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十四章 烫手请帖

    更新时间:2018-11-05 19:30:41本章字数:3707字

    凤归心生疑惑,手里拿着还发热的年糕就凑了过去。

    可是没成想才走到了银行的门口,就看见二太太卢氏笑脸盈盈的走了出来。

    而这卢太太的身边,竟然还跟了一个新式打扮的少女。

    凤归脸色骤变阴沉,停下了脚步,站在街边的角落里打量着这走出来的女孩。

    女孩看起来和二太太关系不浅,一边笑,一边还挽住了卢太太的胳膊,满脸的殷勤,出门到时候,眼神还不忘打量着二太太身侧的沈伯卿,眼里满是爱意。

    凤归又看向了沈伯卿,他的脸也是铁青的,断然是一眼都没看,眼神盯着地面。

    凤归心里笑骂,算你沈伯卿有良心。

    女孩身上穿着的都是最新式的小羊皮装,应该是新新百货新上的款式。

    她才来这奉城没多久,都还没有来得及去那最大的百货商店里逛一逛。

    凤亏见那女孩跟卢太太聊得热烈,自然也就不过去贴那张冷脸,反倒是一旁的泠春凑了过来,她都因为太过于专注,而根本没有发现。

    “小姐,那不是沈公子吗?你不会去打个招呼吗?”

    泠春心思不够,自然是没有注意到一旁的二太太。

    凤归微微的摇头,手指捏住年糕的时候,也掐得更加用力了一些。

    “不了,我们还是回去吧。”

    凤归转头招呼泠春,她也不想坐车,就徒步走着。

    她时不时的转头看向了银行的门口,只见女孩微笑着摆摆手,仪态倒是姣好,只不过这眉眼之间,总是多了一丝的讨好。

    凤归虽不认识她,但是看女孩一身行头,自然也出身高贵人家。

    只不过这公然的拖头露面,凤归不明白,她究竟是何家的千金?

    回到了家里,凤归的心情也暗了下去,嘴里的年糕也失去了第一口的香甜,断然是已经凉了。

    晚饭也只是应付了事,回到屋里的时候,父亲便招呼她到了书房,说有重要的事情要与她商议。

    凤归觉得身体有些乏了,对于父亲也一向是没大没小,只是应了一声说不愿意,便留在了屋子里。

    可是没过一会儿泠春就过来回话,说是帅府派人过来了。

    “小姐,还是去瞧瞧吧,送来了一张帖子,还是两个副官亲自送来的,和帖子一起来的好像还有个盒子,说是必须亲自交到小姐手上。”

    凤归好奇,微微蹙起了眉头。

    她分明已经是当众的拒婚了,难不成是这帅府心里不服气,来找她讨说法?

    老帅不是小气之人,凤归也是留足了颜面,想着干出这事的,也就是帅府的二太太的。

    凤归有些担忧,纵然知道这沈伯卿和老帅不可能做出什么事情来,但是她多少有些低估这二太太卢氏了。

    怕是这卢氏今天下午去了银行,生出了些事端。

    凤归心里忐忑,脚下的步子自然也沉重一些。

    到了书房里的时候,父亲赵文利已经在里面等待,但是看样依旧是一脸的笑容,心情并未沉重。

    凤归松了一口气,瞥眼看到了桌子上的帖子和一个精巧的盒子,怕是喜事儿。

    平日里没规矩惯了,但是遇到了这等大事,凤归还是恭恭敬敬的行了一个礼。

    这礼自然是旧时候的规矩,现在的已经不兴这个了。

    父亲倒是满意,心里想着这般规矩要是到了帅府,也是招人尊敬的。

    “父亲,听说帅府派人来了,还送来了帖子,这是要宴请父亲吗?”

    凤归心里虽忐忑,可是想着父亲和那老帅可是生死之交,这样的宴请以后怕是少不了的,便也就少了些担忧。

    赵文利摇了摇头,伸手递过的帖子。

    凤归瞥眼,这帖子倒是精致,上面的小楷也写得格外的娟秀,定个女人写的帖子。

    难不成是给自己的?

