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四十章 怒

    更新时间:2018-11-05 20:08:50本章字数:1605字

    我这才长长舒出一口气,磕头行了个大礼,堪堪起身来回到坐席上。双膝颤抖的厉害,心也跳动得极快。

    回头时刚好对上朱棣面具下凝视着我的深邃双眸,脸微烫,不知不觉心跳得更快了。

    殿上威严男子又道,“都回座席去,用膳罢。”

    朱棣却仍跪着不动,挺直上身打手作拱道,“父王,儿子有一事相求。”

    殿上之王淡淡道,“说罢。”

    朱棣道,“儿子想求父王许个恩典,将这婢子许给儿臣为妻。”

    整殿之人都嬉笑起来,有一美艳妃子道,“王上便许了四公子罢,他向来无所求,今逢年节……”

    只听殿上人怒道,“真真可笑,年未及弱冠,功未成,身未立,名未就,却想着这等荒唐事!”

    殿上华服女子忙劝解道,“王上勿要动怒,这婢子确是个机灵的,模样也讨喜,四爷要喜欢也是常理。”

    回到朱樉身后站着的我脸羞得通红,红得几欲滴出血来。朱樉回过头来愤怒地凝视着我,眼中满是闪烁的火光。

    他用只有我俩能听到的声音低声道,“你,大计已成啊!”

    我不明就里地呆呆望着他,他却冷笑道,“哼哼,你便是千方百计地接近我四弟,如今他向父王要你,你开心了罢!然而我四弟最不受宠,你以为跟着他会有什么好下场吗!”

    他脸上写满了我从未见过的鄙夷与冷酷,令人不寒而栗。

    原本哄闹的大殿在一瞬间仿佛极静,只剩下了我与朱樉俩人,他愤怒地用目光撕扯我的灵魂,而我无知且迷惘地呆望着他。

    朱棣道,“儿子冒天下之大不讳,求父王给这个恩典,只因这婢子的模样让儿子想起早逝的母妃。”

    殿上男子勃然大怒,拍案而起,声音因过分激动而颤抖道,“你你你!你竟还在怨朕!来人呐,将这个不孝子给我带下去,禁足一月!”

    殿上霎时安静下来,人人自危。

    朱樉脸上闪过一丝冷笑。轻声道,“呵呵,瞧瞧你的四爷,多么愚蠢,多么不自量力。”

    朱棣堪堪起身,一副冷冽模样,如同王者般径直大步走出大殿,并不理会上前来要缚住他的护卫。

    我望着他那孤傲目空一切的模样,又想起那晚在院中遇见的温暖安静的他,忽的生出一种心酸来,他也如我一般飘零零没个可依靠的啊。

    眼中霎时便蒙上一层薄薄水雾。却听朱樉冷笑道,“你,真真是个好的。”

    说罢便愤怒地一拂衣袖,回过头去,不再理会我。

    我苍白着脸,向曦儿那边望去,意在问她为何爷会这样愤怒,她却冲我微微一笑,眼神冰冷。

    我见她这般模样,方想起她几乎害我丧命之时,心中实在是凄苦难当,为何都要这样对我!

    他们的好意,给我的温暖,都是作伪么!

    我感觉胸口涌上一股气,堵得慌。

    整个晚宴,殿中都是冷清清的,殿上之王沉默不语,殿下自然也无人敢言语。

    吃罢晚宴,众人便一齐往梨香堂去观歌舞,众位公子所备年节贺礼便在那处。

    出了东门来,众贵人皆在婢子服侍下上了轿辇。朱樉唤曦儿与他一同坐轿,却并未叫我。

    我恍恍惚惚地跟在轿辇一侧,走得一脚深一脚浅。冬夜森寒,我穿得虽多,却仍抵不住冷风侵袭,冻得全身哆嗦起来。

    又想到朱棣,心下酸涩,他母妃竟是早逝的,兄弟这般多,也不得父王青眼,他孤零零一个人,与我何其像!

    苏白白呢,苏白白若是在,他的遭遇也并不会比朱棣好到哪里去罢。

    不知不觉眼泪便淌了满脸,寒风一刮便如冰冷刀刃在脸上划过。

    方走着,却听朱樉声音温润却仍有余怒道,“给你。”

    一抬头,却是他自轿辇小窗处伸出手来,手上拎着一只小手炉。

    我瑟缩着伸手接下那小手炉,嘴唇冻得青紫。

    捧着那只手炉,全身也暖了许多。走了不多时,又听朱樉道,“停轿!”

    轿辇便停了下来,移到一边,以便后面的轿辇通行。

    朱樉撩开帘子走了出来,道,“你们抬着曦儿姑娘走罢,我在下边走路便是。”

    曦儿忙拂开帘子跳下轿辇来,道,“婢子要跟着爷……”

    她还未曾说完,朱樉便使一个眼色让那轿夫们朝前走。

    朱樉走在我身侧,默默地。显然他也很冷,我便将手中小炉子递给他。

    他伸手推开,一脸愠怒,哼哼道,“去去去,你自个儿拿着!”

    我便缩回手,默不作声。良久,朱樉又似是自言自语道,“你与我四弟之事,我很是生你的气,今日决不让你坐轿。你便这样冻着!爷陪你冻着!”

    我望他一眼,他虽是一脸愤怒模样,方才又责骂我,我心中却是暖暖的,好不奇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