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七章 “六哥”解围

    更新时间:2018-11-05 19:30:40本章字数:2841字

    凤归看着年少时候的沈伯卿一副小小的人儿,却是有着极大的气质,顿时心里好生喜欢他。

    仿佛在过去的记忆当中,从未见到沈伯卿会有如此的模样,凤归顿时也就来了兴致。

    她较劲般的勾了勾手指头,让沈伯卿凑到了自己的面前。

    沈伯卿虽然知道这男女授受不亲的道理,但是毕竟也是学着洋话本长大的,显然也知道这西方自由恋爱是何道理。

    更何况沈伯卿的父帅也有不少的女人,四姨太五姨太都是这洋学堂里出了名的美人儿。

    她们和自己的父帅在一起的时候也是从来都不顾祖宗礼法的,他也就自然而然的走了过去。

    沈伯卿才一点点走到凤归身侧的时候,就被凤归身上的胭的香气吸引了。

    他淡然的挑了一下眉毛,觉得这个味道甚是好闻,本想在这个女子面前占得一些便宜,可是现在全然没了这些想法。

    “你还有什么事情吗?如果没有的话,我便下去替你把那个洋人打发了,否则听他在这里说着那蹩脚的中国话,心里就一阵阵的憋屈。”

    凤归看着对面的沈伯卿有些急切的样子,倒是想起了当年叱咤风云非诚在战场上的沈伯卿,仿佛也是这幅样子。

    “你先别那么着急,你听我把话跟你说完了,这楼下有我的父亲和母亲,还有你的父帅,他们虽然把你我送进了洋学堂,也自然接受这洋文化,可是这规矩礼数却是一点儿都不能少的,你若公然的在你父帅面前说出了得罪人的话,他回去岂不是要让你吃鞭子?”

    凤归自然知道老帅把沈伯卿当成掌上明珠,宠爱起来,比这女儿还要多了三份。

    可是却故意说出这样的话,没想到沈伯卿居然挺了一下脖子,得意的对她勾了勾手指头。

    “这你就放心好了,我父帅曾经教导我,这作为一个有礼数的大男儿自然是要以德服人,这手里的枪固然重要,但是如果能用嘴巴谈成的事情,又何必要动用武力呢?”

    沈伯卿说完,一路小跑地下了楼,脚上的小军靴和楼板震动的声音,倒是让凤归找到了熟悉的感觉。

    身后的泠春好奇的凑到了凤归的面前,贴在她的耳畔问道。

    “小姐,这是什么意思?真的让沈公子去了吗?他只是十几岁的娃儿年纪,要是真的说了什么得罪人的话,怕是着洋老师没赶走,到时为自己惹了不少的麻烦。”

    凤归摆了摆手,丢掉了手里面的扇子招呼着泠春走了下去。

    楼下传来的依旧是留声机里放出的音乐,都是这上海滩传过来的,想着奉城也没有几家会有这稀罕玩意儿,这大帅看中了她也不无道理。

    小小年纪的凤归早已经出落的亭亭玉立,走下来的一瞬间,竟然也摆出了富贵人家小姐该有的闺中之美。

    洋老师看到凤归来了自然也是凑了上来,从眼神里可以看得出来,这洋人对于凤归也有着默默的打算。

    沈伯卿跟年纪小,但是也算是伶俐,他走到了洋人面前拿出了中国人的礼数,深深的鞠了一躬,还尊称了一句老师,让一旁的大帅和凤归的父母着实收回了眼光。

    “这位先生,伯清也不知道该如何称呼你,但是自然你是以老师的身份进了赵家的大院子,既然赵小姐称你一句老师,我自然也得称您一句老师,也算是客随主便,随了人家的意思。”

    沈伯卿刻意没有咬文嚼字,倒是也知道如果多了对面这个洋人肯定是听得一头雾水。

    可是这句表面上听起来客客气气的话却处处充满了火药味儿,先是坐在一侧的双方父母愣了一下,紧接着就听到了传来的笑声,来自于楼梯上的凤归。

    洋人老师想尽办法的想要留下来,凤归也算是看得出来,这老师怕是对自己有着非分之想。

    如若不是这洋人日后不安分总是想着给沈伯卿惹麻烦,她倒是愿意把这洋老师留下来。

    暂且留在自己身边好好的打趣一份,也让他明白明白深闺中长大的女孩也不是那么好对付的。

    洋人碰了一鼻子灰,自然是要问清楚沈伯卿这话是什么意思。

    可是毕竟这洋人在中国呆的久了,自然也知道了迂回的战术。

    他并没有主动和沈伯卿说话,反而果然拿出了一副老师的姿态,转头看向了沈伯卿的父亲。

    “大帅,都说你有一个聪明的儿子,我今天算是领教了,没想到他小小年纪居然说出来的话让我都无法应对,在我的国家,这样聪明的小孩子都是不多的。”

