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1章 发尸

    更新时间:2018-11-28 13:15:28本章字数:2502字

    又有人上门!

    不用说,定是来找我爷爷的。

    这是我童年时期最深刻的印象。

    来的人都会在额头处缠上三尺黑纱,或是一袭白衫,在臂弯上别上一缕黑布。

    这些人之所以会踏上我家门槛儿,那便说明他们家中恰逢白事儿,需要我爷爷出手,为其料理后事。

    因为我爷爷唐殊是永安府这块地面儿上唯一的一名“土工”。

    何为“土工”?

    也有人称呼他们为地理先生,也有人称呼他们为提白花纸扇,更有人称呼他们为阴瓦匠。

    土工是门博大精深的活儿,它不仅涵盖了替他人观风水,堪吉凶,更涵盖了替别人整昭容,合寿卺,填土引渠,敛骨迁坟等等活儿。

    土工究竟起源于何时,咱姑且不论,因为就连我爷爷唐殊都模糊不晓得,但据我爷爷曾说过,这土工还是门受过皇命,由帝王亲敕的手艺。

    与泥瓦匠不同,土工修的是死人阴宅,糊的是口白喜钱的活儿。

    所以,我爷爷在永安府这块地面儿上特受人尊崇,人们要是远远见之,都会点头纳腰,尊称其一声七爷,因为谁都有那么一天,会用到我爷爷。

    但这也苦闷死我了,因为我爷爷的原因,导致了我的童年没有一个伴儿来玩耍。

    每当看到那些光腚下水,赤脚爬树的野孩子成团嬉笑,我总会忍不住的眼羡不已,但我却一直都找不到一个能跟我说话的伴儿。

    所以,我的童年只能与那些麻杆扎纸相伴,这些东西是用来扎纸人轿马的,更是用来烧给死人用的物什。

    我叫唐昭,是一个从小被人看为大不吉的孩子,一个自幼便与爷爷相依为命的孩子。

    知了蛰蛰,藏于树杈子中鸣个不停,地上的土壤龟裂,黝黑的地表上被太阳晒的起了薄薄的泥卷纸,而那一块块泥巴疙瘩之所以会这模样,全因晌午时刚下过一场雷雨。

    这是一年中最炎热的几天,我记得很清楚,那时儿已近大暑。

    山里的人儿对节气分外精准,因为那土地里头的作物是一年数月的劳作。

    若是稍有不慎,一场雨或暴日下来,田间的作物将会化为乌有,而这将关系全家人的口粮,严重一些来说,这将关系到一家子的性命。

    据说,居住在海边的人亦也如此,能以时日精算到海潮涨落,风起云散。

    而就在这样的一个下午时分,日头暴炎之时,我正蹲在自家院落中的树荫处纳凉时,却有一人神色匆匆的破门而入,只呼我爷爷大名。

    刘三死了!

    这个消息对于我来说,不亚于从天而降的喜讯。

    说起这人儿,那就是个恶坯,人渣,是个十足十的恶人,在永安府,试问谁人没受过刘三的窝囊气?

    可就是这么一个平日里纵横乡里,无恶不造的恶人却在这天暴毙了。

    当我听到了这个道儿时,忍不住的从微挪身子,试图从这人与爷爷的口中听到更多关于刘三暴毙后的趣闻。

    “七爷,你可得出手了,这人儿才死不到俩个时儿,就已经发出阵阵恶臭,若是。”

    那人捞过一把竹椅,蹲臀就在我爷爷面前坐了下来,一脸忧虑的说着话儿。

    恶臭?

    这话儿,我到时听爷爷说过,他曾告诉过我说,这人要是死了之后,那便会经过三个阶段的变化,第一为僵,第二为发,第三为腐。

    意思就是说这人要死了,那么它在接下来的一到三天内,就会僵硬的跟木头似得,任由你有多大气儿,都难于将它掰动分毫。

    这个阶段,爷爷说叫做僵。

    而到了三至四天后,它却会变得极软,而身体也变得极为膨胀,伴随着令人作呕的恶臭同时,也会从体内泌出许多黄水。

    这个阶段,爷爷称之为发。

    而最后的一个阶段,那便是腐了,按照爷爷的说法,这身体将会逐渐的从膨胀收缩回来,整张皮儿都会像在水里头泡过似得,死白无色,轻轻一扯,便会皮肉分离,而尸体也会逐渐无味,开始蛹蛆嘬食了。

    可他说的恶臭是怎么一回事儿?

