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一章 重生初见

    更新时间:2018-11-05 19:30:40本章字数:2492字

    西边残阳过半,半边的天都是绯红色的。

    凤归仿佛看到残阳就在自己的身侧,她微眯起了眸子,淡然一笑。

    “奉城军少沈伯卿发妻举枪自尽”,明日奉城报纸,这必是头条。

    也许死了,就是这般如此吧。泠春并没有在身侧,凤归此刻身体虚弱,却无人在身侧伺候了。

    她并没有再站起来,而是倚靠在了身侧的栏杆上。

    虽然她并不知道为何在死后没有折子戏里面的鬼差,或者是洋话本里面的上帝来接她。

    “老爷,今日我总是心神不宁,总是梦见这腹中的孩子是只金色的鸟儿,金色的就是凤凰,是女孩,怕是你的心愿,我无法成全了……”

    凤归隐约听见熟悉的声音,心里莫名颤抖,紧张的趴着身侧的栅栏一瞥,才发现窗格对面床榻上卧着的是个富贵夫人。

    凤归心惊了一下,瞪大了眼睛看着,母亲?!

    怎么可能?

    凤归看向母亲下腹,挺起的肚子怕是已经足月。

    母亲的面色惨白,点点汗珠布满额头,她身侧坐着的,正是握紧了母亲双手的父亲。

    “夫人怎么会这样想,先开花后结果,何况你给我的是金凤凰,有这个千金给我老赵家开路,日子只会越来约好的!”

    凤归颤抖了身体,咬紧了薄唇流满了泪,泪水模糊了眼睛,叹气后又是一丝的笑。

    她终究还是死了,怕是老天可怜她,让她魂归之前真的回了故里。

    还让她见到了早已去世的母亲和昨日死在沈伯卿枪口下的父亲。

    凤归心满意足的笑了,她轻闭上了眼眸等待着,等着记忆消散,魂魄归天的到来。

    整整一夜,凤归都倚靠在窗帘的面前不曾合眼。

    她看着床榻上的母亲和整夜陪伴的父亲,她笑了,眼前也模糊了。

    随着一声婴儿的啼哭响彻了天边,朝霞满天,东方一片的红晕,凤归的身体慢慢透明,记忆却依旧清晰。

    她又一次睁开了眼,眼前又是熟悉的画面,偌大的宅院里面挂满了红灯笼,门口隐约的传来的戏班子吟唱的声音。

    “凤儿,我的好女儿,快让爹看看!”

    凤归收回了思绪才转眼去看,父亲早已抱她抱在了怀里。

    凤儿的名字是父亲叫起的,凤归虽是父亲起的名字,可是父亲还是觉得太拗口,久而久之就叫了她凤儿。

    凤归虽依稀觉得眼前的一切清楚的不能再清楚,可是她还是认定了这一切不过是上天赐给她的最后一丝怜悯。

    直到她被母亲带到了闺房那一刻,母亲的手温柔的摸在了她秀美的盘发上。

    凤归忽然明白,这一世,她又回来了。

    凤归湿润了眼睛看向了镜中的自己,秀美云润的脸颊,头上俏丽的盘发。

    被母亲带上金凤钗的那一刻,凤归知道她回到了金钗之年,今日就是她的生辰。

    “我的好凤儿啊,就是天生的美人胚子,你爹啊,逢人就说你生那年的喜事啊,他开心啊,疼你疼的,都不要儿子喽。”

