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十二章 救下的“小豆子”

    更新时间:2018-11-05 19:30:40本章字数:3288字

    凤归收起了心里的愁哭,手里端着咸菜和馒头,打算回屋去。

    她心里本乐的如开了花,可是打眼望去却看见了厨房的墙角处脏兮兮的地方,此刻正蜷缩蹲坐着一个瘦的如同小豆丁一样的小男孩。

    凤归蹙起了眉头,一双眸子上下打量了半天,心里想着这孩子倒是眼生,好像从来没在府里见到过。

    不过她转念又一想,这前世的自己是两耳不闻窗外事,平时连屋子都很少出,更何况这不起眼的下人,自然是见不到的。

    凤归心里产生了一丝怜悯,这孩子甚是可怜,家里虽然下人不少,但是父母对下人却是极好的。

    厨房里这些做粗活的下人,虽然比不上泠春这种贴身丫头来得得宠,但是总归不会可怜到如此地步。

    眼看着凤归停下了脚步,泠春伶俐的顺着她的眼神看去。

    当她看到墙角处那个小男孩的时候,急忙拉住了凤归的手,头也不回的就要往厨房外面走。

    “小姐,咱们快走,你不用去搭理这种人,这种人生的就是一条贱命,老鼠的儿子会打洞,看了这种人,只会脏了小姐你的眼。”

    凤归意外的调了一下眉毛,心里多有不乐意。

    她自然是出身富贵的大小姐,但是上的也是这新式的学堂。

    学堂里面讲究的就是平等,无论是小姐还是下人,就算是天生突刺,但是总不能有如此这样大的差别。

    凤归打定了主意,那可是三头牛都拉不回来的。

    她把手里东西放下,踱着步子走到了小男孩的边上,也并不敢凑的太靠前,只因这孩子实在是太脏了。

    凤归打量着蜷缩在墙角处的男孩,男孩颤颤巍巍的耷拉着一双眼睛。

    她看着这眼睛倒是通透的,看得出来是一个善良的孩子。

    凤归心里多有不忍,这孩子是做了什么错,要把他丢在这个地方,眼看着男孩身上的衣服都要破了,甚是比那厨房用的抹布还要更脏了一些。

    凤归蹲下了身子,也顾不得厨房里面其他的下人的眼神,凑到了那孩子边上。

    一股子腥臭的味道就传来,凤归掩住了口鼻,怕是这孩子已经有很长时日没有洗过澡了。

    “你叫什么名字?干嘛要躲在这个地方?是厨房里面的杂役不?”

    凤归说话一向没什么架子,可是想着下人也不一定个个都认识她。

    她平时不来厨房,就算是来也只是要了馒头咸菜就走,这小男孩儿眼生,怕是刚来没几天。

    泠春急忙的追了上来,眼看着阻止不了凤归,只得蹲在她的身边指着那个小男孩骂。

    “丧气的东西!还敢在这个地方呆着!没把你赶出去,已经是老爷太太发了慈悲了!碰上这样的菩萨心肠人家,也只有你们这种人才会干出这种丧尽天良的事情!赶紧走,别脏了我们家小姐的眼。”

    泠春说话一向不客气,但是如此的样子,却让凤归来的脾气。

    “何必说话这么刻薄,这孩子是做了什么事情要如此的待他,这是厨房里谁的孩子,你们倒是出来说一说。”

    凤归的声音大了些,但是在厨房里面还是被锅碗瓢盆的声音盖住了。

    大厨此刻也走了过来,看到蜷缩在墙角处的孩子的时候,瞬间瞪起了一对牛眼。

    凤归本想向这大厨问问清楚,可是没成想这大厨的脾气更加的火爆。

    大厨此刻也顾不得擦手,手上还沾满了污泥就掐住了那小孩的耳朵,疼得孩子嗷嗷直叫,哭着求饶。

    大叔倒也不怜悯,也不顾及凤归的面子张嘴就骂,还伸出脚用力的踢在了孩子的小腿上。

    孩子一下没站稳,双腿就跪在了火烫火烫的炭火上,疼的脸色瞬间煞白。

    “不长眼的小孽种!赶紧滚!再让我看见你,就把你当成柴火,搁着炉火里点了!”

    那小孩疼得根本就站不起来,凤归顿时急了,也顾不得孩子是不是一身的脏臭,起身就把孩子扶了起来,护在身后。

    凤归也是火爆脾气,但是一般都不会撒在下人身上,可是这一次,这些人做的未免太过分了一些。

    “你们一个个都是恶鬼托生的吗?这孩子犯了多大的错,你们要如此对待他!我爹妈对待下人一向都是宽以待人的,你们倒是和我说说,是哪个教出了你们一个个如此刻薄的心肠?”

    看见凤归生气了,厨房里面也安静了下来。

    大厨一脸无奈的撇了撇嘴巴,换了一张笑脸走到了凤归的面前,但是这眼睛却一直撇在了小男孩的身上,仿佛看到了仇人一般。

    “大小姐,您是不知道,这孩子的爹就是个小偷,现在已经被官府抓去了!如果不是老爷看他可怜把他留下来,早就扔到大街上去当个叫花子!什么老子什么儿,这小子天天在厨房里面偷吃的!三天不打是不长记性的,打死了也是活该!”