    这刘三不过才死了两个小时,便会跳过第一阶段,直接开始发尸?

    爷爷将手中的旱烟杆儿往地上磕了两下后,迟迈的从地上起身,那双剑眉微皱的回答道:“天理呀,这人可是作恶不得,刘三这是死在了报应上。”

    那人赶忙抬头瞅向爷爷,双眼巴巴的盯着爷爷说道:“这刘三虽说是个人渣子,但却一个亲个儿都没有,这乡里乡亲的总不能扔着不管吧?”

    “走吧,我随你走上这遭子看看,昭娃,在家好好给爷爷守着。”

    爷爷将旱烟杆儿往腰间一别,举手招呼那人便要出门,可我听到了爷爷让在家里头守着,这心里便不乐意了。

    这可是刘三呀!我岂能错过这桩大事儿?

    在我看来,刘三的后事,将会成我接下来的日子里头一大谈资。

    所以,当我听到了爷爷不让跟,这心里那就跟猫爪挠似的,糟心!

    可就在我不知该如何是好的时候,我家那门外头却又匆匆的跑来了一个年轻人,这年轻伙儿就杵在我家门槛儿边上,上气不接下气的对我爷爷说道:“七,七爷,他们说,刘三实在太臭了,已经找人往后山崖儿抬去了。”

    这话儿不说还好,一说,我爷爷立马脸色就变了,当即招呼了一声后,拔腿匆匆的朝门外头跑了出去。

    这机会可就绝了,我瞅弄着爷爷那匆匆离开的身影儿,当即将大门一撂,紧蹑在爷爷等人的身后,跟上后山崖儿去了。

    永安府处于山坳里头,这景儿就像锅央中摆着一碟菜似得,四周是山峦叠嶂,群山环绕,只要遇上这酷暑天儿,那山外头的岚风不进,这山里头却如同锅底儿架着柴火,能把人活生生的给烤懵过头了。

    所以,一旦遇上这种天儿,永安府里头的人儿便会放下劳作,寻得一片荫凉子躲着暑气儿,谁会没事儿四处瞎转转?

    故而,这永安府的地头上,只要是天稍微热些子,那便是白日罕见行人,唯有趁夜挂灯赶路。

    但今天却不同,因为刘三死了!

    而且他不仅是死了,而且还发了尸,臭的能熏人七里。

    所以,这天的永安府内,是路人行个匆忙,小孩奔个热闹,就差有人举出三尺炮仗,垂门鸣炮来个弹冠相庆了。

    但今个儿,这一切的热闹却都拴不住我的心儿,因为我的心早已跟着爷爷飞到了后山崖儿去了。

    我步履匆匆,却有左右闪避躲缩着,就怕走在前头的爷爷会发现到我,继而一脚把我给踹回家看门,故而我走的并不是很快,所以,等我赶到了后山崖儿时,却发现了一堵人墙围耸着,人群中,不时的发出了声声惊诧。

    难道我没赶上好戏头?

    我眨巴了几下眼睛后,麻溜的从人墙缝隙里头挤了进去,如同一条泥鳅般的往前钻。

    “七,七爷,小伙儿不懂事,这遭儿,您可得出手了。”

    还没等我从人墙缝隙中探出头呢,却就听到了乡老那老迈而威肃的声音。

    “赤骨出土,血泥涌浆,这永安府怕是要变天了呀!”

    等我终于从人墙中冒出了脑袋时,却看到爷爷正蹲在地面儿上,手指头上捻着一捻泥沫,满脸悲戚的仰天长叹着。

    “呼!”

    随着爷爷的这话儿刚刚说完,那本是晴空万里的天空却瞬息的风起云涌,西北方有乌云如若天幕,遮天而来!