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二十八章 狡童

    更新时间:2018-11-05 20:08:50本章字数:1567字

    原来这是朱樉幼弟啊,方才举动,实在是欠缺考虑。

    我堪堪跪下,额头点地,臀股高高拱起行了一个标准大礼道,“婢子为朱……”

    我一顿,竟不知该如何称呼朱樉了,难不成要直呼其名?

    这样倒也是可行的,只要我不怵会丢了性命。

    怔忪间却听得朱樉温润声音响起,“她是我的贴身婢子,唤作常月。”

    闻言那华服童子微微一怔,直勾勾盯着我道,“你叫常月?”

    我正想纠正朱樉我如今叫端月,然当着还不知脾性的贵人面,如此做来似有些冒犯。

    他既反问我,我正好作答,顶着他那让人发毛的目光道,“婢子名叫端月。”

    那童子却仍是盯着我,口中却轻叹道,“也是,是我多心了。”

    朱樉那不说话就以为旁人当他不存在的家伙为了增强他的存在感讪笑道,“非也,她原本叫常月,如今改名做端月的。四弟这样深究她的名字作甚?莫非想讨了她去?”

    那童子移开在我脸上停留许久的考究目光,淡淡道,“二哥的贴身婢子,我便是欢喜也不敢讨了去。”

    朱樉笑道,“咱兄弟之间,有何敢不敢的。你若是喜欢,我便将她送与你也无妨。”

    那小童子也附和着淡笑道,“二哥知道,我不惯旁人照顾的。”

    朱樉吐出一口浊气,哈哈笑着一拍那小童子的肩膀,道,“好了,不说旁的了,我现儿要去大哥处,你是与我一道去还是在棠园等我归来?”

    那童子道,“我便与二哥一道去,我一人在此也是百无聊赖。”

    俩人便往前去,朱樉走了两步,见我不曾跟上来,便回过头道,“怎的还不走,要叫爷恼么?”

    我不情愿地向前挪,在心中咬牙切齿良久……这两人是把小爷当成一件物事了么,竟送过来又送过去推过来又推过去的!

    然而当我的目光对上同样回过头的小童子面具后的目光之时,心下所想却变成疑问,这小童子与苏白白给我的感觉如此相似,听到我名字时又一副震惊的模样,莫非他便是苏白白?

    如此想来便有意无意的抬头瞅他的背影。

    正思索着,朱樉那厮道,“目光贼溜溜类鼠也,你总是瞟我四弟作甚?”

    我无奈偷偷翻一个白眼,心道,这家伙明明一直走在前面,怎的知道我总是偷瞟那童子?莫非脑后长了眼?

    我的目光焦点瞬间转移到了朱樉的后脑勺。

    从此便是一路无话,我心中又要纠结那童子是否是苏白白,又要思虑朱樉到底是如何监视我行动的,神思恍惚,于是当走在前方的两人抵达目的地停下来之时我仍旧是习惯性的朝前走,便撞上一堵肉墙。

    抬眼一看,正是那童子。

    这一撞我便清醒了过来,不知不觉便已跟着他们走入了一大殿,殿中极其暖和,点着龙涎香,屡屡轻烟自青铜镂空兽纹熏笼中飘出,若我如那殿中那两排拘谨颔首的婢子们一般身着轻纱罗裙,我倒也觉得这雕栏画柱的殿中是极华美的,然而我身着小衫绒绒夹袄,边只觉得热了。

    心知失礼,我赶忙跪下,未等我出言谢罪,朱樉那厮便哈哈笑道,“大哥,我这婢子便是这样没头没脑的模样,您别见笑,今日前来便是要让你看看这小婢子如何无礼,让大哥帮着教训教训呢!”

    我小心翼翼抬头,发现室内站着一个与朱樉身量差不多的被我忽略的青衣少年,心下哀叹道,三兄弟都到齐了,若是其他两位都与朱樉一般脾性,我倒是不怕,然而……

    那青衣少年道,“二弟好眼光,哪里找到的这么一个美人坯子做了侍婢?”

    我心赞叹道,这青衣是个有眼光的是个有眼光的……

    不料那青衣少年又笑道,“然而这婢子却更中意跟着咱四弟呢,竟一心跟在他身后,这不是撞上了么!”

    说罢又冲那小童子道,“四弟容貌倾城,这婢子怕也是比不上!因着不喜旁人盯着看戴上这银绞丝面具,却谁知戴上面具也终逃不脱这……”

    还未等他说完,那童子便声音生硬道,“大哥取笑了。”

    那青衣少年自知没趣便住了嘴,朱樉却打趣笑道,“四弟你这小子,旁人取笑一下都是行不得的!”

    那小童子道,“哪里,哥哥们若是愿意,尽管取笑便是。”

    虽这样说,但声音中透着一股凛冽。

    我一下子便对这童子没了好感,这臭屁的家伙,嘴上说一套心里想一套,和苏白白那老实巴交的家伙差太远,我怎会将他俩联系上来。

    他与苏白白本就有些血缘关系,给人感觉相似也是应该的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