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二十四章 帕子

    更新时间:2018-11-05 20:08:49本章字数:2614字

    见我目瞪口呆地望着,他讪笑道,“你这样讶异地望着我作甚,莫非这帕子原不打算还我了?”

    我忙解释道,“并非如此,婢子不过是惊叹爷琴技之高超,犹如天上仙乐,余音绕梁,三日不绝。”

    那少年负手而立,哈哈大笑了起来。徐徐晚风吹过,扬起他玄色衣袍,恍然若神人。

    我见他开心,便多嘴道,“然而有一点婢子却很是惶惑,爷一富贵公子,有何好惆怅的,末了琴音竟如此凄悲。”

    他笑着瞥了我一眼,并不作答。

    我又道,“那琴音自然也不全是凄悲的,然以欢快起音却越奏越哀婉,竟透着一种桃花依旧人面全非的苍凉。”

    他收起笑容,定定地凝视着我道,“说下去!”

    我心下发毛,早知如此我便不多言了,只想着解惑,却未曾想到祸从口出啊!

    然而他直勾勾地盯着,我只得木着头皮跪下道,“婢子说尽了,再无他言。”

    他随即笑道,“好!很好!你可是习过音律的?”

    我讪讪道,“还未曾……”

    那少年笑道,“以后每日都到此处来罢,你乐觉过人,稍作调教便能成惊世之才。我方才所奏之心意,你竟都懂,可谓是我的伯乐了。”

    我忙道,“爷折煞婢子了,婢子不过说着玩儿……”

    那少年却并不理我,径直走进一侧我未曾注意到的被葱茏翠竹遮掩了的小亭子,少顷又抱着一把做工精美的古琴走了出来,瞟了一眼跪在地下的我道,“起身吧,天渐凉了,沾了地上湿气恐伤着身子。”

    我忙起身来,恭敬目送他老人家离去。

    待到他削瘦背影消失在了竹林拐角处,我才将帕子胡乱塞进袖筒里,又拾起方才接帕子时放在地上的衣物,拍了拍上面的灰,用胳膊夹着,两手掂起裙边一路小跑着出了园林。

    罢了罢了,还是绕着走的好,不然某日丢了脑袋都不知是为何。

    正垂头丧气地朝前走,一低头便看见了师父曾送我的那副头骨手钏。

    彼时师父目光坚定而阴狠地告诉我,倘若有人再欺负我,下场便是如此。

    如今欺负我的人还不够多么,师父怎的也不来找我!

    我这么一想,便眼泪汪汪了。

    不知走了多久,终是到了洗漱房外,只见画眉抱着衣物踮着脚四处张望,便招手喊道,“我来了!”

    画眉嗔道,“你做什么去了,来的这样迟,有等你的功夫我都洗漱了好几番了!”

    她迎上来拉我,却见我脸上泪痕斑斑,便柔声道,“这是怎么了,怎的哭了?”

    我摇摇头道,“无事无事,你勿要忧心我,我们快些进去罢。”

    我便向前走,走了几步却不见画眉在侧,回头一看她却仍在原地歪着头看我。

    我不得已只好退回去,“怎的不走?”

    她道,“你究竟当不当我是好朋友?”

    我在心中思量了一下好朋友的意味,便道,“自然。”

    她便叉着腰嗔怒道,“你既当我是朋友,为何不告知我你为何哭泣?”

    我皱眉道,“为何要告知你?若是欢喜的事我必定会告知你叫你欢喜,然而难过的事我又何必让你知晓空自多了一人怅惋。”

    她笑道,“你若难过,我也是难过的。若你告诉了我,我安抚好了你,我俩便都是开心的了。既是好朋友,自然要有福同享有难同当,什么都要分享的啦!”

    我若有所思地点了点头,道,“快些进去罢,不然待会你洗漱完回去饭食都被抢尽了。”

    画眉道,“还说什么待会儿,如今恐怕饭食早就被食尽了。”

    我便满脸歉意道,“都是我不好,来的迟了。不如你待会儿与我一同到瑞嬷嬷房中食饭?”

    画眉连连摆手,“你就不要拿我寻开心了,纵然是她命我去,我也是不敢去的,何况她并未命我去。我饿惯了的,你不必挂心。”

    见我欲开口,她又道,“你既是瑞嬷嬷义女了,便求她作个主让我俩住到一块去罢,不必与旁人争执,乐得清闲自在,也相互有个照应。”

    我为难道,“这个主意虽说不错,然瑞嬷嬷显然做不得这个主……”

    画眉忙道,“我自是知道她做不了主,正主儿是人家福嬷嬷哩。然央她去求求罢!”

