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2 舍友出事

    更新时间:2018-11-05 19:50:20本章字数:1553字

    她痛的满头大汗,一个劲的摇头,医生没有给我们说话的机会,我也不好再多问,只和她说剩下的交给我就好。

    孟玲感激的对我挤出一个笑容,躺在担架上安心的离开了。

    我问了事发当时看到了的同学,他们说很是邪门。我们住的四楼宿舍区莫名其妙的停水了,维修工说是管道堵塞的关系,所以孟玲就去三楼打水,回来的路上水桶的拎手不知为何一下子豁口了,孟玲就及时的扶着楼梯扶手稳住身形,这本是本能的事情,可谁知楼梯扶手一下子松动了,孟玲吓得松手,重心不稳的摔下了楼梯。

    幸好是摔下楼梯,如果当时把重力全放在扶手上,那就不是骨折的事情了,想想都可怕。

    我从打扫的同学手里接过了当时的那个小水桶,看着那个豁口,他说他还要交给教务处作证据,所以我也不好在研究。只能沿着楼梯往上走,虽然已经封了道路,远远地还是看得清楚。

    安全通道在宿舍楼里有两个,一个通道又分成东西通道,这是当初修建时依照安全防火的专家建议修建的。扶手是从上面弯曲变形一直到下面的,下面的细铁管已经变形的没了样子,就像被重力强压了改变了形状一样。可是下方固定的栏杆还是和从前一样结实的立在那里,完全没有松动的迹象,的确很诡异……

    我站在对面的楼梯台阶上看着对面,暗暗用尽按压着我手旁的扶手,纹丝未动。就算当时孟玲的力气比我大那也太奇怪了……

    良久,直到门卫进来清人,说这个通道暂时封闭维修,我才困惑的离开。

    本来是打算回来安排一下自己的事情,然后抽空和导师借一些资料看看的,这下子又有事情耽搁往后推迟了。

    简单的收拾了一下东西,知会了隔壁的同学就自己打车去了就近的医院。

    这次的事情虽然诡异,但是校方的还是很积极的相应,补办了手续,毕竟发生了这样的事情对校方影响不好。

    我赶到的时候,人已经送去了手术室接受治疗,听出来的医生的意思,只是轻微的扭伤了,膝盖部位只是有些错位,脚趾部位有些地方需要缝合而已。住院一个星期消消炎,回到学校慢慢调养也就没什么事情了。

    这样我和守在外面的教育处主任都松了口气,作为同窗兼好友,我自报奋勇的留下来等她出来,而主任则是感激的对我说,有需要打电话就好,他还要回去和校方汇报消息。

    一个小时的时间,我就坐在医院的回廊上看着手术室的灯,摆弄着手机发微信和同学们报平安,一时间微信群炸开了锅,说什么的都有,最多的还是觉得邪门。

    我心不在焉的看着手机屏幕,心里想着自己看的那些,水桶没有裂纹的地方竟然凭空的拎手脱离,这个很有可能是巧合,但是那楼梯扶手又怎么说呢?

    昨天还有淘气的男同学来我们宿舍,就是从那个地方滑下去的,就一天的时间今天就离奇的坏掉了?

    直到手术室的灯灭了,大腿被固定着石膏,脚趾被绷带捆得和粽子一般,孟玲被推进了病房。

    瞧着自己的腿,这家伙也很后怕的和我说,幸好当时机灵,身体后仰,不然就不是腿骨折了,有可能是脑骨折。

    我想问当时的情况,可是又一想她现在着惊魂未定的样子,还是别再让她想了,免得半夜做恶梦睡不踏实了。

    护士来换药,里面加了压惊有助睡眠的药物,孟玲迷迷糊糊的睡了过去,我和她说去楼下给她买些吃的,免得晚上饿了。日用品校方已经准备好了,用不着我去操心。

    在楼下的超市买了些零食和水果,拎着袋子才走出大门,手机就响了起来。

    看到上面的号码,我这才看了眼外面的天色,心叫不好,竟然把他的交代给忘了。

    接通了电话,那边就是毫不留情的批斗,“苗依依,你耍我啊!竟然敢放本少爷的鸽子!”

    我理亏,不好多言,只能如实交代。他听说了我们学校有人受伤,这才缓和了些语气,让我现在立即留言给我的同学,然后赶回学校和他一起走。

    东西送回了病房的时候,孟玲已经完全的睡着了,刚好值班的护士来查岗,礼貌的和我说,医院不用家人陪护的事情,希望我配合。

    我把孟玲的手机放在了抽屉里,留言给她,带她醒了应该会理解,也就不会抱怨了吧!终于不放心的看了她一眼,带上了房间的大门,赶赴蓝羽的那场头疼的邀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