    大叔两句话没说完,拿起了手里的擀面杖又要打孩子。

    凤归这下急了,用手护住了小孩在身后,侧身看向了泠春。

    “去和我爹说,这孩子我要了!让他留在我的身边伺候我,小桂子也到了十一二岁的年纪,送到柜上上去学一学站柜,没有必要留在家里伺候我。”

    凤归说完就扶起了身后的孩子,她眼看着那孩子的膝盖被火红的炭火烫破了一层皮,心里多有不忍。

    她也顾不得其他,搀扶着那个孩子就出了厨房,泠春倒是也不敢怠慢,行礼过后也跑了出去,但是很快就回来了。

    凤归一双秀眉蹙起,有些不耐烦,但是看到泠春的样子,又叹了一口气。

    她带着这孩子回闺房着实是不太合适,不过看着那个孩子应该有七十几岁的年纪,却不如泠春的肩膀高,凤归的心里多少是有些心疼的。

    “你别害怕,你告诉我你叫什么名字?我让这姐姐去给你打水洗澡可好?你身上实在太臭了,我就这样把你带回房里去,怕是也呆不了几个时辰,这屋里的花都得被你给熏死了。”

    凤归边说,边挥挥手打发泠春去准备洗澡水。

    这泠春倒是不乐意了,想着自己打小就进了赵家,除了伺候小姐之外她可是什么活都不用干的。

    现如今让她打洗澡水也就罢了,居然还是伺候这样一个小叫花子。

    凤归顿时也平了心性,没有那么大脾气了,她看出了泠春的不乐意,也笑着低了身子,玩笑的语气求着泠春,倒是一副小姐丫鬟换了身份的样子。

    “好了,好了,我的小泠春,就麻烦您去打一盆热水给这孩子洗一洗,如若这是你家的弟弟,你心里是不是心疼?他爹做了什么事情,总归他是无辜的,我若今天没有看见也就罢了,这孩子就算是被打死了也和我没关系,可是今天就是在我眼睛底下发生的,你说我能不管吗?”

    泠春自然也是没了脾气,点点头转身就出去了。

    凤归这时候再转头打量着这孩子,虽说是瘦了一些,但是这眉眼之间长得也算是灵秀。

    这孩子身上臭味难闻,凤归怕伤了这孩子的心,自然也不敢用手捂住。

    可是却坐的离这孩子远了一些,打量了一番,张口便问。

    “有些规矩还是要和你说一说的,你也知道我是赵家的小姐,留你一个男孩子在我的房里是万万不能的,这可是坏了规矩的!但是你可以留在我的屋里伺候,只是不能进我的闺房,就和那小桂子似的,平时替我干一点粗活,跑跑腿,你可乐意?”

    那孩子大概是被人打怕了,瞪着一双眼睛眨了半天,半晌才缓过神来。

    他也顾不得自己的膝盖是不是伤了,跪在地上咚咚就磕头,愣是磕了三四个都没能停下来。

    凤归掩面一笑,怕是这孩子把她当成活菩萨了。

    “谢谢小姐,谢谢小姐,谢谢小姐.....”

    那孩子也是不会说话,嘴里三句话翻来覆去的说了半天。

    凤归不想凑上前去扶,也是因为这孩子身上实在是臭味儿大了些。

    她也只得拿着手绢挥了挥,让这孩子先起来说话。

    “行了行了,在老爷夫人面前规矩多了些,我这屋里没有那么大规矩,你看的小桂子,平时在我面前的样子,也就知道我是何为人,不过我总要跟你说一说,你告诉我你爹做了什么?你又叫个什么?”

    那孩子这才站起了身,瘦弱的身子让凤归看了着实心疼。

    这凤归倒是也没计较太多,倒了一杯茶水递到孩子面前。

    小男孩倒是也懂事,瞪着眼睛又跪在了地上,双手高举过头顶,这才把茶杯接了过来。

    怕是这茶杯一接,这主仆的关系就定下了,凤归心里倒是暖暖的。

    这小男孩看着聪明,以后定是一个得力的帮手,一定可以排上用场。

    这一世,多一个可心可信的人,对她太为重要了。

    “小姐,我没有偷东西,我爹是偷东西了,但是是为了给我娘看病,可是我娘还是死了,我真的没有偷吃的,这厨房里的吃的不是我偷的......”

    小男孩说着说着就开始哽咽,这话也开始说的不清楚。

    凤归这时才发现这孩子的嘴巴里面没有几颗牙齿,想着这孩子的年纪,也不到换牙的年龄,就算是换了牙齿,也不至于这门口的牙齿,只剩的一只手的手指头都能掰的过来。

    “你先别哭了,告诉我你嘴里的牙是怎么回事?你又叫个什么名字?”

    小男孩又磕头,连连的解释。

    “回小姐的话,我叫连成......我这嘴里的牙是被厨房大师傅给打掉的......”

    凤归手里刚端起茶杯,在厨房里说了太多的话,总感觉口干舌燥。

    可是这水还没有含进嘴里,她就听见了对面男孩的这句话。

    凤归顿时吓得双手一颤,这茶杯瞬间就碎在了地上。

    这孩子叫连成,沈伯卿未来的副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