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四十五章 冤屈

    更新时间:2018-11-05 20:08:50本章字数:1839字

    话音刚落她便用尽全身力气惨叫一声,松开我直直摔趴在地。

    我握着手中尖刀,目瞪口呆地望着她,她胸口的红莲绽放得烂漫却寂寞。就如许久以前,史大哥胸前开出的那朵。

    附近卯时巡逻的护卫听见叫喊声便往这边来,领头的边走边道,“哪个啰唣的在喊叫,若是吵到了主子……”

    话还没说完那人便看到地上躺着的曦儿,抬头对上我眼神空洞的眸。

    我喃喃道,“救人,快救人。”

    然而没有人听到我微弱的呼喊,他们直接前冲上来将我拿住,使了大力,拧得我胳膊生疼。

    我奋力抬头望着晦涩的天空,就如同从前一般,毫无征兆的,天色沉沉暗下来。

    然而我再也不愿这样无能为力地任由自己被黑暗拽走,我努力地睁开眼,试图用手掐我自己,却仍旧是徒劳。

    那时候我不明白,有很多事情都是我无能为力的。从突如其来的晕眩,到早已埋下伏笔的生离死别。

    彻骨的冷。我梦见自己漂浮在冰水之中,发梢结着晶莹剔透的细小冰棱。抬眼望去,漫天飞雪,大地一片白茫茫。

    我感觉到我的身子在慢慢地下沉,冰水漫过我的脸颊,灌进我口鼻之中,叫我无法呼吸。

    我奋力挣扎,却醒了过来。身上不知被谁浇了冷水,衣裳全湿透了,阴寒刺骨。

    环顾四下,竟不知身在何处。四下空荡荡的,房内阴暗且冷湿。

    我缩成一团,紧紧抱住自己双膝,以聚集一些温暖。时间一直都在我不经意间无声无息悄然流逝,然而此时我却仿似摁住了时间的脉搏,定格在一瞬的永恒里。永恒的黑暗里。

    不知过去了多久,我一直抱着自己,头埋在膝间,直到门“吱呀”一声被打开,我抬头去看,光线趁虚而入,照得人眼眸生疼。

    光影里走进来一个人,步伐坚定。我以为是朱樉,忙奋力起身来,那人走近了,身量却比朱樉矮上一点。那人道,“此时正值侍卫换班之际,你趁机随我离开罢。”

    一听那声音,却是朱棣。想必是我企图杀害曦儿之事传得人尽皆知了。

    我压低声音神情惊讶道,“您怎的在这里!王上不是说……”

    朱棣不管不顾的过来拉过我道,“走罢,要留在这里等死么。”

    这一拉便触到我湿淋淋的衣袖,皱眉道,“怎的全身都湿了,这样冷的天!”偏偏他身上也没系氅子什么的。

    我甩开他的手,退后两步道,“谢四爷好意,婢子要留在这里。婢子是无辜的,二爷定然会查明。婢子便在这里等二爷。”

    朱棣怔怔望着我,少顷,幽幽道,“也罢。”说罢便抽身离去,一阵锁头窸窣声。

    仍旧是蹲下去,双膝麻木,身上愈发冷了,不停打寒战。就好像我快要被渐渐冻起来了一样难受。

    仿佛忍受了几个世纪的寒冷,门才终于被再次打开。走进来的是朱樉没错了,身后跟着一群低眉顺眼的小厮。他怀中还扶着一人!那人……是曦儿。

    我还未曾站起身来,却有一人跌跌撞撞冲上来抱住我,便哭道,“妹妹受苦了,快些与我回去罢!不知那些人心是怎样长的,端月妹妹与我这样要好怎会对我不利!缘何抓了她来!”

    那抱着我的人,是曦儿。

    我不明白,为何她还要来这一出。现在她应已是完胜。苦肉计使我被关在这黑屋子里,被人泼了水,要么被冻死,要么等候被处死。

    朱樉忙过来环住她道,“你快些别动了,伤口那么深,才包扎好!你要是再这样莽莽撞撞,我就领你回去!”

    曦儿忙松开揽着我的手,冲朱樉柔声道,“爷,叫端月妹妹一同回去罢。我这伤,当真不是她弄的!”

    朱樉的目光落到我因寒冷而苍白发青的小脸上,神情复杂。

    我突然觉得头好痛,一切都好迂回晦涩。忽然觉得人心仿似比幼时师父教的棋术还要百转千回难以预测。

    朱樉低声叹道,“你便不要再为她遮掩了。那些护卫都已将当时情形与我说了。我知你素来心善,便带你来瞧瞧她,叫你安心,她一切都好。快些回去歇着罢。”

    曦儿还欲再说,朱棣却柔声道,“回去养伤吧,正月里见刀见血总是不吉利,得叫人来驱驱晦气。”

    说罢便一把横抱起曦儿往门外走去。

    我默默垂下头,眼泪忽而哗啦啦流个不停。我就是这样的奇怪。有时候很难过却流不出眼泪,有时候只是心中有一丝丝酸痛便止不住泪水的闸。

    当我以为他们都走了之时,门外却又走进来一人。我抬眼,仍是朱樉。他手中拿着一银狐皮大氅子,走向我。

    “穿上罢,你仿似冷得很。”朱樉冲我轻声道,语气不咸不淡。

    我并不去接那氅子,只定定看着他道,“若我说曦儿身上的伤不……”

    还未等我说出那句话,朱樉便道,“那几个知情的护卫已被我杀了。我来接你回去。”

    边说着边过来伸手为我系上氅子,低下头在我耳边轻声道,“今后你会是我内宅中人,须得有些容人的气量。曦儿素日里对你是极好的,你不要再伤害她了。”

    说罢沉默良久又伸手过来紧紧拥住我,柔声道,“然而你也是为我吃味。我知晓了你很在乎我,我心中甚是开心。”

    我的心中仿佛也开始淌起泪来。他竟相信了一切。而且还以一种宽恕我的姿态站在我身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