    母亲的手慢慢的拿着篦子帮她梳着一头的黑发,凤归嘴角轻挑,反手按住了母亲的手背。

    褪去了岁月的沧桑,母亲又回到了年轻时候柔美。

    凤归听见了屋外父亲爽朗的大笑,心里的酸楚顿时涌了上来。

    父亲果真如同以往那样的诉说着她出生那日的事情,那是父亲的骄傲。

    她名为凤归,意为“凤凰以归”,父亲当她是掌上明珠家里,凤凰,是父亲对她的期盼。

    可是谁又知晓在她出生那日,家里来了一个瞎眼的算命先生,算命先生的一句话,仿佛说中了她的一生。

    “小姐一生富贵,日后定会嫁入高门,婚姻富贵,完全的凤命……”算命先生字字真言,却唯独留下了晚年的那一句。

    父亲虽有疑虑但是却以欣喜不已,他赵家是整个归宁城里最金贵的商人家族,无数人恨不得攀上这门亲事。

    终有一日嫁入高门,他的千金,不会有任何问题。

    凤归的思绪又远了些,她耳畔处传来了唱戏的声响。

    再次闭眼睁开的那一刻,她已经躺在了床榻上,窗外阳光普照。

    她已经不在那间层层高墙的大院子里了,此刻的赵家凤归,已经随父亲母亲离开了归宁老家,来了这灯红酒绿的奉城。

    凤归心惊,因为撇到了桌上今日的报纸,1910年3月1日的奉城日报!

    今日,就是她于沈伯卿初见那天。

    “小姐,你醒了吗?看你睡的香甜,泠春都不敢叫你呢?”

    凤归顿时觉得有些恍惚,睁眼瞧去,果然眼里闪过的是手里端着金边茶杯的泠春,不由的湿了眼睛。

    “小姐?你今日是怎么了,是不是昨天搬来这奉城还不算很习惯?不怕,有泠春在,自然是会陪着小姐的。”

    泠春笑着双手端举茶杯递到她的面前,凤归半眯起了眼睛,深吸着这茶杯里飘出的一缕清香。

    十年了,她好久没再闻到这样的味道。

    凤归接过茶杯轻呡了一口,笑意不由的涌上了心头,总归这一切是梦是假的,凤归也要好好的珍惜。

    “我父亲母亲呢?”她放下手里的茶杯,笑着看向了泠春。

    眼前的泠春居然还是一副少女的模样,丝毫看不出任何经历世间事的痕迹。

    凤归不由的摸了一下自己的脸颊,难道说,她也是回到了当年的模样吗?

    泠春调皮一般的笑着,拿过架子上的旗袍装双手递了过来:“小姐,老爷给你请的那个师父已经到了,现在就在楼下等着呢,这奉城里面的老师都不一样,据说那老师穿着的可是羊皮的小袄子,是洋货店里买的,比泠春这件漂亮上千倍呢!”

    凤归笑了,她自然知道泠春嘴里的师父是何人,她虽然不是儿子,但是却是父亲眼里最钟爱的女儿。

    父亲赵文利是赵家第四代,自打祖爷爷那时候起赵家姓氏就是声名显赫的商人,凤归的幼年就是被无数的礼数所填满的。

    自古女子无才就是德,可是父亲却请来师父教授她琴棋书画,更是亲手传授了古董赏玩的本事。

    凤归只有不到十岁的时候,临摹的画作就已经是归宁城里价值不菲的宝物。

    “小姐?你……怎么了?今日起来你就神情恍惚的,难道是因为这来的师父你不喜欢,其实泠春也不喜欢,这洋人看着就奇怪,说话也奇怪,反正什么都奇怪!”

    凤归笑着看着泠春,穿上了早已准备好的旗袍。

    望向镜子里的自己,凤归才明白,为何当年的奉城里有关于她这样的传闻。

    “凤凰鸣矣,于彼高冈;梧桐生矣,于彼朝阳。”

    楼下忽然传来有人吟诗的声音,泠春含笑凑到了凤归的身前,宛如有回到了当年那样的没大没小。

    “小姐,今天可是好日子,你知道为何夫人让我准备这衣服?这可是那年你生辰夫人特意命人缝制了一年的时间,上面的这只凤凰活灵活现,就和小姐的名字一样的。”

    凤归瞬间敛住了笑,轻咬了一下薄唇,心里不免酸涩。

    她算了一下日子,心里一抽,是今天了。

    今天是她和沈伯卿在年幼时候,第一次见面的日子。

    虽那时的他们都在懵懂年华,抵不过在瑾城舞会上的相邀。

    但是凤归想到沈伯卿看着她举枪自尽时候的面色,还是紧张的手心满是冷汗。

    还是到了这天,没成想死而复生,就到了缘定三生三世的那一天。

    见?还是不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