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二十一章 瓜不甜

    更新时间:2018-11-05 19:50:44本章字数:3330字

    “我说夏家小子,你这是何必呢,听大娘一句劝吧,可别再祸害这些瓜了,你爷奶连你大伯昨天都在,那两家种西瓜的老把式都请来了,地上可是并排摆了一二十个开了瓢的瓜,清一色都是这样,连他们看了都直摇头,你还瞎折腾啥。”王婆子提着个篮子,拉好了畅谈的架势站在地头上伸着脖子朝夏立根喊话。

    “还不如再等等,左右也就三五天的功夫西瓜贩子就该来了,到时候让人给估个价,能卖不能卖的到时候自见分晓,总比你在这无头苍蝇乱撞强,说不定啊这老天爷开眼给你出几个好瓜呢……”王婆子看的直摇头,没想到这老夏家的病秧子还挺倔的。

    夏立根充耳不闻,伸手一拽就从瓜藤上摘下一个差不多接近两斤的瓜来,这已经是地里比较大的了……

    夏鱼是知道这婆子的,村子里也是出了名的人物,这王婆子就住他们家隔壁,最是多嘴长舌好爱管闲事,但凡知道个别家的闲事无论大小哪怕是谁家媳妇多吃了一碗饭,她都能传的全村都知道,那日汪氏到后院没收野鸡蛋时就是冲着她家的方向嚷嚷的。

    在社会上挣扎多年的夏鱼深谙宁得罪君子不得罪小人之道,这小人与妇人尤其是长舌妇的结合杀伤力之巨大几乎难以预料,如今她正处于风口浪尖夏鱼觉得还是不得罪为妙,于是主动出声礼貌的打了个招呼:“王大娘,您老也在啊?”

    那王婆子吓了一跳,倒退了还好几步一脚踏空从田埂上掉到了地里,篮子里装着的几个菇子也跟着跳了几跳。

    这是家里活计忙活完了一大早在山脚采菇子呢,她夸张的捂着胸口咋咋呼呼道:“你,你这傻子啥时候来的?走路也没个声吓死个人了……咦?你咋还知道打招呼了?不是说被雷劈的更傻了吗……我呸!汪氏那老婆子还骗我说你傻的就剩抢东吃的了……”

    “没,没有的事!王大娘那是我奶逗您玩呢,我二妹前天确实被我爹的伤势吓昏了过去的,可因祸得福一早醒来脑子就清醒了,林林大夫都夸她有礼貌呢,您看哪有半点傻气……”夏立根心系妹妹一听又有人诬陷聪明能干妹妹这还得了,什么瓜不瓜的早忘到爪哇国了,直起身子就辩解。

    “哥,别那么大声,别吓到王大娘了,呵呵,大娘莫怪啊我大哥这几天压力太大就一惊一乍的,他就是太关心我了,其实这也没啥啊,我奶啊就是爱说笑,她还说我喂我爹吃屎呢……”夏鱼一脸的无奈还勉强带着笑,像极了迁就家里惹事长辈的小辈。

    然后对着夏立根嗔道,“就是逗人一乐有啥好计较的,哥,看把你急的。我还没问你呢,你这是干啥呢,咋想起吃西瓜了?咱爹不是说还得四五日才熟吗?”

    不待夏立根回答那王婆子先开口了,“哎呀!快瞅瞅,你这孩子还真好了啊。瞧这小嘴叭叭的说的多溜啊。你奶真是老来糊涂啊,这种有损名声的事也是能瞎传的!回头我可得找她说道说道,你哥做的对,这种事啊可不能放着不管,该解释的还的解释别回头越传越远,以后想说个婆家都难喽……”

    见夏鱼不时的将眼光落在夏立根手里的瓜上,觉得有些扫兴,撇了撇嘴接着道:“你这孩子大娘为你好,你还不爱听了,得了我也不说了,你啊赶紧劝劝你哥吧,这瓜啊可还不到时候呢,咋能这么祸害啊。我跟你讲啊,这事不死心也不行,昨天好些人都看见了,除了小偷切开的是十几个瓜你奶又在地里选了五六个呢,都是这样,你们家这瓜悬了……”

    夏鱼听她说的东一榔头西一和棒槌的也不甚明白,于是道了声谢小心的避开瓜藤和西瓜走到夏立根身前,他的脚边已经有五六个切成两半的西瓜了,夏鱼皱眉这瓜还真不大,约莫也就一斤多吧最多不过两斤左右,都说还有三五天就能卖了可如今瓜瓤都没红……难道是他家这瓜特别晚熟?

    等等!这瓜……怎么看着有点奇怪?

    是她眼花了,还是这个时代的西瓜品种就是如此?那瓜里的瓜子是不是忒多了些?忒大了些?

