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三章 极甜的斗嘴

    更新时间:2018-11-05 19:30:40本章字数:2260字

    眼前的这一幕,倒是先吓的洋人老师惊叫:“哦!毒发身亡!”

    凤归才浅浅的侧身坐下,全然没一丝的慌乱。

    她淡笑的挑了一侧的秀美,一只指头轻挑了沈伯卿嘴角喷出的“鲜血”。

    “阿娘亲手熬制的红果子蜜,就是香甜。”

    她一言一行显露的,都是深宅大院内女子才会有的气度,配上身上的一袭红色旗袍,倒是让做戏的沈伯卿好生的没趣。

    他爬起来,瞥了眼凤归。

    “你这个小姐好生的没趣,逗闷子都逗的如此的寡淡如水!”

    沈伯卿还是孩童的年纪,说的话自然是没有遮掩。

    凤归倒是听到了耳里放入了心里,浅浅一笑,微微颔首看向了身前的沈伯卿。

    虽然现在的他依旧稚气未脱,可是为何彼此凤归再见的那一刻,心却怦怦直跳?

    “你为何脸红了?你怕是也看上我父帅了吧,想着奉城的女子那个不爱我父帅的,都是坐足了美梦的人!”

    沈伯卿一而再再而三的话,让凤归倍感不悦。

    想当初父亲的确是误会过老帅有此等想法,可是她自己的心里明白,此刻的老帅和父亲,怕是早在心里定下了这门亲事。

    沈伯卿啊沈伯卿,凤归是你未来的夫人,你怎么又敢如此的无礼呢?

    “沈公子真是说笑了,你可不知道我父亲和你父帅是何交情,据说我家当年还在归宁城的时候,他们就率先拜了那天地,只不过喝的不是交杯酒,而是过命的酒,既然你我父辈是兄弟,我怎么又会进了你帅府呢?”

    凤归一句话说的凌厉了些,沈伯卿闹了一个大红脸。

    身侧的洋老师倒是一脸不接的打断了,犹豫着重复着凤归和沈伯卿的话。

    “等一下,你们的话很有意思,在我们西方,都是自由的恋爱,这才是真主的决定。”

    洋老师是天主教徒,自然话里话外都是传教的理论。

    凤归的心沉了一下,她深知这洋老师日后成为了沈伯卿身边的一颗炸弹,为了自己的利益,曾经害的沈伯卿差点丢了性命。

    虽然现在还早的很,算起来洋老师使坏还有个把年月。

    凤归心里犹豫,要不要现在就断掉这日后的后患呢?

    凤归自然知道这洋老师来头了得,想必身后一定会有政府背景。

    父亲虽然才是第一天来这奉城里,但是想必在老家归宁城里的时候,就已经打点好了这里的一切。

    就如同刚才小桂子所说,虽然这奉城里面富贵人家不少,但是他们赵家在归宁城里可是数一数二的大户人家。

    要说她们赵家集体迁徙到这地方,虽是洋人聚集的洋气地方,但是那些名门官宦肯定是拿这帖子要上门拜访。

    凤归眯着一双杏眼,看着面前这个洋老师的一举一动。

    他现在倒是一副温文尔雅的样子,如果不是日后她亲眼所见,倒真想不出此人也有拿着枪,一副狰狞的面孔。

    “你在想什么?是不是刚才因为我的话动容了?不瞒你说,我还真听我父帅说过,他拿了你的生辰八字和我的去算,说咱们两个人是天造地设的一对。”

    凤归有些恍惚的收回了思绪,眯着一双眸子看着对面的沈伯卿,一张稚气的脸上依旧透着沉稳。

    凤归有些犹豫,自己本是在前世恨极了他,为何今日再次初见,却又不忍心的动了另外一番心思。

    只见沈伯卿手里拿着半个面包,狼吞虎咽的全塞在了嘴巴里。

    他用手托着一半的腮帮子,闪着一双眸子看着对面的凤归。

    凤归掩面一笑,倒是拿出了富贵人家小姐的矜持。

    “沈少爷这话说的,自然是不要颜面了些,虽说你家是这奉城当中数一数二的人家,老帅又是叱咤风云的人物,但是我家也不差,自然没有非得嫁于你家的必要,先是你的父帅,紧接着又是你,请问沈公子何来的这种自信?”

    凤归不紧不慢的打开了手里的羊毛小扇子,这扇子和她的旗袍倒是不配,应该是母亲从洋货店里买过来的。

    不过她却喜欢这着扇子,比起富家小姐都用的那种竹扇子,这把扇子倒是轻了不少。

    沈伯卿被问得一时语塞,虽然是不大年纪,但是他也算是饱读诗书。

    凤归自然知道的清楚,这沈伯卿虽说是老帅众多孩子当中的老大,但是却未自幼长在老帅的身边,自然是不服从老帅的管教。

    老帅一共有六个姨太太,总共儿子就生了八个。

    这沈伯卿作为长子却总是不甘心做笼中的金丝鸟,虽然现在依旧是孩童年纪,他身下的弟弟妹妹并没有出生。

    但是此时的沈伯卿,早就已经表现出了一只雄鹰应该有的向往。

    凤归想的有些出神,她慢慢的收回思绪,看着对面的沈伯卿。

    此刻的沈伯卿一双眸子里面透着干净,倒是没有成年之后的阴霾。

    凤归一瞬间倒是觉得现在是最好的时光,如果能留住这干净的岁月,她倒宁可沈伯卿永远不长大,一直都是这玩泥巴的年纪。

    沈伯卿是老帅及其宠爱的长子,在凤归这里吃了亏,自然是想尽办法要还回去的。

    他两只眸子一眨,果然瞬间就来了主意。

    “听你这话,自然是不愿意嫁进我帅府,可是自古父母之命,你也是没得选择的,可是料想你也没有这个命,我父帅曾经找过算命先生,说我这辈子是要娶一个凤命之女,你名字里虽然有一个凤字,但也并不代表你就会有这样的吉祥命运。”

    沈伯卿一对英眉微微的挑了一下,显然是一些很得意。

    凤归掩面一笑,想着这家伙只是小小年纪,居然就已经习惯了和她斗嘴。

    如若换做当年,这一幕是万万不会发生的。

    想着当时的凤归一直就是富家小姐的矜持劲儿,哪怕是婚后,自然从不会和沈伯卿这样的对话。

    但是纵观这一世,该有的该来的,凤归早就已经了如指掌。

    前世扰了她气运的人和事,自然是要与之背道而驰。

    沈伯卿见凤归不说话了,洋洋得意,以为自己赢了。

    反倒是凤归没了兴致,从面包上揪了一小块还在嘴里,就着牛奶吃了下去。

    到这时,一旁的洋老师终归是忍不住了,想着他刚来中国没多久,对于周围的一切都是好奇的。

    中文虽然说得不错,可是当他听到凤归和沈伯卿这段本应是闺阁斗嘴的话的时候,想必也如同听天书一般。

    一顿早餐吃的倒是饶有兴致,马上就该到了上课的时间。

    凤归虽是回到了金钗的年月,但是那些本事却依旧还在她的脑海里。

    自然这些洋老师准备教给她的东西,她早就烂熟于心,凤归想着自然不需要了,还是先把这洋老师赶走,以绝后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