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二章 成交

    更新时间:2018-11-28 13:20:21本章字数:3263字

    只见,萧雅婷毫不犹豫的抓起周正阳的右手,直截了当的便放在了自己前心!

    “啊……”

    周正阳当时就懵逼了,掌间的那触感让他有些飘飘然,于是他不由自主的就按了几下……

    “你……现在该你履行承诺了!”

    大概几秒钟之后,萧雅婷幽幽开口,犀利的眼神死死的盯着周正阳,就仿佛是两把刀子。

    周正阳讪讪的缩回手,脸上的表情要多精彩就有多精彩。

    刚才的感觉虽然爽歪歪,但这位美女的事情真的不太好办。

    周正阳觉得,自己刚才的无理要求肯定会把萧雅婷给吓退的,谁能成想这丫头竟然如此的果决!

    于是周正阳就被逼到了死角,总不能说话不算吧?

    “这个……这个……”周正阳犹豫了一下,说道:“你们家老爷子的事儿还挺复杂的,一两天根本就办不完,而我还得找人,恐怕时间上不太富裕呀……”

    “找人?你想找谁?我帮你找!”

    萧雅婷的语气中充斥着浓浓的自信,她想,自己吃了这么大的亏才把对方逼到这个份上,可不能轻易的放过他!

    别说是找人了,就算再找鬼都没问题,大不了姑奶奶派人去挖坟!

    周正阳不由得眼前一亮,紧跟着试探性的问道:“我记得你家是做生意的吧,怎么找人也在行吗?”

    “在行啊,我们家的物流公司在全国首屈一指,而且和其他的大型物流公司也有合作,我不敢保证肯定能帮你把人给找到,但肯定比你自己一个人找有效率。怎么样啊?现在你还有什么想说的?”

    “我……”周正阳一时间哑口无言,说实话,他真的心动了!

    话说周正阳的师傅有一个失散多年的女儿,算是他的师姐,这个师姐几乎成了老爷子的心病,直到死的时候仍然念念不忘。

    周正阳作为弟子,自然是要尽力完成老爷子的遗愿,于是就算了一卦,不过他手上掌握的信息实在太少了,所以只算到师姐在海州市,其他的事情便算不出来了!

    海州市是一座国际化的大都市,常驻人口就几千万,在这里找一个人无异于大海捞针!

    不过要是眼前的萧雅婷肯帮忙的话,那情况就大大的不同了,谁让人家有钱有势呢!

    周正阳犹豫了片刻,最终叹了口气,说道:“那行吧,这事我答应了,只希望你能尽力帮我找到师姐。”

    “放心,我萧雅婷答应的事绝对算数!”

    ……

    两个人之间的对话到这里便告一段落,周正阳把师姐的一些信息详细交代,萧雅婷仔细的记在一个小本儿上。

    再然后这个交易就算是达成了!

    劳斯莱斯缓缓开动,大概半个小时之后停在了海州市城郊的荣福园内!

    融福园是高档别墅区,最东边儿有一处独门独院大型庄园,依山傍水,风景秀丽,这里就是萧雅婷的家了!

    周正阳不但精通相术,在风水堪舆一道上也有相当的造诣,所以他一下车便四处观瞧着。

    “好气派呀,格局也是上佳,一看便是用心设计过的。”

    周正阳由衷的感叹了一句,萧雅婷十分得意的接过话头,说道:“那是当然啦,这处庄园光装修费用就不下千万,许多材料都是独一无二的,要不是我爹颇有人脉,就是有钱都买不着!”

    “呵呵……”周正阳不置可否的摇摇头,说道:“萧小姐,你就是花再多的钱也没用,有些东西是无论如何也掩盖不了的!”

    “你这是什么意思?”

    萧雅婷的脸色一下子就冷了下来。

    周正阳解释说:“外行看热闹,内行看门道,这处庄园的风水格局不错,而且还做了局中局,但真正让你们家富贵荣华的却不是这些浮夸的东西,而是我师傅留下的阵法!现如今阵法出了问题,所以你爹才一病不起……”

    “算了,我和你一外行说这些什么,赶紧去看看你家老爷子吧,我怕他挺不住,一命呜呼。”

    “哦……是……周大师这边请……”

    萧雅婷并没有争辩什么,虽然心里面挺不服气的,但父亲的命却是更重要!

    穿过前厅是一片硕大的花园,那棵大柳树就在花园的正中央,虽然斜斜歪歪,但却枝繁叶茂……

    最重要的一点,大柳树周围的温度特别低,那是一种阴冷阴冷的感觉,比开了空调还厉害呢。

    周正阳围着大柳树绕了两圈,很快便来到了主卧,卧室里竟然比外面还冷,一位面若金纸的老头躺在床上,气若游丝……

    “周大师,我父亲他……”

    “放心吧,有我在呢,他暂时死不了……”

    周正阳说话的同时检查了一下老爷子的手,当真是彻骨的冰凉啊!

    就算是死人手也不可能这么凉!

