她多少还有点印象再走上一会就有一片枣树。昨日她从这里到村子连走带飞的也就用了不到一刻钟吧,如今都过去了两个小时,果然还是做鬼方便啊飘起来那速度……

    这一路她是没发现什么能吃的,野菜啥的她认识的也有限,可能这里离村子不远平日里有人来,除了老到不能吃的她是一棵认识的也没见着,镰刀目前除了披荆斩棘的开路基本没啥用处。能吃的野菜没见着,蛇虫鼠蚁那是不少见。好在她有先见之明进山前见路边有狗牙根就顺手扯了一把,随便一根就有她半截身子那么长,抖了抖带出来的泥编麻花辫一样编成草绳扎在裤脚和袖口处,这才没被随处可见的蚂蚁虫子钻进去。

    深一脚浅一脚的继续向山上爬行,遇到一处地势太陡不方便再用镰刀的地方,只好上手随手扯过一根挡路的树枝,手上猛地一阵钻心的刺痒,她已经无力生气千防万防还是没防住,翻过那根树枝背面果然有青虫伏在叶子上而且还不止一个。这林子里有一种虫子浑身青色也就花生米大小,就趴在树叶背阴的一面不仔细看根本寻不到,它不咬人也不怕人除非你去扯否者天塌地陷它也不会动一下。可就是这么个无害的玩意儿只要碰到皮肤就是一道红痕那刺痒中带点疼的滋味别提多酸爽了。

    夏愚无奈的看着双手,左二右三这都中招五回了,看来下次连手都要保护起来。夏愚抬眼一看前面这一片都是些一人高的野生枣树苗,难怪这么多小青虫,它们的最爱就是枣树叶子。不过此地已经离那片结了枣子的林子也不远了,这般一想心里舒服多了,可也更饿了……

    夏愚也不再磨蹭换了条道迂回上去,翻过这个山坡果然有是那片枣树林,不过让她失望的是并没有她想象中的那么多,小树苗倒是不少可当真结果子的也就十来棵,还就剩顶上太高不好摘的地方留了些。想也是,离村不过一个多时辰的路程怎么可能无人发现,好在还给她留了一点。

    她那日从旁边路过只是远远的见有枣子也没细看,这比她想象中的差太多了,可此时又累又热还腹中饥渴压根没多少工夫失望,这会她正靠着一棵枣树蹲在那一边休息一边盘算着怎么去摘那些枣子。

    夏愚以手遮阳查看树上枣子的分布与数量,粗粗看了一圈若是能全部摘下估计二三十斤不成问题,自己可以先饱餐一顿然后装篓子里带回家去,或吃或卖都是一件美事。

    可夏愚又犹豫了,众所周知红枣补血,家里无论是夏学信还是周氏都需要补血益气,这树上的野枣明显不到时候只是刚挂了点红,若是熟透了药效才更好。夏愚皱眉她有心等一等又怕在此期间有人像她一般也在打它们的主意,而且枣子红了还会引鸟儿来食到时能留下多少还是个未知数……

    不过很快夏愚就决定先摘了再说,原因很简单对她家来讲目前填饱肚子才是最重要的,药效啥的那是之后才需要考虑的。保不齐这山里还有其他的枣子,过些时日她再来找找或许还能有所收获。夏愚站起身不再犹豫,就算效用不全多少也能给便宜父母补点血气,实在不行卖了也能换点鸡蛋啥的给她们补补……

    她手里的那点银钱买药都不够,是不可能花在其它上面了。夏愚担心周氏看不住钱被前院里的人哄了去,或者被他那便宜爹拿去还给父母,这才霸着不给他们二人掌管。

    夏愚费心费力的爬了几棵树结果毫无斩获,那些枣子长的太高压根够不着,她从附近找了找撅了几根长点的树枝带到树上去,可惜附近能给她撅断且能拿上树的树枝长度都不行,结果依然不理想。

    若是有竹子就好了又长又轻,可惜她在山里飘的那些天都没遇见过竹子,这会又怎么可能寻到。夏愚不死心只好再想其他办法,她站在枝头又是踹又是摇的愣是没掉几颗。

    夏愚泄了气的爬下树,捡起地上来之不易的十几颗枣子用衣角兜着回到竹篓旁一屁股坐下。她挑了几颗在衣服上擦了擦就塞进嘴里,你还别说那滋味……真甜!夏愚靠着树干眯着眼睛小嘴鼓囊囊一动一动的,只听咔嚓咔嚓声不时响起不一会就吃完了,夏鱼擦擦嘴角一脸的意犹未尽,眼神火热的盯着枝头那些诱人的枣子……

    爬了这久的山就遇上这么点吃的,还这么的可口,必须收入囊中!夏愚审视着周围试图找到其他的东西帮她摘枣,她的思绪有些飘远,那日她在这起云山中醒来时并不知道自己已经死亡,满心欢喜的以为自己福大命大那么深的山崖都没要了她的命。当时她脚尖一点直接穿过枝头立在了半空中,夏愚还清晰的记得透过自己半透明的脚丫看见下面树枝林海时她内心的惊恐。后知后觉的发现自己身死成鬼,又过了几天才明白这里也不是在原来的孤山——孤山就那么大以她的速度撑死两天也能走个对穿。可她朝着一个方向足足连走带飞的赶了七八天的路还没到尽头。

    从最初的惶恐到最后的无奈接受,夏愚经历了别人难以想象的煎熬折磨,任谁突然变成一只阿飘还被困在渺无人烟的深山老林都会受不了。千辛万苦出了深山来到人间,不过就是伸手救了个小姑娘这身份就又变了。好在现代时她看过几篇穿越小说才能让他勉强接受了这次从鬼到人的转变,否则单是借尸还魂她都要忐忑恐惧到不敢出门。好在这具身子虽然遗留了有诸多问题,却拥有了她最羡慕的亲情——一群看柔弱却爱心爆棚的亲人。接管她的身份怎么着都是她赚了,总好过在异世漂泊当个鬼狐野鬼。

    家人啊,多么遥远而温暖的字眼,她曾经无限的靠近过,只是造化弄人又远离了她。如今又真真切切的出现在了她的面前,比前世更近,比前世更真更浓!

    她想要紧紧的抓住却不敢使力,因为她怕失去,怕再次失去,所以她又想远离他们……

    她怕真相揭开时要再次面临遗弃,毕竟她不是真正的夏鱼,虽然她和她的名字只有一字之差,虽然这身体是原主的,可作为朝夕相处的家人又怎么会发现不了她的转变和异常……

    不过,目前她还是不得不生活在这个家里,她占了原主的身子就有义务救她的家人出火海。

    目前她要做的就是为这个家寻点吃的,只是这枣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