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二十三章 少年

    更新时间:2018-11-05 20:08:49本章字数:1965字

    眼看着言语攻击立刻就要上升为人身攻击了,我拔腿欲跑,不意被人揪住尚未梳成髻仍披散在脑后的发。

    我一个向前的冲力加上那女童扯住我发梢的拉力,顿觉头皮都被扯木了,眼泪一下子涌上来蓄满眼眶。

    正奋力挣脱了那扯着我头发的手,只见门外进来一人,喝道,“你们为何无故欺负人!”

    那声音却是画眉姐姐的。

    我泪眼朦胧地望去,她一手叉腰,一手指着那些欺负人的女娃怒道,“我不似你们,我并无非要攀上枝头的缘由,我也并不在意这小婢女的卑贱身份,光脚的不怕穿鞋的,你们欺负她便是欺负我,我便来修理你们,到时候大伙儿都受了处分被逐出宫去,你们可别怨我!”

    一个女娃冷哼道,“还说不屑攀高枝,我看你是自知凭你之容色高攀不上忙讨好端月这小贱蹄子,到时望她提携你罢!”

    画眉姐姐一急,面红脖子粗地抡拳头要去砸她,我忙上前挡住,回头狠狠剜了一眼那群女娃冷冷道,“你们之中可有容色敌得过我的?”

    那群女娃皆是冷哼一声,并不作答。

    我又道,“你们之中既无容色可敌得过我的,怎的还敢这样嚣张,以为我是好欺负的么!且不说我过会儿就可以告知瑞嬷嬷让她罚你们,若到了今后入宫,我为妃为嫔也是可能的,到时我要来算陈年老账,谁人能逃过?”

    那群女娃这才神情讪讪,似是不知所措。

    我拉过画眉姐姐的手便往外走,轻声道,“多谢姐姐出言相助。”

    画眉姐姐道,“还是你有办法,比我这粗人可好的太多去了,也别叫什么姐姐妹妹了,多麻烦,便叫我画眉罢,我虽讨厌瑞姑姑,这名字我却是喜欢的。”

    我抬头瞧了一眼她浓黑似剑的眉毛,忍不住扑哧一笑。

    画眉嘟囔,“你笑什么?”

    我道,“无他,替姐……画眉高兴罢了。”

    画眉道,“我原本是要来找你一同去食饭的,不料一进门便撞见她们欺负你。我们那一列的女娃也是这样的欺负我,我抡了抡拳头吓唬吓唬她们便好了。”

    我道,“瑞嬷嬷交待让我去她房中食饭……然而,我与你一同去洗漱可好?”

    画眉道,“也好,那我们各自回去拿衣裳,直接在洗漱房外见罢。”

    我便折回房里拿衣服,那些女娃显然因我方才所说有些忌惮我,只冷眼瞪着我,并不出声。

    没了她们相扰,我乐得清闲,从柜中取了衣裳便往洗漱房去了。

    自我们的处所去洗漱房其实并不远,只其中隔了一座观景园林,是不许我们去的,径直穿过去是不远,然绕过那园林便要白走许多路了。

    我本是惫懒之人,师父一早便说我天生聪颖只脾性太也懒怠。

    惫懒的结局便是,我决定冒险径直穿过那园林。

    我心道,“天色渐黑了,许不会被发现,若是被发现,那四个教习嬷嬷见我模样好定不忍心厚责我,无碍无碍。”

    这样想着便鼓足勇气抬腿进了那通向园林的拱门。

    那园子里也并无什么新奇的,假山小池雕栏屏障与外边无二,真不知为何不许人进。

    若一定要强说有什么新奇的,那便是这院中所植,皆是翠竹。

    师父与我说起这翠竹之时曾告诉我,文人墨客素喜翠竹,以其有节且坚韧。

    这样看来,植这一园竹的,也必是一风流文人了。

    我正四处好奇瞧着,忽听得一阵悠然琴声,其声起先轻快,愉悦之情自乐声中流露无遗,而后声渐转哀婉凄悲,似是嗟叹,最后琴声愈见感伤,似悬于一线,袅袅仙音,不绝如缕。

    那琴声着实动人,我听着听着,竟淌了一脸泪水,低低抽泣起来。

    我便要如这琴声一般么,与师父在大漠之中时,我的记忆中只有笑声与喜悦,而来到中原后,无边无际的寂寥与惶惑便开始渗入我的心里,无法祛除。

    一温润之声自我头顶传来,“你是谁人,怎的蹲在这里哭泣?”

    我抬头,于漫天暮色之中对上一双清亮的眸。

    原来是一个十来岁的玄衣少年,眉眼温和,颔首轻笑着,俊雅之气掩都掩不住。

    他伸出手拉我起来,他的手很是柔软,很温暖,似冬日正午的阳光,又似晒得暖烘烘的棉被。

    我盯着他的手看,那手白皙且修长,与师父指节粗大的大手掌不同,与苏白白长了厚茧的小手不同。

    只听他轻笑道,“你这孩子,盯着我的手作甚?”

    我闻言猛然一抬头,又对上他一双美目,不知为何,脸忽然烫得厉害。

    我不得不以暴躁来掩饰我的羞赧,“那你又是谁?”

    他仍旧是轻笑着,道,“我是朱樉。”

    我道,“你既告诉了我你是谁,我便告诉你我是谁。我叫常月,不过教习嬷嬷给我改了名儿,唤做端月。你也是被抓来的么?”

    我瞟了一眼他身上天蚕丝盘云纹的方空锦衣,顿觉失言。这家伙姓朱,吴王也姓……朱……莫非……

    我脸上羞赧的红瞬间变成急躁的红。

    他却并不打算追究些什么,只道,“你为何哭泣?可是受了委屈?”

    心下清明的我忙恭敬道,“谢爷垂怜,婢子哭泣只因这琴声凄婉,犹如婢子之所经历,便忍不住哭了。”

    那少年哈哈一笑,从怀中掏出一块玄色锦帕来,递过来,道,“不过一小娃娃,哪里来的经历。将泪水擦擦罢。”

    我恭敬接过,只差没跪地谢恩了,那帕子极柔,我眼一瞥,瞧见了帕子一角有一用银线勾成的“樉”字。

    他道,“这帕子给你擦脏了,你得给我洗洗,明日仍旧是这个时辰,我在这里候着你来还我帕子。自然,明日我会奏一首旁的曲子,免得再叫你哭。”

    我一下被惊到,原来方才那曲子,竟是他所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