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三十章 奇怪的东西

    更新时间:2018-11-05 19:50:53本章字数:1044字

    白馨云拉着我在安静的小花园里说了一会儿话,白馨云这几年一直在国外留学,她认识程世容是她留学第一年回国的时候,她买早了一班飞机却忘了跟家里人说,没有人接机,落单的她成了歹徒的目标,还好当时程世容开车路过,救下了白馨云。

    程世容头上的伤就是在那个时候受的,听白馨云描述,当时程世容血流了满头,硬是制住了歹徒等到警察到来。

    我听着白馨云描述一阵阵心惊,几乎能想象当时可怕混乱的现场,忽然白馨云不说话了,圆溜溜的眼睛直直看着我,我被她看得难受,不由问:“怎、怎么了?”

    “姐姐是刚认识世容的吧,为什么会对他那么感兴趣呢?”

    她问得这么直接,叫我措手不及,说话也忍不住结巴起来:“没、没有啊……不是你一直在说他的事情吗?”

    “是吗……”白馨云直直地看着我,我更加不适,故意把眼睛放到别处。

    正好这时程世容走了过来,皱着眉责备白馨云道:“不是叫你不要乱跑了吗,宴会已经开始了,赶快回大厅去,你父亲在等你。”

    “好的吧,”白馨云站起身来,朝我道:“姐姐以后有机会再聊。”

    白馨云往大厅走去了,程世容却没有跟着她走,我抬头看着他,问:“还有什么事情吗?”

    程世容表情怪异,似在生气又似乎在忍耐,过了一会儿才道:“馨云年纪还小,你不要灌输她奇怪的东西。”

    我顿觉好笑:“奇怪的东西?是什么东西?”

    “别明知故问,你知道我指的是什么。”

    我苦涩笑了一下,说:“好吧,我不跟你抬杠了,我答应你不会跟她说奇怪的东西,但我实话告诉你,刚刚白小姐一直在讲你的事情,我还没来得及跟她说什么奇怪的东西,还有别总以为我一直有那种想法,就算……”

    “就算是你们这种人,也是有真爱的?”程世容冷冷打断我,他准确地说出了我想要说的话,我一下子被堵得说不出话来,只能干瞪着他,他冷笑了一声,说:“为了钱甘愿躺到男人身下的女人还好意思说真爱,你也不知羞。”

    我深吸了一口气,最终放弃争辩,我不想说我有个认识的姐姐,她为了还债做了小姐,但她始终只爱她男朋友一人,而就在前几天她结婚了,站在她家新建的二层小楼前拍了张照片发了给我。

    真爱是存在的,只是太过稀少人们放弃了相信,而只敞开腿不敞开心的小姐,没有人愿意相信她是存在的吧。

    “今天不适合说这个,总之你记得就好,馨云她跟你不是一个世界的人,我先回去了,你等会再回去。”

    说完这句话,程世容拂袖而去,我坐在冰凉的石凳上,看着他的背影一直到消失在我的视线里。

    其实我还有一句话没有说出口,我想告诉他,至今我爱过的人只有他,可是听的人已经不在了。

    我回到大厅,宴会已经开始了,在众人的祝福下,小公主一般的白馨云吹灭了生日蜡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