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六十一章 回忆

    更新时间:2018-11-05 20:08:51本章字数:2018字

    许是太困倦了,哭着哭着竟趴在地上睡着了,醒的时候受了凉,全身乏力,头晕目眩,鼻子堵堵的,喉咙干裂疼痛。

    此时天还未亮,应是四更左右。我欲叫玉珠送一点水给我,怎奈嗓子疼得厉害,嘶哑着发不出声来。

    只好自己强撑着站了起来,一脚深一脚浅晕乎乎地摸到桌边,倒了一杯凉茶灌下,脑子即刻清醒了些,又摸到床沿,闷头闷脑扑到床上,扯过被子便睡了。

    再醒来则是因为玉珠的尖叫声。当你睡得十分香甜,正做着面对满汉全席不知从何下口的美梦之时,忽的有一凄厉女声将你吓得全身冷汗,并且清醒过来的你失望地发现所有一切皆是梦。

    你一定会愤怒的。是的,我愤怒了。我睁着布满血丝的眼眸板着一副要杀人的脸孔望向玉珠。

    许是我花了的浓妆哭肿了的眸子让我显得格外憔悴,此刻在玉珠的眼里,我便是一个蓬头垢面的幽怨弃妇的活生生的写照。玉珠一定十分惶惑为何她如花似玉的主子一夜之间就变成了这副模样。

    我想说的是,因着上述的种种原因,玉珠的眸中更多的是迷惘同情与惊讶,而非恐惧。

    我一看她那模样便知我的恐吓政策未能奏效,便懒懒地揉了下眸,嘶哑着嗓子道,“这么大清早的,喊什么,还让不让人睡了……”

    玉珠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几乎是自床上滚到了地下,跪直了磕头道,“姑娘赎罪!我也不知是怎的就睡到姑娘榻上去了!”

    我在心中嘿嘿一笑,装出一副同样不明就里的模样道,“你我同睡一床也无碍,这样慌张作甚。”

    玉珠方想叩头谢恩,却迟疑了一下,再抬起头时已是一副恍然大悟的神情,神经兮兮凑到我跟前来刻意压低声音道,“姑娘昨夜里出去了?出去了!”

    “我道姑娘怎的穿着我的衣裳!也是姑娘把我打晕了!这可怎么办……”玉珠说着说着便带哭腔一脸不知所措了。

    我在心中无奈道,这位姐姐,这是小爷夜间出逃,又不是你,你急成这样作甚……

    见她一副泫然欲泣的样子,我忙捂住她的嘴压低声音道,“喊什么喊什么!再喊嬷嬷们都知晓了!如今不就你我知道么,你会说出去么?”

    玉珠忙一脸忠诚正色道,“自然不会!”

    我笑着一拍她的肩膀,道,“这不就行了么,又没旁人知道,慌成这样作甚,多大点事儿呢。”

    玉珠神色严肃道,“姑娘可要当心了,您现在是学士府千金,身份尊贵,不似我等卑微婢子了,一举一动都不能失了体面。未出阁的姑娘家溜出去本就是大忌,更何况是夜间!若是被婆家知道了是要被退婚的!”

    我又想起昨夜里所见之景,霎时一股酸涩痛楚涌上心头,更兼一丝怒意,便低声幽幽咬牙道,“谁还怵他!”

    玉珠没听清楚,便问道,“姑娘方才嘀咕什么?”

    我打定主意要能容人一些,又想着朱樉那厮并不在意我我又何苦在意他,可明明虽是在宽慰自己,心下酸楚却更甚了。

    然而总要开心一点,就算装给身边人看看也是好的。我便强忍着心头绞痛,挤出一个笑容道,“我方才是说,若是嫁了人的姑子,便可夜间溜出去玩耍么?”

    玉珠苦着一张脸道,“若是嫁了人的姑子夜间溜出去,便会被族人浸猪笼的……姑娘还是死了这条心罢!”

    我觉着眼泪行将自眼眶掉出了,只好垂着头,闷声道,“你快些与我打点水来梳洗一番,待会叫嬷嬷看见了我这副模样就惨了。”

    玉珠道,“也好,只一点……”

    我忙接口道,“你放心,我昨夜不过是出去走了走,尚未出府,学士府离王府相去甚远,我若是走去如今怕还没到呢!”

    玉珠道,“也是。不过看姑娘容色有异,嗓音嘶哑,想必是受了寒。我叫人送些热汤来,姑娘泡一泡驱驱寒。”

    我强忍着泪道,“你去罢去罢!”

    玉珠便去了,不多时便为我备好了汤水,我除下衣裳,坐进大木桶里,微烫的漂浮着姜片的黄褐热汤没过我白皙细腻的肩头。

    姜片特有的淡淡清香晕开在白色雾气里,萦绕在我鼻尖,挥之不去。

    我嗅着那股清香,忽的想起许多年前,尚是幼齿之时,我踮着小脚趴在桶沿看到的被薄薄白雾缭绕着的苏白白的那张精致侧脸。

    师父也在。炭盆里的黑炭哔哔剥剥地烧着,跳跃的烛火散发着柔和的光芒,室内皆是姜片姜花的清香,一切恰如其分的美好,恬静而温暖。

    若是可以,我多么想回到过去。

    现下的有什么可在意的呢,我还是随师父与苏白白回大漠去罢。那里才是我该呆的地方不是么。我要快点找到师父与苏白白才行啊。

    若是有一天,朱樉醒过来,发现我不见了,怎么找也找不着,他会不会难过,会不会伤心流泪呢?

    若是会,我一定要跟师父他们一起离去,他让我这样难过,我岂能让他好过?很多时候我们都是在为难自己。譬如说我心中明明知晓只要不去想,不去深究,我就不会难过,可是就是忍不住。

    时时刻刻,每分每秒,脑海里皆是他俩人熟睡在一处的温馨画面。自晨起的时候开始到在床榻翻来覆去至深夜后的含泪昏睡结束,恶性循环,永无止境。

    无论吃些什么都是味同嚼蜡无法下咽,经常整夜整夜地睡不着,瞪大着眼眸望着天光吞噬黑暗,自明纸渗进屋子里来。眼眶干涩,泪水怎么也流不出来,许是日里哭得太多已经流干。

    这样下来便日益形容憔悴,肌骨削瘦,小脸苍白竟像是久病之人。

    我虽是学士府千金,但毕竟是义女,且受皇后娘娘垂青,不日便会成为王府侧妃,府中小辈原本日日早上都要去给各房请安的礼数到我这里便免却了,我只需安静呆在闺中便是,并无他事要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