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五十三章 他还是他

    更新时间:2018-11-05 19:50:54本章字数:3007字

    我爸到了警察局也没放老实,嘴里骂骂咧咧的,脏得难听,打扮破烂难看,粗俗鄙陋得连警察都看不下去,最后看不下去了,直接把他拷在了椅子上。

    警察给他做笔录,他说他是来找自己的女儿的,但他女儿不肯见他还躲他。

    他这么说着的时候朝我这边看着,给他做笔录的警察往他看的方向看去,我被两道探究的目光看得浑身不适,我听到我爸舔了舔嘴唇朝那个警察耳语道:“怎么样,长得漂亮吧?别看她长这样,实际上可骚了,初中的时候就跟男人乱搞了……”

    那警察不适地往后缩了一下,但是看我的目光一下子就变了。

    我更加难受,小心地询问身边的小警察,问他我可不可以回去了。

    他看了眼外面,程世容跟一个警察正在检查他被踢砸过的车子,他转过头对我说:“再等一会儿吧!”

    我无措地继续等着,笔录很快做完了,刚刚做笔录的那个警察走到我身边,跟我说我爸顶多拘留一天,到时候还得我来接他回去。

    我下意识立即回道:“我才不会来接他!”

    我马上意识到我反应过度了,缩了一下,又坐回椅子里。

    那个警察把手放到我肩膀上,说:“再怎么说他也是你爸,生你养你的人,做女儿的有什么不能原谅的?”

    我一瞬间如同针扎,立即弹跳起来,推了那个警察一下,他脸色一下子变得很难看,我害怕地缩了下肩膀,道:“对、对不起。”

    正好这时程世容从外面进来了,他奇怪地看了我一眼,我抓住了他的袖子,用祈求的眼神看着他,小声道:“世容,我想回去……”

    程世容眼睛里闪过一丝异色,随后把手按在我的手上,安慰我说:“再等一会儿。”

    他的手掌厚实温暖,从被我爸找到的那一刻缠绕在我身上的恐惧感一瞬间消失了,我感觉我身上充满了力量,一抬头却看见了我爸诡异的脸色。

    我心底大叫不好,只见我爸翘起二郎腿,道:“看看,这骚货当着人面前就开始发骚了,当初把她卖进会所真是太对了!女儿你是不是也在心底感谢我呀!哈哈哈哈!”

    他这一下把所有人的注意力都吸引了过去,瞬间大家都用怪异的眼神看着我,那一个个眼神如同根根针戳在我身上,我爸还在喋喋不休着:“你们看看她现在这样,要不是有我她能有今天?还不是随便嫁了个臭男人这辈子拉倒了!”

    程世容转过头看着我,声音里满是不确定:“他说的是真的?”

    我埋着头,却无处可躲,结巴道:“对、对不起……”

    “我要的不是你的道歉!”他怒吼道,他一把抓住我的手腕,沉声道:“跟我出来!”

    我被他拉扯着出了警察局,寂静无人的小巷,他把我按在墙上,声音里满是怒气:“当初你一声不吭离开,到底是为什么?!”

    我不敢看他的眼睛,哆哆嗦嗦道:“你自己也听到了……我爸他把我绑走了卖进了会所……就是你遇上我的那个地方……”

    程世容深吸了一口气,调整了一会儿呼吸,然后才问我:“那你为什么不回来?!你长着脚的吧!”

    “我想过啊!”我忍不住大哭了出来,积累这么久的委屈一次性爆发出来:“我逃过的!但是每次都被抓回来打了个半死!你呢!你不是找过我吗?不也是没找到就放弃了吗!”

    程世容的表情一下子变得复杂起来,他用力砸了一下墙壁,我吓得瑟缩了一下,同时他痛苦的声音传来:“我找过啊,我找过你的啊……但是……”接下的话他没说出口,他小心翼翼地靠近,然后双臂环上来,给了我一个拥抱。

    我又惊又喜,眼泪也忘记了流,他把我抱在怀里,过了一会儿才道:“……对不起。”

    程世容把我放进车里,然后返回把剩下的事情处理完了。

    我在车里整理了一会儿情绪,把眼泪擦干了,到现在我还沉浸在喜悦和震惊中,程世容打开车门坐进来的时候我都没有注意到。

    “怎么了?”程世容柔声道,手抚上我的脸,“为什么在哭?”

    我一愣,抚上自己的脸,才发现脸上还有泪痕,我忙抹掉,道:“对、对不起……”他却一把抓住了我的手,紧紧握在手中,笑道:“这有什么好道歉的……”

    真的是他!真的是五年前爱我的那个他!