    沈伯卿自然是面不改色,看着对面洋人的脸瞬间变得煞白,他就知道自己也许是占了便宜。

    他并没有给父亲说话的机会,反而是沾沾自喜的再次鞠了一躬。

    “老师这话客气了,伯卿自然是承担的起的,想必你那个国家怕是不及我泱泱大中华的万分之一,能有几个像我如此聪明伶俐的人,也是你们国家万分里的福气了,不过不知道老师知不知道我中国有一句俗语,叫做男女授受不亲,你可知道?”

    沈伯卿的一句话让对面的洋人顿时绿了脸,掰着手指头算了半天,有些无奈的皱了眉头。

    “沈公子,我刚刚在你父亲面前夸你饱读诗书,可是这亲不亲的倒不是你一个孩子应该说的话,就算在我们西方,孩子也是不会说这种话的。”

    “哈哈哈哈!”

    听完洋人这话,一旁沈伯卿的父亲哈哈大笑了起来,一掌拍到了大腿上,无奈的走到了沈伯卿的身边。

    此时的凤归也已经走了下来,站在楼梯口轻轻地掩面一笑。

    她手里的羽毛扇子换成了一个绣花的手绢,配上一身旗袍倒是得体,仿佛真是从画上走下来的大家闺秀一般。

    按照在闺房里面逗趣的路子,凤归此刻自然是要和沈伯卿说上两句。

    不过她也知道在父亲面前怕是还要讲一些规矩,便也收敛了性子,走到父亲和母亲面前行了礼,还给大帅规规矩矩的行了礼。

    凤归的父亲爱女心切,在外人面前却从不收敛,他揽了凤归坐在了自己的身侧,笑着看向了洋老师。

    “既然我女儿对于老师没有第一眼的缘分,那咱们自然也就不要强求了,不过我这赵府还是随时欢迎老师上门做客,中国人有句话,买卖不成仁义在,我们还是朋友嘛。”

    那洋人本以为自己只要留下来,便可以在凤归父亲那里讨到一个允许,可是没想到凤归这一出现,反倒是让他彻底的没了这机会。

    “赵老爷,我倒是不一定要多少的薪水,我是觉得您家的小姐不接受一点西方思想,怕是可惜了这副容貌。”

    赵老爷子被说得一鼻子灰,他自然听明白了沈伯卿话里的意思,男女授受不亲,这话里话外透着的都本不该是一个十几岁年纪还同说出来的话。

    凤归的父亲多少担心这话是老帅教的,他们赵家世代经商,生意做到大如天。

    可是这凤归父亲心里总是有一个结,就是他几代人从未出过一个当官儿的。

    虽然做生意做到怕是要顶到了天上的九重天,但是这官府里面没个背景,凤归的爹总是担心有一天没了依靠。

    这算命的都说他宝贝女儿凤归是一个凤命,早晚要嫁入高门。

    而这大帅府就是最好的去处,可万万不能让着洋人从中插一杠子,扰了他多年才等到的机会。

    可是还没等他张口拒绝,一旁的沈伯卿倒是伶俐的开了口,这一次没有留丝毫的颜面,挺起了脖子就凑到了洋人的面前。

    “刚才我的一番话,老师难道没有听明白吗?作为教书育人的老师,自然是不要把事情做的太过于明显,既然老师一直都说要这家小姐接受洋人思想,那我自然也是和你直来直去的,我们中国人一向讲究委婉,可是在你这怕是不好使了,那句话我就明白的告诉你,她是我未来的夫人,我自然不能让你留在她身边,我不喜欢有别的男人留在我未来夫人的边上。”

    沈伯卿这孩童嘴里说出来的一句话,倒是让一旁的凤归都惊着了。

    她的脸上泛起了一阵绯红,向着当年沈伯卿居然也有如此气魄。

    纵使年幼的沈伯卿并不知前世如何,但是看着面前的沈伯卿,凤归倒是心里再次泛起了涟漪。

    凤归心里想,怕是这个男人注定了三生三世都是她逃不出去的那个情劫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