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001 你我经年不见(修)

    更新时间:2018-11-05 19:41:09本章字数:2175字

    “据最新相关消息称,本市最大的财阀顾氏集团最新上任的总裁顾岂荣,将于今年九月与安氏集团的千金小姐安暖结婚……”

    随着新闻出现在电视机上的,是顾岂荣那张英俊不凡的脸和安氏集团的千金小姐安暖略带娇羞的脸庞。

    赵笙看了看手上的怀孕通知书,脸上的笑意渐渐的淡了下去。

    自己做了他三年的地下情人,如今,终于要结束了吗?

    电视机里的主持人还在喋喋不休的播报着消息,赵笙的大脑却嗡嗡作响,明明是初夏,她却感觉寒冷恍如隆冬,冷的有些刺骨,泪水无声无息从眼角滑落。

     手机铃声滴滴答答的响起,赵笙拿起看了一眼。

    来电人显示,正是电视机主持人嘴里,顾氏集团最新上任的总裁顾岂荣。

    关上电视,擦掉眼泪,赵笙按下了通话键。

    “十分钟,我马上到你那。”

    电话里传来一贯不带丝毫感情的声音,简洁的表达完毕,不在说话。

    赵笙轻轻儿吸了口气,嘴角微微向上扬起,笑意焕然的说了句好。

    随后电话里传来的,便是阵阵盲音。

    放下电话,眼泪控制不住的从眼眶中滚落,一滴一滴的落在她白色的纱裙上,侵透纱裙却看不出任何痕迹。

    赵笙笑了笑,把怀孕通知书折好放在了桌子上,站起身去准备饭菜。

    她知道他今天回来,所以一早就准备好了他爱吃的饭菜,还准备给他一个惊喜。

    可万万没想到,他却给她准备了一个更大的惊喜,真是让她措手不及。

     抬手摸了摸小腹,赵笙微微歉意的笑着。

    “宝宝,对不起了,看来,我们注定和你爸爸没有缘分,是妈妈不够好,你不要怪妈妈,好吗?”

     门铃准时响起,赵笙站起来开门。

    顾岂荣那张菱角分明的脸庞上染带着风霜和一丝不苟的冰冷。

    赵笙甜甜的笑了笑:“这么快。”

     顾岂荣抬眸看了她一眼,盯了好一会儿,直到赵笙感觉到有些不自然了,他才轻轻儿的“嗯”了一声,换鞋进屋。

     赵笙松了口气儿,还以为他发现了什么,跟在他身后进屋,嘴里轻声说着:“饭菜已经准备好了,都是你喜欢的,赶快趁热吃吧。”

     顾岂荣没有说话,径自解了衣服递给身后的赵笙,然后坐在饭桌前,慢条斯理的吃了起来。

     赵笙就坐在他的面前,脸上还带着笑,一边儿给他夹菜,一边儿笑看着他吃。

     他终于又抬头看了她一眼,“不吃?”

     赵笙摇摇头,“我已经吃过了。”

     他顿了顿,嗯了一声,继续吃饭。

     看着他熟悉的面庞,赵笙笑的越发灿烂,眼眸里水光氤氲,她心里疼的像是刀子在割一样。

     仰头看了看头顶,让滚烫的泪水顺了回去。

    她站了起来,拿起怀孕通知书,放到顾岂荣的身前,深吸一口气,忍住内心的颤抖,“我怀孕了。”

     顾岂荣的动作微微一顿,随即放下碗筷,看向她。

     却见她笑颜如花,略显苍白的嘴巴微微蠕动,“孩子,不是你的。”

     顾岂荣一怔,脸上还未有其他神色就已经变成了风雨欲来之前的平静,一双眸子幽幽如墨,可怕的紧。

     赵笙也是怕他这个样子的,可是,她知道,自己必须得这么做才行。

     三年,自己甘愿做了他三年的地下情人。

    为了他,甚至不惜和家里撕破脸皮,只是因为她爱他,一直在幻想着有一天,他能迎娶她进门。

    不求轰轰烈烈,只要平平淡淡就好。

     可是,今天那一则新闻,却是让她所有美好期待和幻想都轰然碎裂。

     他要结婚了,她不可能还继续留下来做他的地下情人。

     顾岂荣顿了好一会儿,屋子里很空旷,安静的有些吓人,赵笙吞了吞口水,还未抬头,他蓦地起身,一把窜到她的身前,大手狠狠的捏住她的下巴将她抵在冰冷的墙壁上,疼痛随着他手中的力道一次次袭来。

    “你刚刚说什么?再说一遍?” 他阴沉开口,一双幽深的眸子就这么直直的盯着她,盯得她心里发虚,只差一瞬,她就差点儿崩溃了。

     可是,她生生的忍住了,忍住疼痛咬牙笑着反问:“怎么?你不相信吗?”她笑着重复一遍:“我怀孕了,孩子,不是你的!”

     

    “很好!”顾岂荣蓦地一笑,一张脸猛地在她眼前放大,浓重的男人气息铺天盖地朝她袭来,他噙住她的唇撕咬着她的唇瓣,不一会儿,浓重的血腥味便充满两个人的口腔,他不仅狠狠的攻城略地,双手还不安分的在她胸前狠重揉捻。

    “撕拉”一声,她的衣服被他一把撕碎,白皙的肌肤瞬时暴露在冷空气之下,赵笙被他猝不及防的狼性爆发吓得浑身颤粟,想起肚子里还有孩子,她不能让孩子有事。

    用尽全力一把推开他,“你混蛋!”。

    赵笙的手不住的颤抖,却倔强的直视他黑沉的快要吃人的脸色,说:“顾岂荣,我不是你的私有物,难道只许你和别人结婚,就不允许我找别的男人了吗?!”说着,她凄惨一笑:“或者说,你还能娶我不成?”

    顾岂荣闻言,不知道是想到什么,本来还暴怒的神色却蓦地沉寂下来。

    赵笙见状,心中了然,不由嗤笑一声:“看吧,顾岂荣,既然你不能娶我,那我和谁在一起,和你又有什么关系?”

    “你知道就好!”顾岂荣盯着她,阴鸷的眸子不带丝毫感情:“像你这种女人!根本就不配和我在一起!赵笙,我们的关系,到此为止!从今以后,我不想再看见你!”说完,一脚踢开身旁的多宝架,转身走了,没有一刻的迟疑。

    赵笙目光怔怔的看着他离去的身影,心里痛的像是刀子在割一般。听着外面的汽车声音走远,闭上眼,眼泪一串一串的滴落下来。

    随后她站起身,走进房间,快速的收拾了自己的一些东西和财务,拉着行李箱走到门口,留恋的看了一眼这个自己充满回忆的地方。再见了,再也不见,我深爱的,顾岂荣。

    到达机场,她给顾岂荣发了一条短信:“顾岂荣,再见。”随后将手机扔掉,搭上了去法国的航班。

    顾氏集团,总裁办公室。

    顾岂荣在接到赵笙已经离开国内的消息后,想到那个笑着说自己怀孕,孩子却不是他的女人,猛地将桌子掀翻:“赵笙!你给我等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