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十八章 疑团解开

    更新时间:2018-11-05 19:50:43本章字数:3123字

    夏愚眼看着祸事就要临头原本摔倒在地的夏鱼突然站起毅然决然的替她挡了雷,临死前只来及请求夏愚帮忙照顾其家人。

    她死时的场景夏愚此时还历历在目,此生可能都不可能忘记。当时她脸上带着笑容看不出一丝痛苦,反而洋溢着满足和欣慰,仿佛直到此刻才找到自己存在的价值和意义,通过原主的记忆夏愚才明白当时的她坚信自己的牺牲会换来家人的富贵康泰。

    她错把夏愚当成了神仙,原来那日夏愚刚飞进村她就发现了,夏愚飞到树上还救了她,这让她坚信夏愚是救苦救难的活神仙。

    所以她甘愿替夏愚挡雷,报答救命,同时她也坚信自己的家人从此能受到照顾,所以她去的安心又满足。

    山前村那棵柿树,年代久远到村里最年长的人都不记得,据说往前数五代人时就有它了,年年结果灾荒年间救了不少人,就有人说是棵好树,吉树。

    据说后来隔壁镇上一个新娘子新婚时洗脸在盆中看到了它的倒影,后来一路打听一路找寻到了村上。村里人称那为神树挂影,是吉兆,还别说那对亲婚夫妻拜过神树折了一根树枝回去供着,听说后来还真是发了财。村里人啊就有人传柿树修炼有成,是神树。

    说的人多了,大家就抱着宁可信其有不可信其无的态度,不再爬树摘柿子怕神树怪罪,可不爬树不代表不摘柿子,大多人认为神树有灵这结的果子定是也沾了灵气的,既然结了就是让人吃的,不吃反而浪费神树的好意,所以不等熟透掉落就被人拿着树棍敲掉的差不多了,只是下手的动作更轻不会轻易毁坏枝叶而已。

    原主那傻姑娘也是听着神树的传言长大的,再加上她会爬树摘柿子也是有心人的引诱,于是她就把夏愚当成了神树之灵。

    傻夏鱼的死并没能阻止雷劫,第二道雷下来时再无任何阻碍,夏愚只觉得烟花盛开然后被劈个正着,失去意识之前她还在自责死就死了还害了个孩子。

    好在震阳子算出她有危险及时施法把太极玉从柿树的树干中挣脱出来,在夏愚魂飞魄散之前赶到将她的灵魂注入到了傻夏鱼的身体。

    这太极玉是死物,降落时砸在了柿树的树干里不能移动,据那震阳子讲这次施法不仅耗干了太极玉的全部灵力,而且连累他被法力反噬功力倒退没个三五百年是恢复不了了。

    无论这话是真是假吧,震阳子那肉疼的神色还真是愉悦到了夏愚,这老头不地道,话里话外虽未明说却有意无意的误导夏愚让她以为自己原主的魂魄所化,告诉她随遇而安珍惜身命,可夏愚却觉得他就是怕夏鱼想不开自杀死了,到阎王那里报道发现她阳寿未尽,牵扯到他。书上都说修道之人不可与凡人产生纠葛……

    当然这也是夏鱼猜的,其实震阳子的外表真的很具有欺骗性,绝对的仙风道骨慈眉善目,若不是后来漏了马脚夏愚甚至都不会怀疑他。

    震阳子让她不要过于自责,傻丫命里就该活到十二岁,本是该死之人,被她救后能多活半天已经是个奇迹,等天道反应过来,无论傻丫救不救她都会死,不是今天就是明天反正跑不了,可能吃饭噎死,走路撞死,睡觉都有可能睡死,当然最可能是被雷劈死……

    夏愚听后替原主惋惜的同时,心里也好受了很多。

    影像的最后是一段叮嘱,他告诉夏愚所有的事情已经解决,以后不会再有雷劈之类的事情,另外连原主的父母那里他也做了安排,只要别做太出格的事情他们就不会对她突然聪慧产生怀疑,只是交代她好好活着的同时顺道照顾一下原主的家庭。

    中途夏鱼曾经试图打断提出疑问,可对方毫无反应,全程都是一副这只是传音影像的样子不能互动的样子。可当夏鱼提出自己遭此大难难道就没个补偿时对方破了功,夏鱼看的清楚那老道士听后眼角分明抽搐了一下,却偏偏装出一副没听到的样子继续自顾自的讲述前因后果。

    最后还神秘兮兮的说太极玉的力量并不是单单修复了这具身体被雷劈造成的伤势,说还留了惊喜给她,然后一切归于黑暗,夏鱼眼见着一道绿广场冲天而起划破天际然后无影无踪。

    这一切都发生在一念之间,看是很久十几等夏鱼醒过神夏立根都还没来得及负其他。当然那冲天的绿光也只有她能看见。

    震阳子明显是怕她坐地起价狮子大开口,随意才装作不能沟通,这般一个人的话夏愚当然不可能全信,比如救她到底是感念相救之恩还是怕自己的死再让他沾上因果,再比如太极玉的能量真的耗尽了,还有他真修为倒退要修养个三五百年?这一切或许是怕她提出要回原世界复活儿找的借口吧?不过人已经走了,就算她想回去也上天入地无门了,不过不论如何好歹有了个解释,她不再是两眼一抹黑。

    只是这老头要说就说清楚啊,神神道道的说一半留一半。夏愚现在就很想知道那个“惊喜”是什么?难道是传说中的空间?灵泉?还是功法?

