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042 你我经年不见(修)

    更新时间:2018-11-05 19:41:11本章字数:3523字

    赵笙被他说的,一口气堵在胸口,上不去下不来,脸都憋红了。

    顾岂荣见状,不由轻轻一笑:“走吧。”

    顾岂荣安排的是豪华的不像话的单人病房,赵笙看见,微有一些不适应,可到底是事已至此,也没什么好拒绝的了。

    况且,她自己的身体情况她知道,本来之前身体就还没大好,结果今天这一落水,耽搁到现在,她已经有些头疼,只不过是在顾岂荣面前没说出来而已。

    护士给她量体温的时候,果然就已经发起了烧来,说要打针。

    顾岂荣听罢,一双眼睛盯着她,那意思很明显,不是说没事吗?现在怎么说?

    她被看的不好意思,干脆转过头去。

    顾岂荣见状,轻哼一声,没有说话。

    护士进来给她吊上了药水,就轻轻的退出去了,而顾岂荣则是一屁股在沙发上坐了下来。

    赵笙看了他那架势一眼,忍不住开口:“我现在已经按照你说的住了院,还打针了针,你还不走?”

    顾岂荣抬头觑了她一眼:“钱是我给的,房间这么大,我在这里,你有意见?”

    “我……”赵笙被他说的一噎,话语梗在脖子里不上不下。

    半响,她轻呵一声,扯了扯嘴角,只得有些赌气似得说了一声:“随你!”

    顾岂荣见状,嗤笑摇头,复又低下头去。

    赵笙看着他低头看文件,专注而又严肃的模样,思绪不由的飘远。

    八年前,她夜里最喜欢做的一件事情,就是在夜里看文件的他身边,陪着他一起看,给他磨咖啡,挑文件……最后在他的怀里睡着。

    如今想来,这一切好像那么远,可看看眼前的他,却又好似近的她一伸手就能触碰到。

    她忍不住抬起手,朝着那边的顾岂荣轻轻伸出手,伸到一半,神色一怔,却又蓦地收回。

    她不该这样的,他们始终都不可能,她不能再对他抱有幻想了。

    想到这里,她心头酸涩的厉害,眼眸也渐渐地模糊。

    干脆在床上躺好,闭上眼睛,睡觉。

    半夜十二点的时候,顾岂荣从文件里抬起头来,扭了扭僵硬的脖子,目光不由放在了床上的赵笙身上。

    赵笙早输完了液,此刻人已经在床上睡的安稳,平稳低沉的呼吸声轻轻浅浅的传过来,他的耳朵像是发了痒,一路蔓延至心头。

    站起来,走到床前,脱了鞋,轻轻爬上床,他深邃的眼眸紧紧地盯着赵笙。

    月光从窗外洒进来,浅浅的打在赵笙恬静的睡颜上,安静的就像是一个初生婴儿一般。

    他瞧了一眼,心里软的一塌糊涂,闭上眼,忍不住浅浅的印上一个吻在她的额头。

    突然,怀里的赵笙动了动,一声浅浅的嘤咛,他一惊,抬眼看着她。

    她的额头轻轻皱起,眉宇之间微有一丝愁绪的模样不禁让他微微一愣。

    赵笙,你还有什么难过吗?

    顾岂荣的心里生起一丝心疼,他选了一个姿势,将她紧紧地抱在怀中。

    不管你还有什么难过,都交给我吧。

    …………

    第二天早上赵笙醒来,轻轻一动,只觉得自己被什么东西禁锢住了一般。

    睁开眼,视线微抬,就看见某人线条流畅的下巴杵在一旁。

    在抬眼,顾岂荣的整张脸落入眼帘。

    她微愣,顾岂荣这样抱着她睡了一夜?

    意识到两人如今的姿势,她脸颊微微一红,心底却升起一丝暖意。

    不好意思叫醒顾岂荣,她轻轻的挣开他的束缚,却动作到一半,顾岂荣眉头狠狠一皱,手臂蓦地收紧,将她再次紧紧地搂入怀中。

    她不妨,一声惊呼,摩擦动静把顾岂荣吵醒,他睁开眼,眸子还带着一丝迷离,却快速反应过来。

    看见怀里的赵笙,蓦地一把放开她,从床上坐起来。

    “醒了怎么不起来。”他背对着赵笙开口,声音微带不快。

    赵笙闻言微微蹙眉,看了他一眼,这什么人啊?她还没嫌弃他?他就嫌弃起她来了?

    她扭头,也微带气恼的回了一句:“我倒是想起来,可某人把我抱得太紧,根本不给我这个机会。”

    顾岂荣闻言,伸手整理衣衫的动作一滞,蓦地回头,狠狠的盯着她:“赵笙,别得了便宜还卖乖。”

    赵笙心头一跳,看着他,皮笑肉不笑的回一句:“顾总,这句话,我还给你!”

    “是吗?”顾岂荣突然欺近,一把将她压在床头。

    赵笙见状,心内不由一紧,伸手抵住他的胸膛:“你……要干嘛。”

    顾岂荣挑眉看着她,轻轻一哼,嗤笑道:“赵笙,我顾岂荣的占便宜,可不止是搂搂抱抱睡睡觉而已。”

    她听罢,眼睛一瞪,一下子便明白过来他的意思,脸色微变,立即道:“顾岂荣!我警告你,别乱来,这里是医院。”

    “医院又怎么了?”顾岂荣扫他一眼,满眼不屑:“只要我想,大马路我都可以办了你!”话落,整个人猛地前倾。

    赵笙吓得闭上眼轻呼出声,半响,却没感受到身上人的进一步动作,不由微怔,睁开眼抬头一看。

    顾岂荣却已经站在床边整理着衣衫,正似笑非笑的看着她。

    她怔愣了一下,瞬间反应过来,顾岂荣又是在耍他,眼睛一瞪,她咬牙切齿:“顾岂荣!”

