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十六章 夜话当年

    更新时间:2018-11-05 19:50:43本章字数:3075字

    夏愚将她自制的飞爪拿过来,把上山摘果子的过程简单讲了一遍,一家人都被她的奇思妙想惊呆了。夏学信见过别人抡着石头往树上扔准头好的能砸下一个两个甜甜嘴的,也见过拿弹弓射的,可像闺女这般做法是见所未见,还真让他开了眼界啊,这会他看着闺女的眼神都火热了几分。

    听见夏愚在那惋惜跑丢了一个兔子,一家人嘴上都说着劝慰的话语表面上都在安慰——就是成年人也未必追的上一只奔跑的兔子,就她这小身板又啥好惋惜的。可事实上心里也在诬陷惋惜,夏立根趁机替夏学信宣扬,说他爹以前可是打猎的的好手。起云山这危险的老林子别人不敢去他爹却去过还不止一次。

    夏学信见此嘴角也挂上了笑容,还趁机讲了不少当年钻老林子的经验,引得众人惊叹连连,众星捧月的成为全场焦点是他三十多年的人生从未体验过的,他甚至觉得此刻的他才像个男人,真正的男人!于是讲起往事来越发的起劲。在夏愚的有意引导下特别仔细的分享了他寻兔子洞和捉兔子的经验……

    周氏也是头次听丈夫说这些,第一次知道她的丈夫如此英勇,以前夏学信从老林子里回来就累的半死,稍作休息就又要劳作,两人只有晚上能有说话的时间,可都累的半死凑到一块倒头就睡,偶尔兴起讨论的欲望一想起饭桌上的委屈就又蔫巴了……

    此时她的双眼冒着她自己都没发现的精光,那崇拜之意都要溢出来了,夏学信被她看偶像般的眼神一扫,恨不得现在就下床钻老林子猎头吊睛白虎给她看看……

    夏立根和小荷这两个“土包子”就更不用说了,有种头次听说书先生讲孙悟空大闹天宫劲头……

    油灯发出的暖黄色的光混着枣子的清香让人不自觉忽略了空气中的燥热,气氛真好。

    夏愚无比庆幸,庆幸之前大房,给林大成的那一百文钱果然没有白花,如今这情形正是她想要的结果。都以为夏学信恢复有望,面对她带回来的食物在她有心引导下才能这般有说有笑……

    她呢为自己杜撰一个不能受气否则就爆发的毛病,就这一家子的处境她怎么可能少的了气受……

    如此也方便她以后行事。

    他们顶不起来,总要有人为这个破败的小家谋划,所以呢她的反抗和爆发势在必行,这个时代的女性哪有资格爆发?可若是本身有毛病控制不住呢?

    而且偶尔爆发一下似乎更符合她原本傻子的身份,还省的别人怀疑什么的,至于名声啥的?

    先填饱肚子再说吧……

    有了这个借口她明天才能大胆的去前院搬铁锅,随便挑个事然后来个急火攻心,发起疯摔碗砸锅的都正常,抢口铁锅也说的过去吧……

    说来讽刺前院那群人虽然被林大夫口中的大把银子吓得同意他们分灶了,可给的东西却少的可怜,嘴上说是给夏学信和周氏开个小灶加餐补补身子。这话可是由夏光宗这个大家长亲自来到后院当着夏学信和周氏他们的面说出来的,端是一副父慈子孝,随后汪氏就带着小汪氏和胡氏两儿媳妇一起把东西送了过来:半袋土豆、一筐茄子外加大半袋红薯,还有二十来斤高粱面,还有十来斤熬粥用的玉米糁,外加一个瓦罐及一碗底油和几勺盐……

    据小荷说当时他们十分感激,听老爷子的意思这些是额外给开小灶加餐用的,言外之意每顿饭大家还是一起吃的。夏学信两口子那是感激涕零,尤其是夏学信这个憨子深以为是他恢有望父母高兴特意送来给他补身子的,高兴之余又觉得自家占了大便宜就让周氏去前院帮着打打下手做做饭,人是去了忙也帮了,可饭好了要上桌时她却被赶了回来。

    在汪氏的咒骂声中她才明白是自家想多了,那些东西哪是加餐分明是分灶啊。若是分灶这东西也太少了……

    回到后院把情况一说,连小荷都惊呆了脱口而出连口锅都没怎么做饭,夏立根想的更深一步,他问的是这点吃的能坚持多久,半个月?一个月?