    “这个是?我不看了,还是父亲你告诉我吧。”

    凤归故意没有伸手去接,心里多少是不乐意的。

    自己不久之前才公然的拒婚了,现在这帅府又送来了帖子,如若真是诚心邀请,怕也是一场鸿门宴。

    凤归倒不是不敢去,而是不想,她心里另有打算。

    赵文利自然疼爱她,也不会多加责备。

    这婚姻大事一般都是父母之命,媒妁之言,可是唯独对于他最为珍视的女儿,他自然要问个清楚。

    凤归不愿意,他自然不会强求。

    但是他心里也明白,这和帅府联姻是早晚的事儿,反正现在孩子都还小,不强求于一时。

    赵文利心里看得通透,这已经不是父母之命,媒妁之言的事儿了。

    凤归这丫头早就和沈伯卿对上了眼,两人浓情蜜意之时,只不过是碍于面子礼数,彼此不愿承认罢了。

    “帅府下的帖子,下月初一有一个舞会,奉城里面有权有势家里的千金都会去,你是少帅的未婚妻,这种场合自然是少不了你的,这二夫人还特意派人送来的礼服,专门为你定做的,去试试看合不合身。”

    赵文利说着,连同手里的请帖放在了盒子上,推到了凤归的面前。

    凤归的心一下子冷了,她又想起了今天在银行门口看到的一切。

    那女孩的手里也拿着同样的帖子,只不过好像少了个盒子。

    她的帖子是由副官送过来的,可是那个女孩确实有二太太亲自送去。

    这去的都是奉城里的千金名媛,如若凤归没有猜错的话,今日见到那个女孩,怕是那银行行长的千金。

    凤归挑眉,嘴角露笑,心里顿时又有了主意。

    “父亲,这城当中除了老帅之外,你可认识其他的有钱有势,或是富贵之人?”

    赵文利有些意外,略微沉思了片刻,还是摇了摇头。

    “初来乍到,虽然生意做得兴隆,但是这人脉还得慢慢的笼络呀,凤儿,你一直都是我的掌上明珠,我自然不愿意把我唯一的宝贝女儿推出去笼络人脉,你和帅府这门亲事,在你未出生之时就已经定下的,虽然咱们赵家的生意做得很大,但是从未有过权贵之人,这也是你爷爷的遗憾了。”

    赵文利的眼中闪过了一丝的黯淡,自己的父亲临终前唯一的遗憾,就是这赵家还从来都没有出过一个政界人士。

    虽然赵家世代做生意,生意家财大如天,可是还是少了点后盾,来到这奉城,说话也少了点底气。

    凤归明白父亲话里的意思,她自然没有多语,自己嫁入帅府是迟早的事情,只不过不是现在。

    但是这帖子来得蹊跷,帅府虽然派了副官来,还特意送来了定制的礼服,看那礼服的样子,定也是精心设计过的。

    只不过比起二夫人亲自送请帖,多少还是看轻了她的。

    “我知道了,我会去的。”

    凤归心里明白,嘴上自然不愿意多说。

    父亲的担忧她也清楚,故作表面上若无其事,笑笑拿着东西就出去了。

    想知道今日见到的女孩是谁不难,只不过现在仿佛已经没有了这个必要。

    帅府定下的宴会就在下月初一,可是今日已经是本月的最后一天,也就是说,这宴会应该就是在明日了。

    凤归心里暗暗的有了打算,她才公然拒婚,帅府就办起了宴会,还请了这奉城当中所有的名媛佳丽。

    凤归知道,这是在给她下马威,告诉她奉城名媛多如牛毛,嫁人帅府,是天大的恩赐。

    可是这恩赐,凤归不要,她要的,是沈伯卿的那颗心。

    “泠春,把这礼服收好,明日里我就要穿着这个礼服去趟一趟这宴会里面的门道。”

