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六十三章 大婚生变

    更新时间:2018-11-05 20:08:51本章字数:3060字

    嬷嬷说,女子一生最重要的一日便是出阁之日。

    凤冠霞帔,明艳照人,轻移莲步被教养嬷嬷扶着登上喜轿,于热闹笙箫唢呐吹吹打打中在漫天璀璨烟火映照下奔赴未知的未来。

    然而我对那日唯一的记忆便是满眼深深浅浅的红与不绝于耳的喧嚣。

    一大清早于睡梦之中被人吵醒,开脸时颊上细细绒毛被线刮走之时的微痒与疼痛让我眼中噙满了泪,青丝被盘成华丽高髻,戴上沉重的缀珠穿玉镶金凤冠,凤尾金步摇上衔着的翡翠滴子轻轻碰撞发出悦耳脆响。

    华贵大红袍服将我层层包裹起来,我就像一只脆弱的蚕,被包在厚重的茧里,透不过气来。

    嬷嬷往我手中塞了一个平安果,金丝纹龙凤呈祥的大红盖头便自头顶盖下来,我的世界便只剩下了这深深浅浅的红。

    轿辇悠悠摇着,叫人昏昏欲睡,可是唢呐爆竹声响一直吵嚷着,又叫人无法入眠。

    忽的停了,有人撩开轿帘伸手扶我朝前走,喜气洋洋柔声叫我抬轿跨火盆,过马鞍。再接着便有人往我手中送来一条红色绸布,我牵着一头,另一头是朱樉,他引着我朝堂内走,领我拜过高堂天地。

    一切都恍然若梦,直到被嬷嬷扶着坐在床榻上,喧闹的乐声离我远了,四下静下来,我听见身下压碎的桂圆干果的壳破碎时的细微声响时,才突然意识到,我此时究竟是在做些什么。

    是的,我便是出嫁了。

    自此日起,自此时起,我便是朱樉之人了。我会成为王府侧妃,我会为朱樉诞下麟儿,我们会相濡以沫,携手终老。

    我的脸忽然毫无征兆的烫得厉害,不过我没什么好怕的,今日脸上匀了极厚的胭脂,应是瞧不出我的羞涩。

    我便静坐在床边,时间仿佛静止了一般,再不流动,丫鬟婆子们都告退了,为我轻轻掩上门,留我一人在内。

    实在是累极了,头上冠佩实在是太也沉重,脖颈上戴着的银绞丝长命锁简直快把我脖子勒断了,自早上晨起时便一直空着肚子,如今应是落夜时分了,饿得发慌。

    手中平安果散发着香甜的气味,色泽诱人,在昏暗烛光下闪烁着微微的亮光。

    若是在平日,我定要不管不顾地瘫在床榻之上,掀了凤冠,除下厚重衣裳,冲着手中平安果大咬一口,然后用地毯式搜索将锦被下铺着的干果全吃了。

    然而今日不行,今日我是新嫁娘,怎么也得让朱樉看见我衣冠端整美艳动人的模样。一辈子也就这么一次,便忍忍罢。

    可从未听说过有人一日不吃便饿死了的,也从未听说过女子新婚之日被累死了的,但是我相信,若是此次我顺心而为,明日各家闺秀都会听说王府侧妃因为出阁之日失德被休之事。

    我强忍着各种不舒服,端庄坐着,小心翼翼一抬脚,才发现腿都麻了。

    曦儿若是出嫁,她必定会比我坐得端庄许多,也定会比我更像侧妃样子。我好容易才安抚好的心又开始酸涩起来。

    我正心酸痛楚着,却有人推门进来,我脸一烫,感觉全身汗毛都竖起来了。

    来人正是朱樉,身后跟着端着各类物事的丫头婢子,嬷嬷道,“请王爷用如意秤挑喜帕,称心如意。”话音未落头上大红喜帕便被掀开,我终于重见光明。

    前来搭救我给我光明的大英雄朱樉一袭大红袍服,袖口襟口盘金纹,长身玉立,眉目含笑,华贵不可逼视。

    他坐到我身边来,在我耳边轻声道,“你今日真美。”

    我脸一红,一下子忘却了他所有罪责,意在掩饰羞赧哼哼轻声道,“是么,这么厚的胭脂,等下子人散了我就要洗掉。”

    朱樉轻轻一笑,气息喷到我脸颊上,柔声道,“随你喜欢。”

    我的脸烫的几欲烧起来了,嬷嬷过来将我俩袍脚打上结,道,“愿王爷王妃永结同心,白头偕老。”

    有婢子托着盛着青瓷细脚酒盏的朱漆托盘过来,嬷嬷道,“请王爷王妃共饮合卺酒。”

    朱樉拿过一杯递给我,自己也取了一杯,环过我手,与我相视一笑,共同抿下对方手中佳酿。

    嬷嬷婢子们便都又退了下去。房中便只剩了我俩,气氛忽的诡秘起来,连烛光都有些闪烁不定。

    朱樉轻笑着唤我道,“娘子,你可是羞了?”