    我无奈只好点了点头。

    因着天色已晚,洗漱完了便只将脏衣物草草一揉晾好方才匆匆出门。

    那条帕子我因怕人瞧见并未曾洗只搁在新换衣裳的袖筒里,想着我的眼泪又并不脏,且当时我不过做做样子哪里认真擦了。

    门是开着的,瑞嬷嬷仿似在房中已等了许久,桌上摆了满桌菜肴,不过似乎皆是素菜。

    我忙快步走进去,道,“嬷嬷赎罪,端月来迟了。”

    瑞嬷嬷却并不生气,只佯怒道,“私下里还要叫嬷嬷么!”

    我忙道,“月儿口拙,原该叫干娘的。”

    瑞嬷嬷方才笑了,道,“好孩子,快些过来食饭罢,可饿极了?”

    末了又道,“你若是不介意,开口叫我娘亲我便是再开心不过了。”

    我被瑞嬷嬷强按着坐在她身侧的藤纹椅上,呵呵傻笑。

    瑞嬷嬷道,“多食些罢,干娘势弱,并无荤肉可食,然这比你们的饭食要好上许多。”

    我便陪笑道,“多谢干娘垂怜。”

    其实瑞嬷嬷对我算得上是极好了,从一开始便对我十分殷勤,可不知为何,我总是无法喜欢她无法信赖她。

    一顿饭的功夫,瑞嬷嬷各种向我诉说她无儿无女伶仃孤苦在宫中的凄凉境况,又刻意暗示加明示她对我如何如何疼爱,又不断地给我夹菜,以致我并未能吃好,只一味附和她说话赔笑。

    我在心里打定了主意,明日无论如何,我也定然要呆在处所吃饭。

    我正想着,只听瑞嬷嬷唤我,“好孩子,坐到那矮凳上去。”

    我一瞧,房中塌几一侧摆着一条矮凳,矮凳旁放着一盆热水,泛着白白的雾气。

    我心下疑惑,莫非她要给我洗脚?

    犹疑着走过去坐定,瑞嬷嬷道,“将鞋脱了泡泡脚罢,今天定然累了。”

    那水水温正好,两脚伸进去只觉得说不出的畅快。

    瑞嬷嬷却进了里间,好半晌才提着一个小篮子走出来,蹲在我面前。

    我探头一看,那篮子里放着几块月白的浆过的麻布,针线,一包明矾粉,棉花小剪刀。

    我心道,这却是要做什么?

    只见瑞嬷嬷把我的脚从水中捞起来,用巾子抹了抹,道,“待会儿许会有些疼,你且勿动,忍着些。”

    我还未曾反应过来,瑞嬷嬷便将我除大脚趾外的四个脚趾狠狠一拗,都听得见骨头咯咯作响。

    我哎哟一声猛力一踢,正巧踢中了并未防备的瑞嬷嬷的脑门,将她踢翻在地。

    瑞嬷嬷忙起身怒斥我道,“你这孩子,莫非不想裹脚了,这样不安分!”

    忽而又陪笑道,“好孩子,且听听话罢!”

    我跌在地上缩作一团道,“你哪里是要给我裹脚,分明是想折了我的脚趾!”

    瑞嬷嬷勉强笑道,“好孩子,裹脚可不就是这样!快些伸出脚来。”

    我自是紧紧蜷缩着身子,抵死不从。

    瑞嬷嬷却发怒了,“你一女娃儿,若不裹脚,将来就算模样是个天仙儿都不见得有人稀罕!今日你愿不愿我都要给你裹脚!将来你必会知道嬷嬷的好处!”

    说着过来扯我的脚,我趴在地上一阵乱踢,最后却被她倒提在半空。

    我心道,完了完了,我的脚非被她弄残不可。又怨愤道,有没有人稀罕我与你何干,真是狗拿耗子多管闲事!

    不料她却并未动手,只将我放下来,去拾地上之物。

    我定睛一看,她所拾之物,与我袖筒中的帕子何其相像!一摸袖筒,那帕子果然不见了。想必是方才她将我倒提时我不小心掉出来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