    凤归说完,半倚靠在了床榻之上。

    她自然明白这二夫人心里想的是何事,在二夫人的心里,她不过就是从那归宁城的乡下地方来的丫头。

    纵使赵家万贯家财,可是在二夫人眼里,多少还是不入眼的。

    凤归早就听闻,沈伯卿的生母就是死于这二太太的卢氏之手。

    今日看来,这女人果然是个有手腕的女人。

    凤归闭眼休息,可是在耳边却不得清静,一旁的泠春沏着茶,嘴里还在不断的叨叨。

    “小姐,我听说这奉城里面的宴会可都是新式宴会,这每一个人穿的可都是洋人的礼服,你这礼服虽然好看,可是我总觉得有些太俗气了,还有,明日里一定会要跳舞的,小姐你会吗?”

    凤归缓缓的睁开了一双眸子,这眼神看着泠春担忧的样子,不由得掩面而笑。

    “你个小妮子,懂的还真不少,你怎知这帅府里的宴会就一定要跳舞呢?”

    “府里的千金小姐不易抛头露面,可是这样的场合,断然是要跳舞的,小姐,你都不担忧吗?这洋人的舞步......”

    泠春皱起了小眉头,凤归却缓缓的摇摇头,她并未回答,心里却早已有了主意。

    这二夫人打此算盘就是为了看她露短,可是这一次,这卢夫人的算盘怕是要打错了。

    如若换成上一世的凤归,她这个年龄自然是整日呆在闺房里。

    父亲虽然对她精心的培养,但是多半也是个私塾里的教育。

    四书五经倒是通读了,这洋学堂里的东西也都熟背了。

    但是唯独这舞会上的华尔兹,如若没有个三五年的功夫,断然是不能够轻易卖弄的。

    在明日的舞会里,这二夫人定然会想尽办法让她跳舞,怕是着沈伯卿,明日也一定会出现在舞会上。

    凤归让老帅和沈伯卿失了颜面,这作为二太太,她自然会用自己的方法替这帅府找回来。

    凤归心里含笑,她一身卓越超然的舞技还是沈伯卿手把手教出来的。

    两人曾经偷偷跑到大上海的舞厅里面,度过了整整一月时间。

    也正是那一整月,奉城凤归的名字,纵然成为了那个时期名媛佳丽的代表。

    想着明日里是要见到沈伯卿的,只不过不知这个时候的沈伯卿能不能做她身边的舞伴,怕是配不上她。

    凤归心里想着,轻轻的抚摸着盒子里面绣面小礼服。

    这礼服设计的精巧,上身设计的如同中式的旗袍,而下身则配了新式的轻薄细纱,搭配恰到好处,只不过多了些轻浮,少了点稳重的贵气。

    凤归想着,这衣服倒是像极了卢氏,纵然是仪态万千,可是就算再好,也只不过是哥二姨太太。

    凤归一边想着,一边招呼来了泠春,独自随意的用针在衣服上面轻轻的挑了两下。

    纱裙一下子被收紧了一些,也显得内敛了一些。

    “这样甚好,小姐,这样穿起来之后显得小姐的身姿更加的高挑了,如若明日里穿着这身礼服去参加舞会,怕是要成为全场的焦点了呢。”

    泠春在一旁看得欢喜,凤归自然也是点了点头。

    “她毕竟是帅府的二夫人,这眼光自然是好的,可是这衣服怕是配不上我。”

    凤归一边说,一边慢慢的脱下了这身礼服。

    礼服是略微发浅的红色,凤归心里明白,只有明媒正娶的正室婚配才能穿大红色。

    卢氏之所以送来这件衣服,并不是出于对她的另眼看待和喜爱。

    而是在告诉她,只有这妾侍穿的浅红,才是凤归配得上的。

    凤归心明,但是不说,纵然不悦,但是依旧嘴角微露笑容,心中早已有了对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