    由于只有一个瓦罐可用,晚餐吃的主食是稀饭和煮红薯,菜是缺油少盐土豆炖茄子,连碟下饭的咸菜都没,那滋味,啧啧……

    夏愚的眼神看向房梁上吊着的那个篮子,周氏怕野鸡放在小厨房照看不到被小动物偷了非要放在眼皮底下才安心,就连剩下的枣子也被装严实了放在屋内。

    夏愚不想只吃喝稀饭,只要是干的,哪怕黑面饼子也行啊,黑面就是高粱面,由于它无论是用来蒸馒头还是贴饼子颜色都发黑,这里人就称之为黑面,当然除了白面之外其它的统称为杂面,所以也有称之为杂面饼子的,不过夏鱼觉得还是黑面贴切。

    这年头磨面技术真心不咋样,高粱面本就不如白面细腻绵滑,如今磨的还粗糙得很做出的饼子那是又硬又干啃起来还拉嗓子。

    这黑面饼子纵有千般不是,可好歹是人家是顶饥的。原主是个吃货,是个没见过世面的吃货,味蕾的开发仅限于家里的青菜萝卜土豆茄子类的,主食也就是黑面玉米糁之类的简单吃食,可就这些原主吃的也是津津有味。对她来讲爱吃是本能,能吃下肚的都是美食。

    夏愚醒来就感觉腹中饥饿,吃饭前满脑子都是原主记忆中的美妙,可吃到口中以她过了将近三十年的经验来看简直难以下咽,这中间的落差可想而知,如今她真的渴望吃到一顿当饱的美味的事物。

    这野鸡和刺猬她更想吃爆炒或者红烧的也行,考虑到周氏和夏学信的情况她觉得或许放点枣子炖更营养,可即使炖也也不能直接扔瓦罐里吧,至少也要放点油炸个葱姜蒜的先炒炒入味再添水炖吧……

    夏愚惦记上了前院那气派的三口大铁锅,在周氏热饭那会她就去前院大厨房看过,可惜上锁了。明天吧,明天一早她就去搬口锅过回来。

    倒不是夏愚抠门到连做饭的铁锅都舍不得买,实在是这个时代铁制品贵的厉害,就夏愚知道的一把镰刀都要三十文,锅是啥价钱夏愚不清楚但想想也明白没个百十文下不来……

    锅是一定要买的,可不是现在,这村里人一家多是用一口锅,两口锅的也有,三口锅那是富户的标准,这老夏家最多算是个中等略微偏上绝对算不上富裕。

    夏愚觉得她搬口铁锅回来不仅不过分,反而很有必要。她这是在帮着前院那群人认清自己的身份。

    这时小荷突然说想拿几个枣子放床头闻香味入睡,还说这样说不定会做个美梦,那天真的模样一下子把众人都给逗乐了。

    周氏看着其乐融融的一家人满心感慨,一直一来都是听从家里安排让做什么做什么,一直为生计奔波,可以说多少年没有这么快乐过了,尤其是丈夫自打三年前瘸了右腿就死气沉沉的从未见过笑脸,今天这一会笑的次数都能抵上以往几年的总和了。这会整个人都透着生机勃勃的气息……

    周氏咬牙,可真的不能在浪费灯油了,灯油对于他们来说都是奢侈品,平日里早早的歇息像今天这般点灯熬油的很少有,于是在她的催促下众人意犹未尽的散了场。

    临走之前夏愚还交代让看好了刺猬可别跑了,好歹也能添个肉菜,周氏满口应承了。

    夏愚实在太累一回到屋就摊在床上恨不得倒头就睡,反正脸上手上的伤口都被周氏处理完了。可褪去鞋袜时再次看到脚上狰狞的血泡时她就知道这脚啊还是非洗不可。

    就在夏愚准备重新穿上鞋子出去打水时门口传来周氏温柔的声音:“小鱼睡了吗?娘给你端了洗脚水,烫烫脚再睡,舒服。”

    然后门吱呀一声开了,周氏端着一盆冒着热气的水进来,夏愚刚要坐起就被周氏制止了,“你坐好,这点活累不住娘。”

    周氏将水盆放在夏愚的脚边就要帮她清洗,夏愚刚要躲闪就被周氏一把攥住了脚丫子,下意思的抽脚没抽动,怕用劲过猛不小心伤到周氏夏愚便不再反抗,可周氏半晌不见她动作,突然感觉脚背上一烫有液体滴在了上面……

    这……周氏竟然哭了,夏愚有些莫不着头脑:“好好的,这是怎么了?”

    周氏也顾不得抹眼泪左手攥着夏愚的左脚,右手撩起水花给她清洗,一边洗一边哭:“这么大的血泡,娘问你还有伤没你咋不说啊?我要不来你是不是就准备直接睡了……你这傻孩子是没好头还是咋的,怎么就这么不知道心疼自己……”

    说着还伸手惩罚似的拍打夏愚的腿,只是那力道真是轻的可怜。

    打完之后又觉得心疼,想着女儿爬了那么长的山路腿肯定酸疼,想着快点处理完给闺女按按腿,“这血泡得挑破了否则好的慢,看着吧明天有你受的。”

    这时小荷走了进来寻她,周氏就道:“去把娘的针拿来,你二姐脚上磨了个大血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