    我在心里呐喊着,眼泪却忍不住越流越多,程世容轻柔为我拭去泪水,在我额头上亲了一下,柔声哄我:“乖,不哭了,你爸暂时不会来找你了,如果他再找你了,你就告诉我,知道吗?”

    “嗯……”我哭着点头,程世容揉了揉我的头,道:“不哭了,我送你回家吧?”

    一听他要送我回家,我有点不高兴了,我抓紧了他的手,眼睛盯着他修长白皙的手指,支支吾吾不肯说话,程世容把耳边凑到我嘴巴,问:“你说什么?”

    “我说……我不想回家……”我小声说,说完我自己都红了耳朵。

    我听到程世容咽了下口水,随后发动车子,调转车头,最后停在了酒店。

    房间门一打开俩人就不管不顾地吻在了一起,唇舌交缠似乎要把对方吞下去一般,他把我压在门上,唇分开,他把头靠在我的肩膀上喘息,双手紧紧环抱着我的腰,我能清楚感受到他胯下的变化,时至今日我也忍不住了,稍微休息了一会儿后又开始寻找他的唇,程世容却稍稍推开了我一点,道:“先去洗澡,乖。”

    我心里满是期待和喜悦,点头乖乖去洗澡。

    热水当头冲下来都没能让我清醒过来,我是想过也许程世容知道真相后他就会原谅我接受我,但我更怕他知道真相后他会更加嫌恶我,而今天的结果叫我惊喜,我捂着脸,尽力把喜悦的尖叫压回去。

    我洗完出去时在房间里找了一圈都没找到程世容,我心一慌,还以为他就这么走了,后来发现原来他在落地窗前抽烟,他脱了外套,穿一件白色衬衫,底下一条黑色西裤,显得他高大挺拔。

    当时我在酒吧里看见的就是这样的他,和那时一样光是一眼就叫我沉沦,但这一刻我可以确信,这个人是我的。

    程世容见到我,哦了一声,把烟掐灭,走过来摸了摸我的头,道:“乖,你先睡。”

    说着就要走,我吓得忙抓住他的袖子,说:“你去哪儿?”

    程世容见我满脸慌乱,笑了一下,柔声哄我道:“放心我不走,我去洗个澡而已,乖乖等我。”

    我躺在床上,紧张兴奋得连自己的心跳都听见了,怎么办……好紧张……

    过了一会儿,程世容洗完出来了,他随意套着白色浴袍,露出半个结实的胸膛,五年前还是个青涩少年,现在却已经是个满是男人味的魅力男人,我越看越难移开眼睛,程世容却又拿了一根烟出来点上,见我还没睡,问:“怎么还没睡?”

    我爬过去抱住他的腰,把头埋在他宽厚温暖的背上,闷闷道:“还不想睡……”

    他把手按在我的手上,深深吸了一口烟,说:“时间不早了,早点睡,听话。”

    我能感觉到他现在的态度有点冷下来了,我有点害怕,忍不住抱紧了他,小声撒娇:“不要……我要你陪我睡……”

    程世容无奈地叹了一口气,终于掐灭了烟,抱着我一同睡在了床上。

    我满心甜蜜,把头埋在他的胸口,嗅着他身上干净温暖的味道,一点睡意都无。

    我小声叫他的名字,他用重重的鼻音回应我,我一遍遍叫他的名字,他回得有点厌烦了,按了按我的脑袋,说:“还睡不睡了!”

    我嘿嘿贼笑起来,说:“你真睡得着?”说着把手往他身下摸去,他被我一碰,惊跳了一下,往后缩了一下,小声警告我:“老实点!”

    这一点跟五年前毫无变化,从刚刚开始我就注意到他的小帐篷了,亏他能忍这么久,我忍不住笑起来,在他耳边诱惑道:“真的不要?都这么硬了……”

    “庄晴!”程世容微愠地叫了我一声,我却越加高兴,这样的反应跟五年前一模一样,我心里得意非常,手上动作也更加大胆起来,他俯在我耳边的喘息也越来越粗重,我感受着手里硬热的触感,自己也有点忍不住了。

    此时我们已经改变了姿势,他浴袍大敞露出大片精壮的胸膛,上面覆着薄薄的一层汗,我手里握着他的那物,我小心地用祈求的眼神看着他,终于他微微点了下头,我立刻低下头一口含进了嘴里。

    结束后程世容用手抚摸着我的嘴角,我伸出舌头追逐着他的指尖,抬起眼睛看他的眼睛,黑暗中,他眼里像是有暗涌一般叫人沦陷沉迷。

    我忍不住用手蹭了蹭他的手掌,终于餍足地闭上了眼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