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二十一章 真容

    更新时间:2018-11-05 20:08:49本章字数:2244字

    话说我俩那日从净身处被领回,径直被送往另一处阁楼。

    那日被掳来的女娃都在此处,跟着教习嬷嬷们学习宫中礼仪。

    我们俩被送进去时大伙儿都整齐排着在接受训话,那身量精瘦面庞尖刻的嬷嬷大声道,“你们都是有福的,日后会被送去服侍上头穿玉带锦袍之人,宫娥可不是人人都有这福分当的上,换了寻常的年头,必得世家小姐重重筛选才能得以入宫做宫娥。

    如今是改朝换代之机,圣上英明,不欲劳民伤财,便许你们一个恩典,待到宫殿落成,你们便可入宫去服侍娘娘皇子,不定那一日被上头看中,升做宫嫔,那可是几辈子都修不来的福分。

    在送你们入宫之前的这些时日,我与孙嬷嬷等一众嬷嬷会教你们宫中种种礼仪法制,你们须得用心学习,不可偷懒!……”

    正说着呢,却见我等推门进来,那训话的嬷嬷皱了皱眉,冲押我俩过来的护卫道,“怎的带了两个污脏小儿来!”

    彼时那些被掳来的女娃都已洗漱干净,换上了干净的粉白小衫水红纱裙,梳的整齐的俩羊角髻上各自插着两朵粉色绢花,齐整整地站了一大院子,如同春日里的一林桃花,好不漂亮!

    这样一来,我俩就更显得肮脏不堪了。

    一护卫解释道,“嬷嬷勿要动气,这并非两小儿,不过是小儿打扮,实是俩女娃。”

    那训话的嬷嬷道,“右边那个不错,身段纤瘦,眉目娇俏,虽扮成男童却仍有一分妖娆。”一边说着一边冲一旁的嬷嬷使眼色。

    那站在一旁的嬷嬷冲我走过来,伸手扣住我的下巴端起我的脸,仔细端详半晌后道,“且随我来。”

    那护卫松了手,我便跟着那嬷嬷走去,却不料她回头凶巴巴一瞪眼,道,“怎的磨磨蹭蹭,还不走!”

    我顺着那目光望去,原来说的是那位小姐姐。

    她嘟着嘴走上来,压低声音道,“你又不曾叫我……”

    却被那嬷嬷听见,那嬷嬷回转身上前来高高扬起手狠狠给了那小姐姐一巴掌,怒道,“哪里来的粗野丫头,嬷嬷这样忙还要一个个儿的叫你们么!”

    那小姐姐的一边脸霎时肿起老高。整个院子都是刻意压低的吸气声。

    那原本训话的嬷嬷道,“你们可曾看见了,不听话便是这等下场,若是再有忤逆的,便是杀了也是有的!”

    整个院子立刻鸦雀无声寂成一潭死水。

    那小姐姐依旧站在那里一动不动,眼中满是泪水,却倔强忍着不让泪水流下来。

    我赶紧冲她使眼色,直到我眼珠子都快翻脱眶了,她才缓缓行至我身边。

    那嬷嬷“哼”的一声便朝前走去。

    知晓她听力实在惊人即便是到了僻静处我也不敢出言安慰那小姐姐,因她背对着我们,便大胆伸了手过去摸小姐姐脸上红痕,一面用眼神告慰她为保命权且先听话。

    在那巷道中左拐右拐,遇到许多与那院子中女孩儿一般打扮的女童,也遇到了许多护卫,几个面目阴森的老头儿。

    那嬷嬷引我们到了一处大屋舍,往里走进了一个很大的房间,正中央是一个极大的浴池,屋内简陋,只靠墙处有一排木架,搭满了巾子。

    嬷嬷道,“这便是你们洗浴之处了,你们可记得路?”

    我回想了一下来时之路,心下一片澄澈十分了然,便道,“记得了,多谢嬷嬷引路。”

    那嬷嬷赞许的看了我一眼,又瞟了一眼默不作声的那位小姐姐,冷哼道,“此处只教习结束后才有水洗浴,你们只俩人,可去里间的小隔间洗。

    那小隔间里摆放着一排洗漱用的木桶,每只木桶上挂着一块木片。

    那嬷嬷伸手取下两块,道,“且随我来。”

    我两便随她出去,绕了一个弯进到一间白雾缭绕的房里,那房却是烧水房,一勾背婆子恭敬迎出来,取过嬷嬷手中木片。

    那嬷嬷又自顾自的走出去,我两忙紧跟着,只见那烧水房中有四个拎着一桶热水的仆妇跟着我们出来。

    那仆妇往桶中倒水之时,那嬷嬷道,“这是药汤,可香体清脑,寻常宫婢要用必得付银钱。你拿着这牌子去交给那烧水房的姑姑,她记了你的名号,留下牌子,便会有人不时前来添水,等你洗好了之将那牌子送还,以木牌所借取时间计银钱,可懂了?”

    我俩乖乖点头。待那提水仆妇都走了,我俩便脱下衣服,各自爬进一个浴桶一番搓洗起来。

    那嬷嬷却没走,站在一旁道,“你二人还未取名字……”

    几日没洗澡有些发臭的我突然泡在这样香的浴汤里,实在舒服,头脑一发热便接口道,“嬷嬷,我是有名字的,我叫常月。”

    话音未落我便知晓我所说之话指不定会带给我一个巴掌,背上汗毛都竖起,冷意森森,停了手上动作。

    嬷嬷却似没听见般毫无反应道,“快些洗,愣着作甚?”

    我赶忙各种搓洗起来。

    嬷嬷又道,“无论你们之前是否有名姓,到了宫里都得换一个。你既叫常月,便换个名字做端月吧。”

    我心下一凛,原来她听见了。倏尔立马甜甜道,“谢嬷嬷赐名。”

    嬷嬷瞟了一眼那位小姐姐,道,“你便叫画眉。”

    那小姐姐不情愿道,“谢嬷嬷赐名。”

    那嬷嬷却并不在计较她的有口无心,只看向我道,“把脸擦洗干净些。”

    我闻言深吸一口气把脸泡进药汤里,当衣物般一番搓洗,直到憋不了气了才仰头出来,只见那嬷嬷看我一眼便紧捂着嘴,全身颤抖,那小姐姐见嬷嬷此般情状也冲我望来,不禁惊叫出声!

    我心下震颤,天哪!莫不成我毁容了!丑的都把她俩吓成这样了!

    那嬷嬷声音颤抖道,“你这女娃怎生的这幅面孔!这模样!这模样!”

    我忙低下头看水中倒影,看看自己究竟丑成了何等吓人模样。

    水中有淡淡涟漪,看不太真切,好半天水面才平静下来,那水中面孔,我自己看见也是忍不住惊叫出声!

    不是丑极,而是美极!无法言说的美,如同瑶台仙子群玉道姑,肌肤如玉般冰洁无暇,如珍珠般白皙闪耀,蛾眉如远山,眸子如墨般黑亮,又如潭水般深邃,眼角上吊,平添几分媚意!鼻翼玲珑,樱唇粉嫩似春日开得最娇艳的花朵柔嫩的花瓣!

    那面孔是我从未见过的!我捏捏脸,水中人也捏捏脸,那是我的面孔没错!

    难不成师父在我幼时便为我易容?

    却是为何要掩我真容!我身世究竟是怎样!我为何会有一个师父!我为何会在大漠中长大!……

    种种疑问瞬间涌上心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