    我正被点中心事,一时羞愤,恨不得将手中的平安果砸在他头上赏他脑门一个大包。

    他目光灼灼地望着我,慢慢凑过来,我感觉心跳忽然静止了,头皮发麻。

    朱樉俊逸的脸在我眼前放大再放大,在他的鼻尖即将触到我鼻尖的时候,我不下意识地往后一让,双手狠狠推开他。

    他并未曾想到我会推他,一个无防备便被我推着撞到床梁上,疼的“哎哟”一声。

    我忙伸手过去拉他,一脸歉意道,“对不起对不起,我方才不是有意的……”

    朱樉笑道,“无碍无碍,娘子不过是羞赧了罢……”

    我突然觉得方才那一推还推轻了,怎么就没把他给踢死呢!

    朱樉还欲过来,我伸长手推在他胸膛上道,“你你你,离我远点!”

    他哈哈一笑,只手将我手臂锁住,欺身过来,在我耳边幽幽道,“如此紧张作甚,为夫不过是要娘子头上一绺发罢了。”

    我一愣,“要那个作甚?分明就是……”忽的又说不出口,小脸仿佛被放在烈火中烤似的。

    他道,“你不要动。”说罢松开扣着我的那只手,双手将我头上华冠取了下来,拯救了我的小脑袋。我趁机把脖子上挂着的沉沉的长命锁也给取了,来个完全解放。

    朱樉正在取头上金翅喜冠,见我一副贼兮兮的样子便笑道,“你若是嫌累便将袍服也脱了,叫婢子备水,洗漱一把换身轻便衣裳。”

    我嘟着嘴道,“谁还有那力气呀,今日都未曾食饭,可把我给饿死了。”

    他忙道,“怎的不吃些东西!定然饿坏了罢!我叫人送些饭菜进来。”

    我摆摆手,“不必不必,太也麻烦,我随便找些东西吃便是。”说着边冲手中垂涎已久的平安果大口一咬。

    他笑着把那果子将我手中抢走,道,“真真像从饿牢里放出来的一般,怎能吃平安果呢!”

    我一边大嚼一边道,“不就是一个小果子,取了个平安果的名我怎么就不能吃啦!”

    见朱樉并无将那果子还给我的意思,我便撩开身下锦被,捡那各色干果吃。他一脸拿我没办法的神情,起身将墙上悬挂的一柄装饰用的宝剑取下,冲我走来。

    我一边忙着吃果子,一边瞟他,装出一副可怜兮兮的模样打趣道,“就为了吃了王爷的果子,您要斩杀妾身么?”

    他无力一瞥我,宝剑往我头上一挥,一绺青丝堪堪落在他手里。

    我忙捂住头气哄哄瞪他道,“干嘛呢干嘛呢!”

    他却并不理会我,也割下自己一缕发下来,将我俩之发缠成一个同心结,递到我手里,柔声道,“自即日起,我俩便是夫妻了。我虽不能娶你做正妻,但你要知晓在我心里……”

    我脸红得快要滴血,忙打断他道,“我知晓我知晓,你不要再说了!”

    他道,“你明白我的心就好。虽不能给你正妻名分,然结发之礼,我此生也只会与你一人……”

    我紧握着手中同心结,不顾心中各种羞赧,紧紧抱住他,再不放手。他笑着也抱紧我。

    我喃喃道,“若是时间在这一刻停止该有多好,若是我们俩人即刻死了该有多好。”

    他笑着冲我脖子一呵气道,“大喜的日子,说什么傻话呢!”

    我悠悠道,“不知为何,我总是觉得现在的所有都太幸福,简直像是在做梦。我的心里总是空落落的,总是莫名其妙有一种即刻就要与你天各一方,再也不能相见的恐慌。若是如今我们死了,便再不会有任何人,任何事将我俩分开了。”

    他将我抱的更紧了,笑道,“笨蛋,我们永不分离。我们怎么会分离呢。怎的忽然说起这种话来。”

    我叹了一口气道,“或者让我一人死了,那样我是快快乐乐死在你怀里的,我去了之后你再跟谁好,再娶谁我也不知道,也不会难过。”

    朱樉轻笑道,“原是这样。你是我内宅之人,心当放的宽些,你知我除你之外是谁人都不想要的,不过身为皇子,总有许多身不由己的事情。”

    我松开抱着他的手望着他的眼眸轻声道,“你与曦儿姐姐,也是身不由己?”

    他一愣,道,“自然不是。曦儿和你,于我是一样重要的。”

    我的心一沉,冷冷道,“你方才还说你除我之外谁也不想要,怎的曦儿姐姐又与我一样了!”

    朱樉柔声伸手过来揽我道,“今日是大婚之日,你不要与我使小性子了,我们早些歇着罢,明日一早还要去宫里去给父皇母后问安呢。”

    我正欲推开他的手,却不意门外有婢子声音颤抖道,“秉王爷,我们,我们姑娘出事了!”那是素日里跟着曦儿的婢子香珠的声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