    周正阳从贴身的口袋里拿出一块火红色的玉佩来,略微犹豫了一下,然后便放在老爷子手上,让他攥住。

    几乎就在这一瞬间,老爷子的脸色就缓和许多,呼吸也趋近平稳。

    萧雅婷不由得大喜过望,看向周正阳的目光中也带上了一丝敬意。

    “周大师,不知道你这块玉佩价值几何呀?”

    “你想都别想!”周正阳的脸色当时就冷了下来,毫不客气的说道:“这天阳暖玉是我天机门的重宝,给你家老爷子握一会就得了,想要据为己有的话,你们家所有人加在一起都没这福分!”

    “我……”

    萧雅婷一时间大为恼怒,刚刚才建立的好感霎时间荡然无存!

    周正阳也意识到自己的话有些重,于是便解释道:“其实我就是把这玉佩送给你也没用,你们家老爷子的病根本就不在这儿,所以还是解决根本问题的好。再说,我师傅临终前留下话了,这天阳暖玉是给我未来媳妇的聘礼,你打算用什么来换呢?”

    “我……”

    萧雅婷一时间哑口无言,总不能真的以身相许吧?

    周正阳不知道萧雅婷在想些什么,他在屋子里溜了一圈,然后便说:“走吧,咱们到外边看看,呆在这里也没什么大用。”

    两个人一起往外走,周正阳的脸色始终十分阴沉,萧雅婷心知不妙,于是便试探性的问道:“周大师,我爹他到底是怎么回事?不好办吗?”

    周正阳突然间驻足,回过头,双眼怔怔的看着萧雅婷,问道:“怎么?你家老爷子没和你说过?”

    “没……没说过。”

    “也对,这种事情确实不好随便乱说!”

    周正阳想了想,然后便直截了当的说:“你们家祖上曾对我天机门有些恩惠,你爹知道了,于是便求着我师傅帮他改命,说是要大富大贵!但命这个东西岂是说改就改的?稍有不慎便累及家人!所以我师傅当时就说了,只能保你家20年富贵,以后的事情就随缘。”

    “那后来呢?”

    “后来就是今天了!我算算啊,我师傅当初帮你爹改命的时候是丁酉年五月初三,到今天整好20年!”

    “这……”萧雅婷的心里一时间五味杂陈,有心想埋怨周正阳的师傅几句,但却是有苦难言!

    毕竟当初是你情我愿的事情,谁也怨不得谁!

    “那……那现在怎么办呢?”

    “还能怎么办?凉拌!”周正阳用一种十分淡然的语气说道:“我师傅早就作古了,那他和你爹之间的因果也就此结束了,不过咱俩之间又达成了新的交易,这也算是一种因果,所以我肯定是尽力而为!”

    “这还真应了我师傅当初那句话,20年之后的事情,随缘!”

    “这……”

    萧雅婷的脸霎时间就红了,她突然间想到周正阳摸她时的情景,难道说这也是缘分吗?

    就在周正阳和萧雅婷各自想着心事的时候,庄园门口走进来两个人。

    其中一位是仙风道骨的老头子,另外一位则是神色倨傲的年轻男子。

    “萧雅婷,这就是你千里迢迢请来的大师吗?我看他也不怎么样,你可千万别让人给骗了!”

    年轻男子说话很冲,矛头直指周正阳!

    不但如此,他身后那个仙风道骨的老头子也跟着附和。

    “萧少爷,您不知道,这年头骗子多,毛都没长齐呢,就敢出来行骗,当真是世风日下!”

    “可不是嘛!”姓萧的年轻男子马上接过话头,狠狠的瞪了周正阳一眼,说道:“臭小子,我劝你还是赶紧滚蛋,否则我找人把你腿打折喽!”

    “恩?”

    周正阳眉毛一挑,脸上露出极度不悦的神色,他刚想说些什么,但萧雅婷却先他一步发作了。

    “萧家俊,把嘴巴放尊重点,这里是我家,轮不到你撒野!”

    “你家?这里是家族的产业,你不过是暂时住在这而已!”

    萧家俊脸上的狂傲之色越来越浓了,他说:“我千里迢迢的请董大师来此,目的就是为了救大伯,可你竟然为了一个骗子骂我,当真是不念一点骨肉亲情啊!”

    “恩?”

    周正阳的脸色越发阴郁了,他就算是脾气再好,被人三番五次的叫做骗子也不会太高兴。

    当下便对萧雅婷问道:“这俩二逼是谁啊?怎么和苍蝇一样讨厌呢?”

    “这个……”

    萧雅婷略微犹豫了一下,说道:“萧家俊是我二叔的儿子,这次来根本就没安好心,他旁边的那个人姓董,是香港那边的风水大师,我家的风水局就是他做的。”

    “哦……”周正阳了然的点点头,十分淡然的看了董大师一眼,说道:“原来这紫气东来局是你设计的!还真是幸会了呢。”

    “什么?”董大师的双眸中闪过浓浓的诧异,紧跟着便变成了不屑,他说:“小子,你能认出这紫气东来也算是有些道行,既然认出来了,就赶紧滚蛋吧!就你那水平,有资格在我面前说话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