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四十二章 璀璨烟火

    更新时间:2018-11-05 20:08:50本章字数:2226字

    众人都沉醉于那绝美翩跹丽人行之中,眼睁睁看着那舞姬持剑向王上刺去,除我之外却无有一人反应过来,因是家宴,侍卫们都侯在堂外,无令不得进,既是是进来了,怕也是来不及。

    我也顾不得守着嬷嬷曾教过的规矩了,急急上前自朱樉案几之上顺手抓起一只酒樽瞬间凝神奋力一掷,恰好掷中那女子左眸,鲜血霎时自那女子眼中涌出,流了满脸,似红莲妖娆绽放于雪野。

    酒樽落地那一霎,那女子回头望向我,她眸中含血,但更多的,是凄凉与沧桑,绝望与刻骨恨意。

    堂中本是温暖如春,那一刻我却感觉到彻骨寒意,犹如坠入一池冰水。

    清醒过来的众人忙簇拥而上,将那女子按倒在地,擒住众舞姬,门外侍卫得令一拥而入,不过短短一瞬,那些女子便全然被押下去了,仿似从未曾有人在此恣肆舞蹈,也并未有何胆大包天之徒藏剑刺杀王上。

    我呆呆站着,看着王上勃然大怒,拍案而起,责骂大公子,大公子泪流满面跪在地上重重磕头为自己的清白辩解,王妃为其跪地求情,众人皆跪了一地,我也被朱樉拉着跪了下来,膝盖磕得生疼。

    就像是原本繁花似锦的闲庭院忽而化作了断瓦残垣,欢喜热闹全然不见,只剩了惶恐焦躁与不安。

    那时的我不知道,还是有欢喜的,在那凄清寂寥的书斋里,银绞丝面具下他清冷俊美的脸庞含着一丝隐隐笑意。这将是他翻手为云覆手为雨的开始。

    我脑海中全是那饱含恨意的眸,那目光似刀剑似风霜,侵袭着我,抽打着我,不肯放过我。

    我永远无法明白,为何这样一个貌美倾城才气动人正值青春好韶光的女子为何宁可牺牲自己性命,也要夺取旁人性命。

    堂中一片混乱。不知过了多久,众人才慢慢散去,因着众人求情,只道是大公子心思不缜密,尽孝心切,才带进那胆大包天的贱婢来,以致王上受惊,王上才并未重罚,只让他这几日去佛堂静心抄写《南华经》。

    我无意间瞟了一眼那居高位着金丝盘龙华贵黄袍的男子,却见他望向大公子时眸中闪过疏离之意。

    因着恼人的事接二连三的发生,扫了王上的兴致,王上又有些偏头痛,便不欲团聚拈糕闲话年夜赏歌舞,只叫众公子将准备的节礼一一送去,然而有一点,再有什么歌舞伎的,便趁早换了去。

    众人便各自登轿辇,回各自去处守夜迎新,我与曦儿俩人也随朱樉出来。

    那软轿宽敞的很,因此虽有三人坐着,并不拥挤。

    曦儿对我便是一副视而不见的模样,冷淡淡的,我则因不好当着朱樉与曦儿说那些话,便也缄默不言。

    朱樉见我俩一副互不理睬的模样,心里纳罕,道,“你俩不要这样子,也说些话笑一笑,方才这么一闹两闹的,真是可惜了大年夜了。”

    曦儿便向朱樉笑道,“婢子方才想问,爷究竟为王上准备了什么贺礼?”

    朱樉伸手一把揽住我的肩,笑道,“可不就是你端月妹妹么。”

    我撅嘴打开他的手,冲他翻一白眼。

    朱樉却又若有所思脸色凝重冲我道,“今日真真是大险,曦儿已然告诉过你规矩了,你为何不听呢!你要是……”

    我望向曦儿,一脸疑惑,她并未教过我任何规矩……

    我正欲辩白,却听曦儿笑道,“爷你便不要再责怪端月妹妹了,只怪来时路上时间仓促我说得不够仔细,没让妹妹听懂。”

    朱樉便向她赞赏一笑,眼中满是信任。我在看到朱樉眼神的那一刻便明白,他如同相信自己一样信任曦儿,我若是在此处没证据的信口胡说,只会被他当成挑拨离间的坏心眼丫头。

    曦儿如此自信朱樉会向着她那边,因此就算是算计了我也能够一副等着我前去服软的姿态。

    我心中忽然涌起无限悲哀。随即又想,你伤心些什么呢,你与他不过是相识一场,总要分别,你也时常对他说谎,凭什么要他必须信任你?

    正想着,只听朱樉探头过来在我耳边柔声道,“我要送与父王的贺礼是全套的三国皮影,我亲手做的,只告诉了你,别叫曦儿知道。”

    听得他这话,嘴角没来由地向上勾起,浅浅一笑。

    许是今日太过疲倦,竟不知不觉睡着了,醒来时正被下轿的朱樉横抱在怀里,流了他一肩膀的哈喇子。

    朱樉见我醒了,神色失望道,“还想着不弄醒你的,怎奈……!”

    我迷迷糊糊笑着从他怀中跳下来,道,“无碍,我回房继续睡。”

    正要走,却被朱樉拉住,道,“既醒了,我便给你看个好东西。

    他冲身边小厮低声耳语吩咐了几句,而后拉着我向曦儿道,“你先进去收拾收拾。你俩还未食饭,叫小厨房准备着,别饿着了。”

    曦儿脸色有异,但仍旧应声进去了。

    朱樉拉着我跑到后院来,檐下有一架长梯,攀上去便能到达屋顶。

    朱樉先上前往上攀,边攀边回过头冲我喊道,“快些跟着我爬上来呀!”

    我没声好气一嘟嘴道,“你又要做什么!”虽嘴上如此说着,还是上前攀那已磨砂不易让人滑到的长梯。

    好半天才小心翼翼攀上屋顶,朱樉悠闲地躺在檐顶,脚搭在一只石兽上,他这般闲卧在满天星光之下,仿若谪仙。

    琉璃瓦有些滑,我几乎是匍匐着往朱樉处爬,朱樉见我这样,哈哈一笑,起身探手过来将我一把拉到他身边,道,“蠢笨似小王八!”

    我道,“王八是什么呀?”

    朱樉笑得更厉害了,我有些担心他会摔下去。然而听到他下一句话时,我心中的呐喊是,快点掉下去快点掉下去,最好给小爷摔个半身不遂!

    他说,“王八是用来骂人的话,这你不要知道。”

    我忽的想起那日小客栈中之事,顿时有了一种想要把师父和苏白白也连带着给摔个半身不遂的冲动。

    脸色愤愤然的我忽的被一声巨响吓到,一抬头,却看到于暗夜中漫天绽放的璀璨烟火,便如同师父说的那般美不胜收。

    朱樉在我耳边轻声道,“这是火树银花,我自己调制的,花了好大的功夫呢!我派人探查过你身世,却无法查到,更不知你生辰。不过也好,自此以后你便一心一意留在我身边,不要与过去再有瓜葛。这烟火是我为你庆生的,此日便是你的生辰了。这样可好?”

    我原本不知我之生辰,又被那漫天烟花所吸引,实在无心听他絮叨,便“嗯嗯”敷衍了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