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三十六章 除夕

    更新时间:2018-11-05 20:08:50本章字数:1668字

    因着我之住处走水了,朱樉便借势让我住到他房中去,以便贴身伺候。

    我瞧着他喜气盈盈的模样,忍不住会怀疑昨日里那把火便是他所放。

    然而朱樉的住处的确舒适许多,床榻软绵绵香喷喷的,躺上去如同坠入云端。

    我笑嘻嘻道,“暖香盈室,银屏画烛,你这屋子便取个名儿做暖香阁好了。”

    曦儿也笑道,“端月你就是个小滑头,暖香阁太女儿气怎的能做爷屋子的名儿!”

    当事人朱樉表示他心情大好,不介意我俩要将他的屋子改成何名,只哼着小曲儿斜卧在塌几上看经书。

    我见那新搬进来的塌几靠窗,被面又是刺着菡萏盘纹的织云锦,心下痒痒,便道,“我听曦儿姐姐说过爷向来只睡自个儿的床榻,在别处睡不安稳的。您若是将这床榻让与婢子,那真真是折煞婢子了。”

    朱樉抬起头来睨我一眼,“你又有什么鬼主意?”

    我陪笑嘻嘻道,“我哪里有什么鬼主意,不过是为主子着想罢了。”

    朱樉盯着手中经书,淡淡道,“你当我会信么,你这丫头若是无事求我,说话怎会这般小心。”

    既被他拆穿,我便顺坡下驴做出一副爷简直就是神算子崇拜神情道,“爷神机妙算,婢子甘拜……”

    我还没将我滔滔不绝的溢美之词全盘放出来,便听朱樉道,“好了好了,好好说话,你这般同我说话我竟觉得全身要起疹子了!”

    我便笑道,“我想求爷许我睡到那靠窗榻上去,爷仍旧睡爷的床榻。”

    朱樉笑道,“好好说完不就得了么,这屋子你你想睡何处睡何处,都可。”

    曦儿佯怒道,“爷真真是偏心极了,曦儿也要住到这处来。”

    朱樉冲她哈哈一笑,“怎的也学了端月这丫头没大没小没个正经的,你当住到我房中来是多好的事呢!待端月一搬进来,房中守夜的婢子便全盘不要了,夜间伺候我更衣喝水小解什么的便都是端月一人做了。”

    我一听整颗心都肿了!这家伙!我道是怎的对我如此亲厚,原来却是要使唤我!我就想问问呐,你老爹是一方霸主,动不动就掳几千几百的奴仆来,你家难道少了婢子么!非得压榨我一个!

    我正气哼哼欲还嘴,不意自门外走进俩青衣小厮来,打手作拱跪下道,“主公有召,令公子速去。”

    朱樉皱了皱眉,摆摆手道,“我换身衣裳,即刻就去,尔等先行复命。”

    说罢冲我与曦儿苦笑道,“定然是昨夜里走水之事被父王得知,他老人家本就心中不快,不知等会子过去要被如何责骂。”

    我心知皆是我害的,便低着头装出一副小可怜的模样。

    还未曾等我挤出泪来,朱樉便起身将我头一拍,道,“爷要出门了,还不与爷更衣?”

    我瞟了他一眼,只见他一袭白衣,丰神玉树,便道,“如此甚好,不必更衣了。”

    曦儿笑道,“端月妹妹不懂,婢子伺候爷惯了,还是婢子来吧。”

    我气哼哼心道,谁爱伺候谁去,小爷就坐着。

    门外又进来一人,小厮通报道,“四爷来了!”

    我一抬头,那童子穿着如同由名流大家墨迹未干的丹青画裁成的墨纹白裳,俊逸灵动,举世无双。

    那童子径直向朱樉道,“二哥,闻说此处昨夜走水,前来瞧瞧。”

    朱樉皱眉道,“好得很呢,你何苦来看望,如今我正要去父王那儿领罚。”

    那童子道,“那便真是巧了,父王方才也遣人来召我过去,我本想顺道来看看二哥,不了二哥也要去,便一道吧。”

    朱樉道,“嗯,那我不更衣了,便这样去罢,免得你就等。”

    说着两人便去了。

    曦儿道,“不知爷会不会被责罚呢!你这小蹄子真是的,怎能给爷添麻烦!爷是欢喜你才不同你计较替你扛着,若是换了旁人都被杀头杀了好几遭了!”

    我嘟囔道,“若是换了曦儿姐姐,也不也是会不同曦儿姐姐计较替曦儿姐姐扛着么!”

    曦儿并未听出我这话中的酸味,反倒不好意思笑着一掀我的鼻子道,“你这坏丫头,说话怎的这样没个遮拦!”

    我俩打闹了一会儿,又拿出朱樉带回来的小玩意儿与众姐妹玩,用过了晚饭,直到天色暗沉了,朱樉才回来,一脸喜气洋洋的样子。

    我打趣道,“这是怎的了,爷被骂了还这样欢喜?”

    朱樉瞪我一眼,“却是逆了你的心意了,爷并未曾被责骂,父王召我过去,是为着年节之事。”

    曦儿接口道,“仍旧同去岁一样么?”

    朱樉道,“非也,父王道往岁常守旧制,十分无趣,此番由我等各想些有趣的主意,于除夕守岁之夜玩耍。”

    我见他俩聊着,我又不知该插些什么话,便只得静默在一旁听着。

    朱樉说了一会儿,见我不吭声,便转头向我道,“平时不是一张嘴说个没完么,如今你也替我想个好点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