    夏愚看看他哥那欲哭无泪的表情就有了不好的预感,果然,仔细一看她哥的手都在抖。

    “哥?”夏鱼走上前扶着他的肩膀。

    那王婆子此时也发现了夏立根的异样,想到他病秧子的传言生怕气出个好歹赖上她,再不敢多言。

    正要离开却听夏立根突的开口,那声音带着颤抖和嘶哑。“二妹!二妹啊,我们被咱奶他们骗了!我说上午他们咋那么好心,非要把这一地瓜给咱家,说的好听卖多少他们都不要都留给咱爹治病,到了晚上竟然还同意让咱家分灶。”

    “这哪是好心啊,这分明是下了套等咱往里钻啊!如今瓜地咱收了,就给咱丁点粮食,别说给爹治腿了,十天以后咱们一家还有没有饭吃都是问题,都得饿死啊……这……咱咋和娘说啊,她还怀着弟弟呢,她要是知道了……”夏立根的情绪有些失控了。

    王婆子一听有八卦啥都忘了,也不着急离开了,可越听越不对劲啊。分灶?什么玩意?别是两孩子不懂说错了其实是分家吧。

    这夏光宗和汪氏两口子都健在呢就分家了?

    这瓜地出事可是一大早,他却说上午给的瓜地。要是真的……

    那汪氏可不地道,前天傍晚那场雨是又急又大,都没淋干净夏学信身上的血,抬回来的时候据说血水顺着门板往下淌可惨了,那林大夫可是当场说没得治了以后可能都要瘫在床上了。

    谁不知道他家老二是废了,就算想甩了这包袱直说就好,就夏学信和周氏两口子那言听计从的老实劲还敢有二话?何必耍这心眼子呢传出去徒让人笑话。不过也能理解,这穷家穷户的谁养的起个瘫子?

    没钱治病就放着,可分灶还不给够粮食就有些过了吧。都说夏老二当年举报山匪行踪有功,县老爷奖了大笔银钱,虽然不知道有多少但肯定不是,单看汪氏她家后来起的那气派的院子就知道。如今也不过才过去两三年而已,就开始嫌弃了?

    这老夏家平日里挺注重名声的,如今怎会破了父母在不分家的规矩?“你们真分家了?啥时候的事?”

    夏鱼不耐烦了,这婆子咋这么没眼色还赖着不走了,不过还是答道,“昨天半上午的事,也没分家,就是我们一家单开火。”

    王婆子听后乐了,还有这个分法啊真长见识。故意道,“单独开伙又不是分家你们急啥,有事找你爷奶他们还能不管你们?一块瓜地而已你家还有十来亩水稻呢。那可是水田不是旱地,值钱着呢,全村人哪个不羡慕,你家可不缺钱的主。”

    这次是夏立根回的,“给我们瓜地时我奶说了,我们家有本事卖多少钱都是我们的,他们不要,可家里也不会再给……”

    “都事打断骨头还连着筋的亲人,那可是你亲奶,真到用的时候还能不给……”王婆子说着说着声音都有些虚了,她自己都不信,夏老二一家可没一个能挣钱的,都说久病床前无孝子,连孝子都没还指望汪氏那虚伪的婆子发善心……

    “呵呵……你奶就没给你们点傍身的银子?你爹那腿可是个无底洞……”王婆子好奇之心熊熊燃烧继续八卦,根本不管自己的措辞多么的不妥。

    夏鱼挑眉,认真回道,“也不是,给了半吊钱,可从昨天到现在给我爹看腿已经花了一百文了,以后还得天天用药……”或许让这婆子把事情宣扬出去也是件好事。

    “啧啧!可怜见的……你们兄妹俩玩吧,大娘家里还有事就不陪你们唠了。”又说了几句,那王婆子见没啥八卦可扒了,施施然走了。

    人走了夏鱼才有功夫去细看地上的瓜,果然一字排开的几个瓜都又问题,不大还一肚子瓜子。夏鱼伸手挖了一块瓜瓤塞进嘴里,刚嚼吧几下脸都黑了:这哪是什么不甜,口感绵软毫无甜味跟嚼棉花没差……

    在夏立根的注视下夏鱼把每一个打开的瓜都试了一遍均是如此,夏鱼也怒了一拳头捶在了夏立根刚摘下还没来的急打开的那个瓜上,那瓜当场裂开内里情形和方才的一般无二。

    夏鱼和夏立根对视一眼都从对方的眼中看到了怒火和无措,可这事瞒是瞒不住的于是默契的各搬了两个打开了西瓜夏鱼还重新摘了一个,两人就这样抱着一路回家。

    路上夏愚好奇夏立根来之前是谁在看瓜地,就没和他透露个一星半点的?问了才知道前院的人说的好听其实压根没派人来看管,想想也是,听那婆子的意思村里人大多都知道他家的瓜废了,看不看管的还有啥区别。

    这样也好,他俩都回去了地里也没留个人,如此也就不用担心有人偷瓜了。

    如今想来昨日小姑想说的就是这事吧,事已至此多思无益,而且即使时光倒流他们也没得选择,记忆里他们家的地位真心不咋底,前院那群人,哎,虽然里面有好心的,可做不得主。

    算了,不提也罢,所以无论时光怎么倒流她都不敢赌,赌前院那群人的人品,这收钱收瓜是必然的结局。

    前边不远处就是家里的院墙了,两人同时慢了脚步,实在是不知道要如何交代,夏鱼恨不得这日头在大写,把大地烤化了他们的脚就可以黏在上面……

    如此就不用想着到家如何面对家人了,夏鱼望天,有风吹过飘来一片云彩遮住了骄阳,她立在投下的阴影里没感受到一丝的凉爽,只觉得空气闷的人心慌,她已经能预料到前院某些人的幸灾乐祸和爹娘的悲观绝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