    夏鱼暗搓搓的尝试意念呼唤,滴血认主,她身上没什么特别的地方除了手心那朵小时磕得梅花形疤痕,所以她将血滴在上面然后各种呼唤,可惜毫无反应,这“惊喜”到底什么时候才能揭开呢?

    还有他所谓的对原主父母“有所安排”到底是怎么个安排法?

    夏愚思绪久久不能平息,直到油灯熬尽她才回过神来,听到外面的鸡叫声才惊觉夜已深了,这才收了思绪慢慢入睡。

    梦里她做了一个无比真实的美梦,她有父有母还兄友弟恭,妹妹也娇俏可爱,日子过得美满幸福……

    一觉醒来才惊觉梦里的父母兄妹赫然就是夏家二房这一屋子人,多出来的那个鬼精灵的弟弟……夏愚想到了周氏的肚子。

    这天起床之前她做了一个决定,无论未来如何她以后就是夏鱼,就当还了原主的活命之恩,不是愚人节的愚,而是自由自在的小鱼儿的鱼。

    从此她不再是被人取笑的孤儿。

    从此世间再无夏愚。

    初生的阳光钻过窗棂的缝隙落在她的脸上,暖暖温度让她留恋,光束下细小的灰尘好不自在的上下翻飞,即使在茅草屋这方寸之地也能舞出游鱼般的无忧无虑,勾的夏鱼想化作一粒微尘加入其中……

    夏鱼,对此时的她就是夏鱼!

    夏鱼穿上衣服打开房门,走进院中,屋外如她所料般阳光明媚。

    猪圈旁剁猪草的小荷率先发现了她,张口就是一声甜甜的“二姐”,阳光落在脸上热热的温度提醒着夏鱼起晚了得事实。

    若不是她走出院子都不知道外面有人再活动,很明显家人不仅没有埋怨或者叫她起床,甚至刻意放缓了各自的动作让她得意多睡一会。

    夏愚走到小荷身边想着帮帮小丫头,当然被拒绝了,小丫头义正言辞的表示自己能行让她去休息。

    夏愚觉得很神奇,明明昨晚那猪圈她还觉得肮脏、难闻碍眼的紧,可今日她却觉得怎么看都是满满的生活气息,并没有那么难以接受了。

    当然若圈里的大小猪们都是他们二房所有就更好了!

    这时从小厨房门口探出一个头来,是正在做饭的周氏,“小鱼,咋不多睡会?饭还没好呢,你腿疼不?这爬山之后腿疼是正常的,还有你脚好点没?要是不舒服就回屋躺着,一会娘把饭给你端过去。”

    “就是,就是,二姐你回去躺着吧,那么大个血泡肯定很疼。”小荷一副感同身受的模样,这咋咋呼呼的劲不知道还以为是她的脚丫子起了大血泡呢。

    夏鱼也在纳闷,这身体的恢复能力真好,昨夜挑破的血泡虽然表面上看起来依然狰狞,可内里却不怎么疼了,不走路都感觉不出来。她本来做好卧床不起或者抬不动腿的准备了,谁知一觉醒来并没有那么难受。不过来自亲人的关心还是让她觉得无比熨帖:“就是看着吓人其实不咋疼,抹了药睡一夜就好差不多了,腿也不疼。”

    夏鱼转头一看夏立根的房门大开着,顺口问道:“娘,我大哥呢?”

    结果周氏一听他没事了就继续做饭了,没听到她的问话。

    “大哥去给你打洗脸水去了……”小荷道。

    夏鱼环视一圈很快在墙根处发现了平时洗脸用的木盆,于是疑惑道:“洗脸盆还在呢,他拿啥打水?”

    周氏不知怎么听到了,在厨房里一边忙活一边无奈的絮叨:“水缸里的水也快用完了,你哥是去村头的井里提水,我说让他等会,等我把饭做好了就去担水,他怕我累着了咋说都不同意,这不一早就拎着空桶出去了,都这点了还没回来……”

    周氏说话间夏鱼也进了厨房,这厨房不不小,老夏家没建新屋之前一家十几口人的餐食都是在这里做的,就在她房间的南边坐北朝南,新的厨房建成之后这里也没有拆被当成杂物间了,昨天她进山拿的镰刀绳子就是在这里取的,她一进门就发现这里大变了模样,显然是周氏收拾过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