    “我在呢。”顾岂荣挑眉,心情貌似很好的样子:“不用这么急着叫我。”说着,想到什么,呵的一声:“以后我希望听见的,不是你叫我的名字。”

    赵笙气结,瞪眼问他:“我不叫你名字叫什么!”难道要她整天顾总顾总的叫着吗?

    顾岂荣闻言微愣,是啊,赵笙该叫他什么?

    正准备说话,门却突然被人敲响。

    他转头,开口说了一声:“进来。”

    赵笙也跟着看过去,门打开,进来的是宋助理。

    宋助理上前,对着赵笙点头致意,赵笙回以一笑,看着他走到顾岂荣的身旁附耳。

    顾岂荣本来脸色颇为平静,却不知道宋助理对他说了什么,一瞬间就阴沉了脸色。

    片刻,顾岂荣抬眼,对着宋助理说一声:“我知道了,你出去等我。”

    宋助理点头离开,顾岂荣眼眸看向赵笙,片刻,开口:“我公司有点事需要处理,你在这里好好休息,下午我来看你。”

    赵笙闻言一愣,正想开口,顾岂荣却头也不回的出去了。

    …………

    坐在车上,顾岂荣的神色彻底冰冷下来:“你说之前捣乱的人抓住了?”

    宋助理点头:“是的顾总,现在人已经带到了您的办公室。”

    顾岂荣听罢,呵的一声轻笑,眼眸微沉,靠在椅背上,他的脸上浮现一丝戾色。

    敢在他顾岂荣的背后动手脚的人,他倒要看看,这个人到底是有什么能耐!

    …………

    顾岂荣一走,赵笙顿了顿,立即就从床上爬起来。

    叫她在这里待着她就待着?凭什么!

    她径自出了医院,然后搭车回家,将自己收拾了一番又跑回了公司。

    刚刚到办公室,张助理就来敲门:“赵小姐,虞总叫你。”

    赵笙闻言一愣,想到昨天晚上的事情,不由顿住。

    片刻,点头:“我知道了。”走过去,张助理却在她耳边提醒一句:“虞总今天心情不好。”

    她怔愣一下,扭头看了张助理一眼。

    张助理扭头,推了推眼镜,有些不自然道:“别误会,我只是不希望你和虞总闹起来。”

    赵笙闻言,不由笑了笑,还是对她点点头:“我知道了,谢谢你张助理。”

    走到虞尘的办公室,顿了顿,抬手,敲门。

    片刻,里面传来虞尘略微低沉的声音:“进来。”

    赵笙深吸一口气,打开门走了进去。

    里面虞尘坐着爱马仕的转轮椅,正背对着她,眼睛看着落地窗外繁华的都市。

    她扫了一眼,上前走到他的办公桌,轻轻叫了一声:“虞总。”

    虞尘闻言,似乎是才反应过来,转过身来,吊儿郎当的斜坐在椅子上,飞扬的眼角微微一挑,看她一眼:“来了。”

    然后扔给她一个文件:“看看吧,这是接下来虞美人新品上市企划书,如果没问题,过几天,虞美人新品就将大批上市了。”

    赵笙见状,拿起来看了看,里面果然详细的分析了每一条的市场变化和兼容性,以及虞美人如今的最佳时机。

    她没意见,点点头:“虞总放心,我会在接下来这段时间,将虞美人珠宝最后一组设计交上来。”

    虞尘闻言,点点头,挑挑眉:“那好,我知道了,你出去吧。”

    “虞总……”赵笙听罢,不由一愣,看着虞尘,微微张嘴,不知道该说什么。

    “怎么?”虞尘扫视她一眼,桃花眼流转,眼波迷离魅惑:“你还有事?”

    “没……”怔愣片刻,赵笙忙摇头:“没有了。”

    “那出去吧。”他伸手指着门,眼眸平静,唇角笑意泛滥。

    赵笙看了他一眼,再三确定,他没有其他的情绪变化和想要说的话,这才点点头,走出去。

    虞尘看了一眼紧闭的门,脸色一沉。

    赵笙关上门,还有些纳闷。

    她本来以为虞尘叫她是要说说昨天晚上的事情,她都已经准备好道歉的台词了。

    可看虞尘的样子,就好像是昨天的那些事情根本没有发生过一样。

    本来这样的情况最好,谁都不去追问,乐的安逸。

    可偏偏这样的情况落在虞尘的身上来,赵笙就有些拿捏不准了。

    虞尘越是不说,她就越是忐忑。他是她的老板,以后处事还多的是,谁知道虞尘会不会将这次的事情留到日后算账?

    这样一想,她就越发忐忑了。

    “小笙!”正在这时,一个略显焦急的声音传来。

    她抬头一看,眼眸微睁:“罗特?”赶忙迎上前,疑惑道:“你怎么在这来了?”

    “小笙!你怎么回事?打你电话也打不通,我只有来这里找你了。”罗特一看见她,就忍不住开口。

    “我电话关机了。”昨天晚上她电话就没了电,现在一直充着,见罗特这个样子,赵笙心里微微一提,忙问:“发生什么事儿了吗?”

    “小笙……”罗特看她一眼,本来刚刚嘴巴挺快的,可此刻却好像是打结了。

    看了她好几眼,最终才像是下了决心一样,开口:“刚刚然然学校的老师来电话,然然被一帮人带走了!”

    赵笙听罢,脑子一炸,还未反应过来,张助理突然叫她:“赵小姐,有你的电话。”

    赵笙一愣,接了电话,还未来得及说话,顾岂荣冰冷的声音从电话里传来:“赵笙,立刻,马上,给我滚过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